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祭天前夕

小溪边,溪水潺潺,时不时的伴随着布谷鸟的晨叫。

纳兰若水秀眉微蹙,而后这才缓缓的收回了自己的动作,站直了身子,若有所思的呢喃着:“这么快又到凌晨了吗……”

距离之前探亲的事情已经过了一星期了。也就是说,明日的这个时辰就要展开之前众人所谈及的祭天仪式了。

半蹲下自己的身子,纳兰若水对着水面整理着自己的面容。

手指稍稍拢起,而后随手整理起自己凌乱的头发呢喃着:“明日就要开始祭天了吗,真是个好日子。”

正在她刚想要起身离开的时候,身后却突然传来了沙沙作响的声音。

一时之间,纳兰若水的身子瞬间就紧绷了起来,半弓着身子,整个人呈现出的都是一脸杀气。

这个地方她可是提前盘点过了的,不会有人在这个时段出现的。

正在她警备着的时候,一头苟延残喘着的幼狼崽却浑身血迹的从草丛间钻了出来。它身上遍布着的全部都是浓密的血痕,不少处还是刚干涸过的,想必也是经过了一阵不小的垂死挣扎。

本来可以扭头就走的纳兰若水却迟疑了下来,盯着那幼狼崽的目光,一瞬间心却猛然的颤抖了起来。是她的错觉吗,这样的眼眸她莫名的觉得一阵熟悉。

半蹲下身子,她主动的递交出了自己的手。而那幼狼崽却止住了自己的脚步,往后退了好几步警惕的盯着纳兰若水,似乎不明白她想要做什么一般。

唇角稍稍勾起,纳兰若水这才自言自语着:“你若不来,后面的猎食者依旧会将你的生命夺走,来我这里,说不定还有一条生路。”

可是那幼狼崽不知道是不是听懂了,竟然一步步迟缓的走向了纳兰若水的位置。轻巧的伸出自己柔软的舌头舔邸了一下,酥酥麻麻的感觉却莫名的让纳兰若水的心一阵宽慰。

地喝了一声,纳兰若水熟练的打开了自己的异空间取来了一些纱布和消毒水这才自我呢喃着:“曾几时我也像是你一般,苟延残喘的执行着任务,明知死路一条,却还是拼命逃跑……给你包扎一下,暂时在异空间呆着吧。”

这些事情只不过发生在眨眼间,纳兰若水的身子稍稍前倾了一些,而后整个人瞬间像是脱缰的野马一般朝着皇宫的位置狂奔而去。

祭天虽然在明天,可是昨天的时候皇帝身边的贴身公公却说是今天有事情要吩咐,交代众人切不可迟到。

瞥了一眼还未升上来的太阳,纳兰若水唇角的笑意越发的深刻了起来。

回到了自己所住的房间后,纳兰若水无声无息的推开了窗户,而后轻盈的回到了自己的床铺上。

眼眸微阖,开始了短暂的休息。

大约过了三个时辰后,周围就开始喧闹了起来。

“快起来,徐公公还等着呢!听说今天要教我们学新的能力,去晚了就没了。”

“算了吧。每次都是素素姐学的最好,我们根本就不可能竞争的上那国师位的!”

周围人的声音有些喧闹,可是相比起她们的迫切,纳兰若水则是显得冷然多了,假装整理着自己的衣服,可是背地里却在分析着周边每个人的数据。

倏尔,周边的声音却突然消失,所有人的视线全部都盯着门口的‘男人’。

只见那男人手里紧紧攥着个青翠色的瓶子而后公鸡声瞬间就传入了所有人的耳内:“现在你们还有放弃的机会,如果此刻有人要退出的话,最好退出,否则到时候若是出现走漏风声的事情,可就不要怪公公我了。”

显然周围的人早就做好了心里准备,根本就没有要退出的去意思。

眨眼间的功夫,上一秒还乱糟糟的人群一瞬间就井井有条的按照各自高低排列了起来。

所有人脸上都是紧绷着的,仿佛接下来会有什么了不起的事情发生。

那徐公公满意的点了点头,而后扭动着自己的脑袋在盘点着人头。在确认没有任何的误区后这才继续扯开嗓子道:“众所周知,我们南之国是个大国家,国师意味着什么各位心中都有数,老奴也就不多说。这是成为国师候选人的第一步,把这药吞服下去,来证明你们的决心!”

说着,他就拧开了刚才那个青翠色的玉瓷瓶,倒出了几粒黑色的药碗放在了手里展示给众人看。

似乎是怕众人不解一般,那徐公公半蹲下了自己的身子,从地上抓出了一只他预先就准备好了的猫,而后强行将那黑色的药丸给塞了进去。

从自己的袖子里掏出了一秉明晃晃的匕首,而后狠狠的刺入了那猫儿的身上。

点击继续免费阅读全本小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