第5章 简直了

曲绫脑袋嗡嗡的响个不停,眼前不断的冒着金星,连萧璟月什么时候离开的都不知道,满脑子都是:这个强了我的男人居然就是萧璟月!

怎么办,她要不要立刻收拾包袱回苗疆啊?

“姐姐?”江火伸出手,在曲绫面前晃了晃,见她没反应,老气横秋的叹了口气,将她拉回屋内,“走吧,饭菜凉了就不好吃了。”

……

萧璟月回去后,便立即派了人过来,十二个时辰不间断的看守着曲绫,曲绫就算长了翅膀,也没法从这些人的眼皮子底下溜出去。

大婚的日子是萧璟月定下的,江丞相虽不知萧璟月为何这般着急,但一想到自家孙女那极其不安分的性子就头疼不已,再不舍也没提异议。

曲绫哭过闹过甚至还试着绝食过,江丞相就是不为所动,还特地派人去看着曲绫,不让她迈出丞相府半步,安心留府待嫁。

锦衣劝道:“小姐,你不是最喜欢美男子了吗,萧将军就是美男子啊。”

江火也劝道:“就是就是,萧将军生得这么好看,还是祈国战神。”

就连慕容宴也道:“你矫情什么,人家不嫌弃你就很不错了。你乖乖的待在丞相府里待嫁,南风馆那边有我看着,不劳你费心。”

身边的人轮番上阵劝她嫁给萧璟月,没一个愿意帮忙,曲绫憋屈得不得了,又实在没法跟他们说萧璟月不是个好人,之前还趁着月黑风高强了她。

……

十日,转眼便过去。

萧璟月出发去接新娘之前,陈林叶问道:“属下不解,将军不是不喜欢丞相府那姑娘吗,怎么突然就改变主意了?”

萧璟月只答了四个字:“皇命难违。”

他曾四次向皇上提起退婚之事,前三次都被皇上三言两语岔开了话题,最后一次皇上见躲不了了便直白的与他说:不娶曲绫,不能离京。

他不可能一辈子待在京城和一个女子耗着,既然早晚都要娶,不如早些娶回家,若当真能解他体内蛊毒,还能了却一桩他心头大事。

解了蛊之后,若她想走,他便做个顺水人情,设法还她自由。

……

天还没亮,曲绫就被陶婶从被窝里拎了出来。

这些日子她心情不好,连带着睡眠都不太好,几乎夜夜都很晚才能睡着,这么早就被抓起来梳妆打扮,曲绫连眼睛都睁不开。

曲绫梳妆的婆子也没指望她能配合,替她沐浴更衣后,七手八脚的倒腾好她,听闻新郎来了,红盖头往她脑袋上一盖。

出嫁的新娘子都要“哭嫁”,曲绫原本只是假哭,上了花轿后,一想到自己过世多年的爹娘,就真的哭了,还一哭一发不能收拾。

一路哭进镇国将军府,哭着拜完堂,哭着被送入洞房。

婚礼虽然办得仓促,却十分盛大。倒是萧璟月的父亲镇南王没能赶过来,导致高堂上就只坐着江丞相一人,老泪纵横的受了那第二拜。

萧璟月本就不愿娶,自然不会在意那些个婚礼细节。被灌完酒回到新房,立即打发走喜婆,交杯酒这一步也跳过去,直接摘了曲绫头上的红盖头,冷声道:“抬起头来。”

丞相府的人为防止曲绫中途逃婚,特意点了她的穴道。曲绫只是身体不能动,脑袋还是能动的,闻声听话的抬起头,露出一张哭花的小脸。

萧璟月:“……”

曲绫泪眼汪汪的瞪他,“你这是什么表情?”

萧璟月移开视线,淡声道:“歇息吧。”

曲绫怒:“不歇!”

萧璟月蹙起眉头,再次望向她。

只见曲绫小嘴一扁,可怜兮兮道:“我动不了。”

萧璟月听明白了,上前一步,替她解开了穴道,便又立即退开。

曲绫不在意他这副躲着她跟防瘟疫似的样子,又道:“我饿了。”

萧璟月瞥了眼屋内的圆桌,“去吃。”

她立即起身去了,不仅自己吃,还从怀里掏出一条蛇,让蛇陪着吃。

这蛇是她被送进来的时候,江火不忍心看她哭得这么伤心,偷偷给她的。

萧璟月站在一旁看着大快朵颐的一人一蛇,额角青筋跳了跳。

若非知晓此时外头肯定有人看守着,他定然不会强迫自己留在这里。

这女子,行为举止简直不堪入目。

曲绫从早上一直饿到现在,才不管萧璟月怎么看自己,风卷残云般将桌上精致的菜肴扫掉三分之一,心满意足的摸着圆鼓鼓的肚子打起了饱嗝。

萧璟月听到这声音,实在难忍下去了,黑着脸低喝道:“吃饱就去睡!”

曲绫瞪眼,“吃饱就睡会消化不良。”

萧璟月才不管什么良不良,冷声道:“你若不睡,今晚就睡地上。”

“我睡觉,你出去吗?”

“不出。”

“……”曲绫抱着蛇跑到床边,蹬掉鞋子爬上去,冲着萧璟月举了举手里盘缠的青蛇,阴恻恻道:“你要是敢对我做坏事,我就让小青咬死你!”

点击继续免费阅读全本小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