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我的眼睛呢?

这阴冷的声音从我的耳边传来。

紧接着,房梁上挂着的那盏昏黄电灯闪着,我的心就像这电灯一样,一下一下的抽搐收缩着。

喊又喊不出来,不管有用没用,我捡起了地上已经出现裂痕的玉佩,把它紧紧握在手心里。只是,这种恐惧感却没有丝毫减少。

我的身体动弹不得,就好像深深陷入了泥潭当中一样,而此时,电灯“忽闪忽闪”的,房间里面也刮起了莫名的阴风。

然后,就在一阵阴风吹过我的脸上,我的眼睛被风吹得睁不开了。

可是,当我再一次睁开眼睛的时候,我竟然什么都看不见了。

我最开始还以为是那盏昏黄的电灯坏掉了,可是,当一阵阴风吹来之后,我感觉到自己的眼眶凉飕飕的,这感觉简直就好像,好像--我的眼珠子不见了。

“骨碌碌”

地上传来东西滚动的声音,这...是我眼珠子滚动的声音吗?

黑暗,恐惧,阴风阵阵。

冰冷,惊悚,头皮发麻。

我张大了嘴巴,却一点声音也发不出来,恐惧像是一个密不透风的罩子,紧紧地把我困在了原地。

绝望,无助。

突然,我听到了房门被推开的声音。

“混账!你一个烂鬼竟然敢跑到我郑家来闹事?”

爷爷,这是爷爷的声音!

我扭过头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望了过去,可惜,我的眼前还是漆黑一片。

虽然我还是什么都看不见,不过当房门被爷爷推开之后,房间里面的阴冷一下子就消失了,而我的嘴巴也能说话了。

“啊,浩轩,怎么回事?你的眼睛...”我妈捂着嘴巴,发出“呜呜呜”地垂泣。

因为恐惧,我什么话都说不出来,只知道哭。

我被抱到了床上。

爷爷的衣服上沾着烟草的土味,这种味道让我觉得很安心。

“老婆子,一会儿你把我房间的那个三角形的道符给烧了,记得要把符绕着轩儿的头顶绕上三圈,一边绕一边喊浩轩的名字,那符灰你别丢了。符灰泡水,分成三碗给轩儿喂下。”

我爷爷交代着。

紧接着,我爷爷摸着我的头,安慰道:“别哭了,你的眼睛丢不了。爷爷这就帮你给抢回来。”

“爷爷,玉佩碎了!”我带着哭腔说道,同时我张开了手,把碎掉的玉佩放到了床上。

“没事,过几天爷爷帮你弄个更好的回来。”

我把昨天晚上做噩梦的事情告诉给了爷爷。

“我早就说了,村外那群孤魂野鬼迟早都是祸害,让我一把火烧光算了。”我爹站在门口杀气腾腾地说道。

“你杀气怎么还是这么重!杀杀杀,你能杀得完所有的吗?”

面对我爹的时候,爷爷还是脾气还是很爆的,说的我爹根本不敢还口。

教训了我爹一番,爷爷就背着他的破布包要离开家门了。

“老头,我跟你一起去吧。”

“不用,你守家。”

当天晚上的事情我也就记得这么多了,反正后面的事情也没啥好讲的了。就是我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奶奶拿着道符在我的头顶上绕了几圈。

我喝下了那个难喝的糊糊状的符水之后就继续睡觉了。

第二天等我醒过来的时候,我睁开眼睛之后,一切都恢复正常了。

昨天晚上的事情就好像一场梦一样,后来大家都没有提过那个发生的事情。

唯一不正常的事情就是,第二天我拉了一天的肚子,学校那边也请假没有去。而我的眼睛,则是一天比一天看的更加清楚……

那天之后,爷爷就出了一次远门。

出门之前,他告诉我,这些日子就不用去坟头去睡了,天黑就让我老老实实呆在家里面,不准出门。

而且,爷爷不知道从哪里搞来了一块看起来很古朴的玉佩。那玉佩的图案很好看,像是一只猛兽。只是,这竟然是一块血玉。

血玉又叫红沁和血沁,迷信一点的说法就是,古时候玉佩随墓主人下葬,墓主人的腐血会沁入玉佩当中,使玉佩看起来更加鲜红透亮,所以叫血玉。

也许有人知道,请来的玉佩是可以挡灾破难的。之前,我的玉佩突然碎掉就是这个道理。

可是,这血玉一般人是不敢带的。毕竟是从死人身上摘下来的东西,谁知道会带什么东西出来。

爷爷把这块血玉交给我的时候,上面还沾着一些泥土,看起来就好像是刚从墓穴里面带出来的。看到我把这块血玉戴到了脖子上,爷爷这才放心地离开家门。

这一次,爷爷竟然离家整整三个月。

然而,这三个月,家里面又是怪事接连发生。

爷爷走后的第二天,我正常去学校上学。

因为如果被其他同学看到我戴了一块血玉,他们会不跟我一起玩的。

所以,在上体育课的时候,我就偷偷把血玉摘下来放进书桌里面了。然后就跟着大家一起去操场上踢球了。

大家玩着玩着,就忘记了时间,天色慢慢就黑了下来。

村子里面的大人也陆陆续续跑到学校里面来喊人回家吃饭。

就这样,几个小伙伴有说有笑地离开了学校。

和最后一个小伙伴分开之后,我提着书包就朝着我家的方向走着。

学校和我家之间隔着一条河,叫白河。

每天上学放学我都要经过这条河,只是这天,我一只脚踏上这座桥的时候,感觉到天色暗的好像特别快,感觉一下子就天黑了。

我背紧了书包,脚步也不由得加快了。

谁知道,就在我走到桥中间的时候,桥上却突然多出了许多人。

这群人就好像是突然出现在桥上的一样……

点击继续免费阅读全本小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