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当红一线女星裴初被甩后自杀

网页输入的是她的名字,除去她之前的新闻不说,点击率最高的头条并不是她跟傅承川的感情风波。

而是另一个标题:当红一线女星裴初被甩后自杀。

亿万身家的顶级白富美竟输给了一个私生女。

她什么时候……自杀了?

裴初只觉得荒唐得她想笑,可惜她现在笑不出来。

那些人是脑子有泡吗?

她怎么可能会因为被一个男人抛弃了就跳海自杀,她才二十一岁,最年轻漂亮的时候,裴盛集团的未来继承人,拿过最佳电影女主角,未来还有无数机会。

她不会为了一段失败的感情伤害自己,不值得。

裴初把手机递还给他。

“现在是什么情况你知道吗?”

“裴董发了很大的脾气,要傅家给出一个交代。”

裴初垂下眼眸。

傅承川今天这样做不仅是折辱了她,也会让裴家下不来台,同时破坏了两家的关系。

但他明知道如此却还是义无返顾地做了,众目睽睽之下给了她一个大耳光,可见他对宋芷姗用情多深,想到了这里,她心里的难过又多了一些。

跟她在一起一年的男人心里始终爱着别的女人,还是她最看不上的那个,想想她真的很失败。

病房门忽然被打开,她抬头望了过去。

率先急切走进来的人是裴敬明,他万分心疼地看着她,“初儿,你吓坏爸爸了。”

裴初还没有说话,紧接着又看到他后面走进来的人。

是傅氏夫妇跟傅承川。

傅衡看着她,颇为内疚,裴初人没事还好,要是真出了什么事,不知道裴敬明会怎么发怒牵连他们家。

“小初,你千万不要再做傻事了,要是你有个好歹,我怎么跟你爸爸交代啊!”

傅夫人附和着道,“是啊,小初,这件事都是承川的错,你放心我们已经教育过他了。”

裴初:“……”

傅承川皱眉看着坐在病床上的女人,内疚又担心,更多的是后悔,收到她出事的消息后他就冷静了下来。

他不应该这样伤害她,万一她死了的话,他怎么背负得起这个责任?

傅衡一巴掌扇了过去,声音满是愤怒,“还不赶紧跟小初道歉认错!”

裴初本来就因为溺水有点不舒服,现在愈发头疼了。

难道全世界都认为她自杀了吗?

她抿了下唇,“爸,傅叔叔,阿姨,你们先出去吧。”

他们自动理解了裴初的意思,她是想要单独跟傅承川说话,这样是好事。

裴敬明冷瞥了一眼傅承川后大步走出去,傅氏夫妇也跟着出去了。

陆南琛刚抬起来步子准备出去就听见女人说,“你留下。”

这话惹得傅承川看向站在病床另一个的男人,刚才他的注意力全在裴初身上,这会才注意到陆南琛的存在。

“他是?”

“我的保镖。”

傅承川顿时了然,听说是她的保镖救了她。

高大挺拔的身姿,面无表情的五官,只不过他眼尾的淡漠比普通保镖更甚。

裴初抬手撩了下头发,“傅承川,你是不是也觉得我因为被你甩了所以自杀?”

傅承川的目光重新落回到女人身上,他盯着她的脸,他们从小就认识,只是以前没有怎么深交过,直到她介入他的生活追求他时他们才渐渐熟悉起来。

中肯而言,作为千金大小姐该有的公主病她都有。

但别的千金大小姐没有拥有的美貌和能力,她也有。

正因为这样,他当初才会答应跟她交往,只是他始终忘不掉芷珊。

“裴初,对不起。”

裴初听到他的道歉嗤笑了一下。

他们怎么说也认识了这么久,可傅承川却一点都不了解她。

放在今天之前,她或许还能自欺欺人替他解释是出于性格原因,但她今天才知道,是因为他不爱她。

裴初漂亮的眼眸眯起,“海不是为你跳的,我也没有为你自杀,不过这不代表你对我造成的伤害就没有发生过,我说过了,我不会原谅你。”

傅承川以为她是好强心在作祟不想承认。

“裴初,我知道我不该这么自私,为了让我爸同意我跟芷珊在一起就伤害你,这件事是我对不起你。”

他叹息着道,“但我真的没有别的办法了,我不爱你,我爸逼着我和你结婚,我今天如果不这么做,我跟芷珊就真的永远都没有可能了。”

他唯独没有想到的就是她会自杀,骄傲如她,是他伤到她了。

没有什么比他一遍一遍强调不爱她更加伤人了,裴初的心密密麻麻都是刺痛。

她扯了扯淡白的唇,语气嘲弄至极,“说来说去,都是为了成全你那伟大的爱情,可我他妈对不起谁了,要被你这么利用!”

她冷笑,“你以为你劈腿的人是我妹妹,我就拿你们一点办法都没有了是吗?”

傅承川看着她发红的眼圈,眉间一敛,“不管怎么样都是我的错,我一定会尽力弥补你,只要我能做到。”

该说的都说完了,裴初感到身心疲惫,“你走吧,以后我们就当做从没有认识过,路归路桥归桥,井水不犯河水。”

见她这种消极的态度,傅承川很担心她又会因为情绪问题做出伤害自己的事,“裴……”

“让他出去。”

这话自然是裴初对着陆南琛说的,她的声音带着某种坚决,透露出她的意思。

沉静温淡的男人旁听了他们的整个对话,再匹配网上的言论,已经大致知道整件事的来龙去脉。

“傅少,大小姐需要休息了,请您出去。”

傅承川皱着眉头看着裴初,可裴初压根就没有去看他,而是望向窗户那边,侧脸冷淡。

他无奈地说,“那你先好好休息,我明天再来看你。”

他不爱裴初,不过他会为自己犯下的错误做出弥补,毕竟他的本意也不是想要伤害她。

傅承川出去了。

裴初收回视线,望着站在她面前的男人,“你没跟我爸说我是不小心掉下海的?”

陆南琛答,“电话里来不及跟裴董解释。”

在他的认知里,她是怎么落海的这不在他的解释范畴之内,他只是保镖而已,解释不是他的工作。

点击继续免费阅读全本小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