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床上也是结巴?

梅书让听完悠悠的转过去,“回地狱干什么?”

他把梵家称作地狱,把梵肖政的私人庄园称作魔窟。

“新媳妇都娶上了,不得带回去,也给张罗的人欢喜欢喜?”男人骨碌碌的滑着轮椅、慢悠悠的往外走。

梅书让挑了个眉,这是又要作幺蛾子咯。

“去哪啊?”

“见新娘。”

呵,

“不是没兴趣?”梅书让抬脚跟上。

医院门口,把梵肖政弄上车之后的间隙,梅书让才手肘碰了碰保镖盛春,压着声音问:“他怎么忽然要回去了?”

盛春稍微看了一眼车内,“刚刚表少爷来过病房,说恭喜梵少新婚……”

“说人话。”梅书让瞥了一眼,陈逸之是会衷心给梵少送恭喜的人?

盛春才抿了抿唇,“说梵少娶了他玩过的破鞋,还有床上的视频……”

虽说表少爷假装手机掉出来,但视频正好播放,明显是故意的,当时安静的病房充斥着那女人的叫声。

梅书让眉峰微暗,陈逸之出了名的风流,连那样的姑娘也没放过?关灯做的?

难怪刚刚他说那女人跟他一样的时候,梵少露出几分惊讶,也难怪,他进去的时候梵少扯了面具、对窗冷静,敢情是被气到了?

“需要给你们俩开个房间聊?”车内的男人不耐烦的降下窗户,面若寒霜。

梅书让二话没说,速度上车。

黑色宾利慕尚开进紫荆园,管家盛冬分毫不差的出来接人,表情、态度都是一丝不苟。

夜凉已经闲了半天,想做什么都被阻止,这会儿看到几个佣人训练有素的步兵似的小跑着去门口,她忍不住看了过去。

几个女佣人多却一点都不乱,非常有序的拿包、垫台阶、全开大门、接外套,等主人进了屋,又都迅速消失了,完全不碍事。

夜凉看得有点呆,没见识过这场面,所以轮椅上的男人寒眸星瞳睨着她几秒之后,她才反应过来。

那眼神锋利乖张,毫不掩饰,让人脊背一冷,她赶紧低头六十度,“对、对不起!”

梅书让笑出声调侃,“她绝对不是对你神邸降临表示膜拜,刚刚也是这么对我道歉的!”

夜凉听到他这么说,下意识的又张口:“对、对……”忍住了。

“滚。”梵肖政吐了一个字。

她愣愣的稍微抬眼。

男人已经到跟前,戴着面具,帽檐很低,她下意识的退了一步,然后要走。

“说我呢说我呢。”梅书让把他的轮椅固定好,自动离开,知道他想跟这女人“聊聊”。

客厅就剩两个人了,门口站着的盛春感觉都没有呼吸,弄得夜凉坐立不安。

“梵、梵先生?”她试着称呼。

男人坐在轮椅上,没有转向她,却能感觉那种冷漠。

良久,冷不丁一句:“床上做的时候,也是结巴?”

“什、什么?”她心里猛的一跳。

知道梵肖政如恶魔,该不会他想现在就对她……看看她床事上结不结巴?

这样的意识让她连呼吸都顿住了,他的恶名远播,这种事绝对干得出来!

而她必须保证一年内不被悔婚、离婚,就意味着必须对他百依百顺……

她正想着,男人的脸机械式冰冷的朝她转过去,那种感觉,很惊悚,就算他脸上是面具,可夜凉依旧觉得心里发慌。

“有过男人?”他又一次问。

因为戴着面具,夜凉基本看不到他嘴巴动,就是那种空穴来风的感觉,而且是阴风。

她赶紧摇头,“没!”

“跟陈逸之什么关系?”他总是言简意赅,压迫力十足。

夜凉傻愣着,脑子里转了一圈。

谁是陈逸之?

