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反客为主

白诗嬅被两个高大魁梧的保镖五花大绑抬进酒店房间时,大房床上的男人正专心注视着手上的报纸,金属质地的眼镜框架在他立体的鼻梁上,显得禁欲又冷漠,那镜片后深邃的丹凤眼连邪都没有向她斜上哪怕一下。

“放开我,你们这群王八蛋,快放开我!”白诗嬅被拔掉堵在嘴上的丝巾之后,眯着醉眼扫了眼四周,看到床上的男人,立即冲身边的两个大汉可爱的眨了眨眼,说:“哎呀!给本宫找帅哥就早说嘛,赶快松绑,本宫要去宠幸男宠!”

随即,白诗嬅就看见床上的男人点了点头,俩大汉麻溜的就给她松了绑,站在房门两边。

白诗嬅妩媚的扭动着自己的身子,凑到男人身边,吹了吹口哨:“帅哥,约……嗝~不?”

今晚喝得太多,此时的她早已经醉得七荤八素,脑子里只留着半醉时的一个执念——要给她老公顾梁生戴绿帽子!

男人的目光透过镜片笔直投射到白诗嬅的酡红的脸上,声音冷若寒冰。

“滚开!”

白诗嬅发起酒疯来那可是无人能敌,被男人这么一吼反倒“咯咯”笑了起来。

“哎呦,还是个小辣椒呢,我喜欢。”

白诗嬅还大胆的伸出手指,挑起了男人的下巴,嘴巴就撅到了他嘴边。

“来,先亲一个。”

男人看着她逐渐靠近的樱桃小嘴,浓眉皱的越来越深,仿佛是被刻进去一样。

就在她快要亲上去的时候,她胃里一阵翻滚。

“呕——”

她避无可避的吐到了男人裁剪整齐的西装上,随即就听到男人一声冷彻骨髓的怒喝:“白诗嬅!”

“啊?”

吐爽快了的白诗嬅还醉眼朦胧的,她擦了擦嘴巴,此时才看清男人的脸。

薄唇绯红,好像烧红了的云朵,让她想凑上去咬一口,双眉如浓墨斜入鬓角,皮肤细腻的让她一个女人都羡慕。还有眼睛……即便藏在镜片后面,仍然遮挡不住他骨子里的强势与禁欲。

她贴在他的身上,盯着他的眼睛,懵懵的说:“你的眼睛里竟然有小星星诶。”

“下去!”

男人薄唇紧抿,冷冽的气息已经被女人全部点燃,他一把将她甩到床上。

白诗嬅被这一甩更加眩晕了。

她抓住起身要离开的男人,抱着他的手臂不松开:“下去?你怎么能让我下去呢?哦,我明白了,你是害羞了,没关系,我经验丰富。”

她说着,又打了两个酒嗝,那味道,简直酸爽。

门口的那两位感受着房间内骤降的气温,不敢动还是不敢动,连大气都不敢出一口,生怕撞了里面那位阎王的枪口。

结婚第三天,蜜月期还没过,小娇妻就到夜总会喝酒约炮,这会儿还吐了活阎王一身,啧啧啧……简直是自作孽不可活。

嘭!

果然,白诗嬅话还没说完,就已经被男人拎着后衣领甩倒地上。

腰磕到地板上,疼痛的刺激让她忍不住倒吸了口凉气。

她“腾”的一下站起来,忿忿不平的冲他吼:“不洗就不洗,你怎么还能动起手来呢,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

“顾梁生,这绿帽子,今晚我给你戴定了!”她说着,摇摇晃晃的就要往门口走。

门口那两位瞥着白诗嬅那六亲不认的步伐,神奇的同时闭上眼睛。

估计他们此时心中悲痛万分,都在祈祷着她不要过来,不要过来!

毕竟,惹怒活阎王是要连坐的。

白诗嬅刚跟踩高跷似的走了两步,胳膊就被一只铁钳子一样的手掌抓过去,整张脸撞进男人的怀里,硬邦邦的,还有一股奇怪的味道……

她使劲儿的嗅了嗅,然后皱起了秀眉,捏着鼻子。

“咦,这是什么味道,好臭。”

两位大汉彻底长了见识,作死都能这么精彩的,这位,真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男人的忍耐似乎到了极致,他禁欲的脸上黑云密布,抓着女人的手腕,拖着她一路走到浴室。

接着,一脚踹开了门,把女人甩进去,打开淋浴头,整个动作一气呵成,十分流利。

“你们俩,出去!”

男人转身冷喝,俩大汉像是得了免罪金牌,逃也似的跑了。

“啊噗啊噗,”

女人被热水淋的酒劲儿又来了,她张牙舞爪的要避开水,却被男人堵在水流下,犹如困兽跌落进猎人的陷阱,退无可退,只能迎难而上。

她晕乎乎的扒拉着墙壁站起来,可脚下一滑,又要摔,她便伸手要抓什么,男人也弯身要扶她。

电光火石间,她的手从他的腰上滑下来,她下意识的抓紧手边的东西,却忘记了男人此刻是一丝不挂,哪有能抓的东西。

被那只手致命一抓,顾梁生后背一紧,金色眼镜后面的黑眸危险的眯起,不由得心头一颤,那是他从未有过的感受。

“放开!”

“我不,难道还让你把我的屁股摔开花。”女人迎着水流昂着头,撅着小嘴,不满的瞥着他。

她扶着手里的东西就要站直身体,紧接着一把圈住男人的脖子。

热水将她的衣服打湿,紧紧的贴着她的身体,将她玲珑有致的身段勾勒清晰,迷蒙的水雾中,她的眼神更加魅惑。

她做足了勾人的功课,今晚是要打定主意要出轨。

只是这张脸似乎有些熟悉。

还不等她反应,一股冷水从她头顶浇下,顺着她的身体就流了下来,寒冷刺骨,窗外的玻璃上都结着寒霜。

不知什么时候,男人打开了冷水,两个人贴身淋着,身体的温度逐渐冷却。

她冷得哆嗦了下,脑子清醒了片刻,看着眼前的男人,吃惊的睁大眼睛,道:“顾,顾梁生?”

冷眸微眯着,一双丹凤眼出奇的好看,像是五彩斑斓的黑洞,迷雾重重,令人犹如坠入深渊,只是匆匆一眼,就摄人心魄。

倒霉他妈给倒霉开门,她真是倒霉到家了,怎么三天不见踪影的人就好死不死的在这碰见了呢,真不知道还有没有更尴尬的事情。

脖子一凉,她有种不好的预感。

点击继续免费阅读全本小说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