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本宫不稀罕,赶紧还给你

“我只是想问傅姑娘一句,你口口声声指责我寻欢作乐不知廉耻,但你这种觊觎别人男人的行为又跟我有什么区别?”

她最后的一句话已经收敛了笑意,拿出了仗势欺人的气势厉声喝问,把傅玉姝吓得倒退好几步。

傅玉姝小脸煞白,但是似乎不愿意认输,依旧梗着脖子道,“我跟你不一样!我跟弘安哥哥青梅竹马、两情相悦!而你,要不是你以宗族郡主身份欺压晏家,晏家就根本不会有这门婚事,你才是破坏了我们的那个贱人!”

“哈!”芸穆岚简直被气笑了,要是她还是上辈子那个傻乎乎什么都不懂的芸穆岚,现在恐怕已经被气得跟傅玉姝吵起来了。

但是经过上辈子多年的磋磨和争斗,现在这种小女子的挑衅看在她眼里只会觉的可笑。

想起还在危险边缘徘徊的太子弟弟,她再无半点耐心,冷声道,“原来傅姑娘还知道我是当今圣上的宝贝侄女,万邦朝最尊贵的郡主吗?你以为我这郡主府是你家后花园,是什么阿猫阿狗都能不经宣召随意就能闯一闯的吗?”

她随手往腰间一摸,抽出腰间的软鞭,猛地往地上一甩,砸出‘啪’的一声惊响。

“傅姑娘你闯进来的时候,就没想过自己可能再也出不去了吗?”

傅玉姝被骇了一跳,差点当场昏死过去,一张小脸惨白,连说话都不利索了。

“你,你想做什么?王子犯法庶民同罪,就算你是郡主也不能草菅人命!而且……而且我母亲可是长公主,父亲是太师,哥哥是兵部尚书,朝廷命官,你要是敢动我,别说我族人了,就是老祖宗也不会放过你的!”

芸穆岚唇角勾起一抹讥讽的笑意,鞭子一甩就勾住了傅玉姝的脖颈,吓得小姑娘顿时就尖叫起来,

“傅二小姐,你要知道,你在你父亲眼里,恐怕还真比不上一个一品大员的位置重要。”

她说着说着把手中的鞭子缠慢慢收紧,“你信不信,就算我现在把你杀了,只要陛下安抚一番,再给你爹些利益,保证他什么意见都不会有,甚至还可能感恩戴德,觉得你死的物有所值呢?”

傅玉姝的脸彻底失去了血色,又是窒息又是惊恐,终于彻底怕了。

她双手扯着脖颈处的软鞭,拼命凶喉咙里挤出几个字,“郡主……郡主殿下,饶命……”

芸穆岚‘噗嘶’一声笑出了声,手腕微微一抖便把软鞭收了回来,上前一步居高临下看着因为惊惧摔倒在地上的傅玉姝。

“算你今天走运,我有急事懒得跟你计较。”

芸穆岚瞧着她那副模样,不由得想笑,“说起来,既然你口口声声说你跟晏弘安两情相悦,那就滚回去告诉他,强扭的瓜不甜,我芸穆岚身份尊贵,什么样的男人没有,用不着屈就一个心里装着别的女人的男人,而他晏弘安也没惊才绝艳到让我芸穆岚非他不可的程度,我们的婚约就此作罢,从今天开始我跟他再无瓜葛!”

傅玉姝原本虽然求饶,却依旧难掩眼底愤恨,听了这话却顿时愣住,连忙追问道,“郡主,您说的可是真的?”

“千真万确!不过,但愿晏弘安会感激你的一片好心!”芸穆岚再也没有耐心跟她纠缠,扔下一句话就大步向着外面走去。

听着身后的傅玉姝欣喜若狂,芸穆岚微不可查的勾起了唇角。

先不说自己本来就打算和晏弘安断的干干净净,只说现在,晏家想要的帅印可还没到手呢,傅玉姝这时候把退婚的消息送过去,怕是落不下什么好果子吃!

晏家和太师府虽说往日无冤近日无仇,可是在朝中却是政敌,两家老头子明里暗里没少斗过气。

也不知道他们俩是怎么勾搭上的,怎么就能从小两小无猜一起长大?

但是这些跟她又有什么关系呢?赶紧把婚退了才是上策。

芸穆岚奉诏入宫,大殿之内上前行礼。

刚往那一跪,就被渊政帝问了个着。

“朕听说,你居然学会逛南风馆那种地方了?”渊政帝都觉得不好意思,“还把人家小倌馆里的乐师掳了回去?”

芸穆岚的身体一哆嗦,自知理亏,只能摸了摸鼻子,乖乖的低头认错,“是儿臣一时鬼迷了心窍,这才做出了这种糊涂事……”

渊政帝的额头青筋直跳,但是看着宝贝女儿难得乖巧的模样和她那跟她生父七八分相似的容貌,有再大的火气也被浇灭了,只能揉着额头,带着几分无奈的训斥。

“不就是一个心有所属的男人吗?值得你为他这样作践自己?你郡主的体面和威仪都到哪里去了?简直不成体统,皇家脸面都被你丢尽了!”

“是,还是父皇英明神武,儿臣现在也想明白了,以儿臣的宗族之尊,如此为晏弘安的事伤心伤身才是不值得,所以已经让他那心上人傅玉姝去晏府带话,跟他解除婚约了!好让他们知道,我芸穆岚的郡马也不是人人都能做的!”

渊政帝看着她微红的眼眶,心中又是气恼又是心疼,皱着眉头放缓了声音安抚道,“嗯,朕已经决定赐你一座公主府了,稍后便让人去准备,待你正式出阁之日,便是你册封公主之时。”

芸穆岚的脸上挂着喜色,渊政帝瞧着那样不由得笑了,“等回头父皇再给你好好挑一个,这次保证十全十美,把什么沈凌胤、晏弘安都比到泥地里!”

一句话把芸穆岚的什么伤感什么辛酸都吓到了九霄云外,老天,上辈子她找了几个男人就结了几门仇家,可别再来了!

“我不要!”她下意识的大叫出声,惊得满屋子宫女太监都看了过来。

面对渊政帝诧异的目光,芸穆岚暗暗咽了咽唾沫,干笑道,“那什么,父皇,儿臣这两次定亲都是惨淡收场,不免有些心灰意冷,这婚姻大事不如就先放一放,随缘吧随缘吧,反正儿臣年纪尚幼,待桃李年华亦不迟。”

说完她还幽幽叹了口气,以示自己确实被两任渣男未婚夫伤透了心。

点击继续免费阅读全本小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