与此同时,梵肖政面具后的眸子眯起来盯着她。

左边确实被一块疤痕丑陋了脸颊,右边至少皮肤是不错的。

相比起她的容貌,更让他觉得恶心的是,这样的脸,看起来唯唯诺诺的样子,私底下却是个浪荡货。

婊,也不过如此。

“我、我不认识……”她意识到了那股锋利的视线,低了头。

然后听到了男人的轻哼,“不认识?”

紧接着,一张照片扔到她面前,落在她脚背上。

她赶紧捡起来。

照片上的女孩青涩美好,是夜爽。

在沈舒元说她的照片被选中的时候,夜凉就知道替的是夜爽,沈舒元骗梵家说这是她。

因为她根本十几年没拍过照。

但只要能离开夜家,她不会拒绝这个机会,顺便还能拿到‘九纪元’。

“是你?”男人问。

夜凉捏着照片,低着头点了点。

“当我瞎?”男人的嗓音冰冷中有了凌厉。

夜凉吓得抖了抖,随即,又咬了咬唇,突然慢吞吞的转了过去,右脸对着他。

然后抬手把炸起来的头发别到耳后,还解释:“那、那时候戴假发。”

梵肖政眯眸。

照片是远景,但也看得出来,侧脸基本一致。

“半张脸也能勾引男人?”他字字珠玑,讽刺无比。

说她只要半张脸,跟骂她不要脸是一样的。

“我看你叫的时候并不结巴。”男人冷冰冰的吐字。

似乎起了什么兴致,颔首看向门口立正的盛春,“把人都叫来。”

“是。”盛春对他的指令从来都不问缘由,照做就对了。

不消一会儿,夜凉看着原本冷清的别墅,一群人顿时变魔术似的没声息、齐刷刷冒出来、几乎站满客厅。

愣了。

“脫。”耳边传来男人不容置疑的声音,就一个字,咬得异常清晰。

她从众人那儿转过头来,确定他真要验证她床事结不结巴,爆炸头型下露出来的两个眼睛不可置信。

“我、我可是,你的妻子!”

男人蓦地笑,“既然是我的妻子,我该不该履行昨晚的义务?”

她无可反驳,人家都说了是他的义务。

她要是说不该,那这个婚他可以立刻毁掉……绝对不行!

所以,她没得选。

可夜凉半天也只是死死捏着手指没动静。

“我腿残废,手还能用,要帮你?”男人再一次咄咄逼人。

夜凉捏紧了手心,她在夜家怎么受屈辱感觉都不如今天,都能忍,但现在众目睽睽,让她一个花花大闺女做那种事……

她终于看进面具眼睛的位置,“我怎么惹到你了吗梵先生?”

梵肖政悠闲看戏的冷漠像是忽然被挑动了一下,就因为她那双眼睛忽然直直的看进来。

有多少人是不敢看他的?更别说盯着他两个窟窿眼的位置。

那一秒,他从那双纯净黑色的瞳孔里看到了跟她刚刚的气质完全不符的光芒,倔而凉。

但下一秒,他再看,女人好像又是那副卑微样了。

“很简单,这婚,我不想要。”他再次开口。

虽然是老爷子多年心愿,但这样货色的女人,他可不缺。

要退婚?

夜凉一听,绝对不行!

“我脫!”她一咬牙。

客厅里安静了,男人靠回了椅背。

她低了头,是不是六十度无所谓了,只要能掩盖她此刻屈辱泛红的眼睛。

屋里不冷,但夜凉永远都是长袖衣裤,上衣是单件,她一粒一粒的解掉纽扣。

衣服落地的时候,客厅里隐约起了一阵抽气声。

不是因为她的身体跟她的脸一样丑陋,刚好相反,褪掉衣服,她的皮肤居然莹莹白玉般无暇,bra更是衬托出极好的曲线,盈腰又细又软。

男人都是视觉动物,梵肖政看到这里的时候,眸子生紧,竟然涌出一种难以言喻的感觉。

“哐当!”什么东西被男人随手扔了过去。

“眼睛都不想要了?”随即是他冷得令人寒颤的睥睨。

佣人顿时消失得无影无踪。

只有梅书让骂骂咧咧,“不是你让看的吗?……呵,男人。”

点击继续免费阅读全本小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