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众人指责

宁静不耐烦的挂断电话。

“师傅,麻烦掉头去如锦大酒店,我赶时间,尽量快一点。”

今天是姥爷的七十大寿,要在如锦大酒店办宴会庆祝,她昨晚喝到断片,早就把这事儿忘到九霄云外,现在再回家拿礼物肯定来不及了,她只好直接赶去酒店。为了不空着手,她还在最近的花店买了一束花。

白诗嬅抱着花进门,刚抬眼就看见她大舅宁建国家的女儿宁静,这个只比她大了一岁的表姐,打扮得那叫一个花里胡哨,这会儿正跟她的几个好闺蜜一起等电梯。

白诗嬅现在脑壳疼得要炸,不想跟宁静打嘴仗,所以尽量放慢脚步,不想跟宁静她们搭一趟电梯。

但最终她也没能如意。

跟宁静并肩走的女人一回头刚好看到她,立刻就大声嚷道:“呦,这不是顾家少奶奶嘛?”

顾家少奶奶?

其他几个人一听这称呼,都不敢相信的看向宁静。

“静静,你们家真跟顾家联姻了?”一个女人询问道。

“墨迹什么的,赶紧的啊,我手指都摁酸了!”

按着电梯的女人不耐烦的埋怨,白诗嬅心知是躲不掉了,硬着头皮小跑两步挤进电梯。

宁静瞥了白诗嬅一眼,顿时冷哼一声:“什么顾家少奶奶,人家顾梁生都没承认过这桩婚姻,嫁过去也是给宁家丢人!”

闻言,抱着鲜花站在电梯一角的白诗嬅,立马就转过身,冷声问:“表姐,你这么说话有意思吗?再者,我怎么就给宁家丢人了?”

这门婚事,本就是为了宁家的生意,他们逼她结的,如今,怎么还能这般数落她丢人?

宁静白了她一眼,“一没办婚礼,二没对外公开,领证人都没回来,明显是嫌弃你!这不叫丢人?从新婚至今没回过家,白诗嬅啊白诗嬅,这种守活寡的日子,你可要过一辈子。”

白诗嬅本就心里难受,又被她这般冷嘲热讽,哪里还受得了。

“我男人回不回家我还能不清楚?表姐在这造我的谣可不好吧。”白诗嬅将帽子一摘,露出修长脖颈上那些青紫色的小草莓。

“我倒也想低调做人,可我们家梁生不让,一到床上就跟饿狼扑食似的,没轻没重,我这要不穿个高领毛衣都不好意思出门!”

她说着还往下拉了拉衣领,锁骨处的小草莓更加的娇艳欲滴,暴露在众人眼前,宁静眼睛死盯着那里,心中顿时被惊了一下。

这样的青紫色痕迹,长了眼的都明白是怎么弄出来的,难不成顾梁生真的跟她上床了?

“哎呦,腰也是酸疼呢!”重新戴好帽子,白诗嬅又浮夸的扶住自己的小细腰,走出电梯,无不炫耀的说:“这两天梁生太忙,等有了空闲,我和他再请你们一起吃饭。”

得心满意足地看着宁静她们嫉妒的快要发狂的眼神,她嘴角一勾,加快脚步,走去VIP厅。

一进去,远远就看到舅妈李美玲正流连与前来祝寿的宾客中,陪着笑脸。

心知今天肯定又要挨骂,可又不能缺席姥爷的寿宴,白诗嬅咬咬牙,硬着头皮走到她跟前,一脸乖巧的喊了声“舅妈”。

宁老爷子膝下又一儿一女,儿子叫宁建国,女儿叫宁健雅。

白诗嬅就是宁健雅的女儿,因少不更事,未婚先孕,男人却屁股抹油,跑了。宁老爷子知道之后,马上就命令女儿打掉这野种。

倔强的宁健雅没有跟父亲妥协,而是离开宁家独自生下女儿,起初娘俩儿的日子很不好过,清苦得狠,好在白诗嬅乖巧伶俐,她倒也乐在其中。

但不曾想,这母女之乐也就几年。

因为宁健雅身体底子不好,再加上过度劳累,她的身体日渐羸弱。

白诗嬅刚满十五岁,宁健雅就重病不起,她忍着病痛十六年来第一次踏入宁家,哭着求宁老爷子帮她把女儿养大成人。

宁老爷子到底是舍不得女儿受苦,将母女二人一起接到宁家,可宁健雅没两天便病入膏肓,撒手人寰,只留下一个白诗嬅。

因为心里怨恨白诗嬅害死女儿,宁老爷子一直对她冰冷至极,更不要说能给她外孙一般的疼爱了。

而舅舅宁健国一家三口更是恃宠而骄,一点好脸色也不曾对她施舍半分。

李美玲和一位客人聊的起兴,看着白诗嬅,顿时没了好气,嘴角一抽,刻薄道:“你还没忘了你外公啊?还知道来,也不看看现在几点了。”

“对不起舅妈,我路上有事来晚了。”白诗嬅自知理亏,也不辩驳,只是抱歉的陪着笑,四下看了眼,“这是给外公买的花,您看摆在哪合适?”

看了眼她手中的花,李美玲立即就气得尖着嗓子厉声骂道:“好啊你这丫头!竟然给你外公送菊花,你是要咒他死吗!”

白诗嬅看了眼花束,视线扫过里面的北美菊,这才反应过来,连忙解释说:“不是,舅妈,这不是拜祭用的菊花,是北美菊。”

她不懂花,便特意问了花店的老板该送什么样的花给老人家,人老板亲自动手帮她搭配的花束,特意跟她介绍说北美菊有表示长命百岁的意思,送长辈再合适不过。

李美玲才不听她狡辩,指着她鼻子就骂骂咧咧:“健国,你听听她说的话,今天可是老爷子大寿,她,她竟然敢说拜祭,这真是要咒老爷子死啊!”

听她越说越离谱,白诗嬅也心急了,“舅妈,您怎么能这么颠倒黑白?我我真没有要咒外公,我只是……”

“你还敢顶嘴?”

白诗嬅话还没说完,宁健国就一把抢过她手中的花束,用力的推了她一把。

白诗嬅被他推得踉跄着后退了两三步,撞到摆放礼品的桌角上,后腰顿时疼得厉害,她要伸手扶住桌子支撑平衡,却只抓到了桌布。

人摔倒在地,桌布也被拽了下来,紧接着就是一阵叮叮当当的声响,礼品全部都摔在地上。

一时间,宴会厅里所有人都看了过来。

“混账丫头!”

点击继续免费阅读全本小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