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要带她去哪

今天倒是学乖了!

顾梁生斜眸睨了眼身旁的女人,眼神深邃难测。

她的嘴巴到现在还有点肿,原本粉嫩嫩的唇瓣很是红润剔透,说话时一张一合,更是灵动诱人,像是一颤一颤的Q弹果冻,引诱着人想要一口吞掉。

对比昨晚发酒疯时的张牙舞爪,这会儿这女人乖巧的像是一只小猫儿。

服务员刚添上碗筷,白诗嬅就亲昵地取走他的筷子,夹了一只虾。

“老公,饿不饿?老婆帮你剥虾吃。”

如今只有依靠着顾梁生她才能打胜这场反击战,当然要把这尊大佛给伺候舒服了。

白诗嬅狗腿的卖力讨好,唯恐这位冷面罗刹突然跟她翻脸,那她就没戏唱了。

十分利落的剥虾皮,挑去虾线,她才把虾放到他的餐盘里,甜到发腻的说:“给,老公,吃虾!”

顾梁生并无动作。

他来这儿,完全是爷爷千叮咛万嘱咐要他来给宁老爷子祝寿,否则他根本不会来。

在路上,他就已经决定送完礼就走,毕竟他可没有时间浪费在这种无聊的饭局上。

他早就吃过午饭,对这些看着就很不健康的食物更没有什么食欲。

一腔热情没有得到男人的回应,害怕宁静那一家三口看出端倪,白诗嬅当即抓起虾送到男人嘴边,接着用那种嗲到发麻的语气说:“讨厌,这么多人呢,还非要我喂才吃?”

嘴上娇嗔,心里白诗嬅却早已咬牙切齿。

混蛋顾梁生,你要是敢不吃,我就塞把它塞进你鼻孔里!

生怕他拂了她的面子,白诗嬅伸出手指微微拨动他的嘴巴,女人软软的手指不轻不重的动作,抚摸的是他的唇,他的心却也被撩拨得发痒,像是被猫挠了一下。

顾梁生斜睨着她,心知她不过就是借他的威风,可还是将唇分开,含住虾尾。

白诗嬅顿时松了口气,三下五除二将虾送进他的嘴里,收回手指,瞥见上面还沾了一点虾肉,她下意识地送到嘴边,伸出粉嫩的舌将那点虾肉裹到口中。

昨晚到现在,她滴水未沾,这尊大佛饿不饿她不清楚,可她却早饿得前胸贴后背,恨不得把头埋进盘子里。

余光扫到她的动作,顾梁生很自然地想起昨晚她在他身下的模样。

白诗嬅不知何时一只胳膊又抱着他的手臂,即便隔着衣服他还是能感觉到她的柔软。

这女人看着瘦,可该长肉的地方一点不少,尤其是现在贴着他手臂的地方,远比他想象的要大的多。

相较于宁家那些人讨好奉承的嘴脸,还是这个女人更有趣些。

注意到白诗嬅又剥好了一只虾,顾梁生立刻开口。

“我的!”

虾肉刚送到嘴边,还没来得及咬住,白诗嬅就听到这两个字。

自己没手吃啊?

她暗自腹诽,面上却笑得花枝招展,将虾咬了一半后,把剩下的半只抬手送到他嘴边。

“哎呀,都是你的!”

顾梁生眯了眯眼睛,张口含住虾肉,牙齿顺势一咬,把她的手指一并含进嘴里。

蠢女人,敢跟他耍小机灵?

嘶!

白诗嬅被他咬得疼了,忍不住倒吸了口凉气,视线扫到对面的众人,忙佯装娇羞的把手指从他嘴里收回来。

“舅舅和舅妈都看着呢,你怎么这么讨厌啊!”

她嗲声嗲气地撒娇,在宁静他们面前秀恩爱的机会,她一点儿也不想放过。

没人知道她的手指被男人咬出了牙印,以为是小两口调情恩爱,再听白诗嬅这娇滴滴的调子,宁家这一家人早已被气得恨不得直跳脚。

“咳!”宁健国故意咳嗽一声,“顾总,听说您又新收了一块地皮,不知有没有需要宁家替顾氏分担的?”

“是啊!”李美玲也开口巴结,“如今咱们也是一家人了,宁家肯定会大力支持您的。”

“舅舅、舅妈!”白诗嬅忙不迭插话,从中作梗:“外公大寿,谈什么公事啊,梁生这饭还没吃两口呢。”

“诗嬅说得是。”宁静帮顾梁生夹过一只螃蟹,“这是刚从美国空运来的美腿蟹,您试试,合不合胃口?”

“对对对,您尝尝!”宁健国夫妻俩立刻附和。

“我帮老公剥!”

白诗嬅伸手就把美腿蟹接到自己盘里,宁静安的什么心她自然知道。

哼!

想要抢她男人,休想!

被白诗嬅半路截胡,宁静气得直吐血,脸上却依旧保持着得体的笑,“我之前有幸在法国看过您的展览,可真是雄才大略,令人瞩目。”

“那是自然,我们梁生那可是文武全才,样样精通。”白诗嬅再次截胡话头,将剥好的蟹肉送进顾梁生口中,“老公最近可累坏了吧,这蟹肉是大补,你可要多吃点!”

“顾总。”汪阳汪助理走过来,“该走了,下午的会都等着您呢。”

“真是的,瞧我这记性!”白诗嬅如获大赦一般放开顾梁生的胳膊,“竟然忘了把老公这么重要的事给忘了,老公,你赶快去公司吧!”

顾梁生起身颔首,“宁老,我先走了。”

宁老爷子点点头,“健国,送送梁生。”

宁健国等人也随着他一同站起身。

白诗嬅端起杯子猛喝一大口果汁,又捏住自己盘中剩下的蟹腿,不用伺候这尊大佛,接下来她就大快朵颐想吃啥吃啥了!如今谁不知道她和顾梁生“恩爱得不了”,看有谁还敢欺负她。

瞥着还坐着的白诗嬅,顾梁生顿时危险的眯起眼睛。

该死的女人,借了他那么多威风,走了也不送送,这是要过河拆桥?

白诗嬅拿起蟹腿就要送到嘴边,一只手掌如同铁钳一般抓住她的手腕,把她从座位上拖起来,抬头看到是顾梁生,白诗嬅赶忙笑得乖巧

“老公,你不用管我,你先去忙,等会儿我……”

她本想说“等会儿我自己回去”,可她还没来得及说完,顾梁生就霸道开口。

“跟我一起走。”

男人声音不大,却气场强势不容拒绝。

感觉到男人钳住她手腕的霸道力量,白诗嬅吞了吞口水,不敢反抗。

点击继续免费阅读全本小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