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我和你结婚

尤其是那张棱角分明的脸,在柔和的灯光下越显深邃。两道浓眉微微蹙起,高挺的鼻梁下,削薄的嘴唇微微挑着。

似笑非笑的模样看起来禁欲又勾人。

这张堪比上帝杰作的脸,除了慕锦贤之外,再找不出第二个人了。

程初冉心里咯噔了一声:“你……你怎么在这儿?”

她神情慌乱地往后缩了缩,握紧盖在身上的衣物。一低头,这才发现自己现在正坐在一张白色床单的大床上,手里拿着的是一件西装外套,还有一股浅淡的男士香水的味道扑鼻而来。

心脏没来由瑟缩了一下,触电般地将衣服扔在一旁,作势就要下床。

慕锦贤似笑非笑地看着她慌乱的背影:“我推掉工作救了你一命,结果你连声谢谢都不说就走,是不是太不把我这个合作对象放在眼里了?嗯?”

程初冉当即钉在原地,面色僵硬地看了他一眼:“我……我是给联系我的男人打电话,并没有让你过来。”

“我的事由他全权负责,你给他打电话,无异于把我叫过来。程小姐,我的时间可是很宝贵的。你就没点补偿吗?”

话音还没有落下,慕锦贤就“嚯”的一下站起身,步伐沉稳地向她走去。

程初冉就算不回头,都感觉到一股强大的气势压了过来,身体瞬间绷紧。

刚做好心理建设,猛一回头,就撞上一堵人墙。她惊呼一声,连忙往后退了一步。

男人却趁此机会,一把握住她的胳膊。猛地一收,程初冉直接撞进他的怀里。

男人强大的气场瞬间袭来,压得程初冉肝胆直颤。

她紧张得呼吸都不顺畅了,慌乱之间连男人的眼睛都不敢看,只是抿了抿嘴唇:“我不知道你是什么意思,啊——”

惊呼声中,慕锦贤抬起她的下巴,微微俯身:“在我看来,你叫我过来,已经答应了和我结婚。不是吗?”

男人幽深的眼底像是一个漩涡,深邃得让人害怕,犀利得又让人感觉头皮发麻。

她下意识摇了摇头:“我不是这个意思,是您误会了。我……我当时只是没想到他们会那么做,情急之下才给您打电话的。如果打扰到您,我这就给您道歉,对不——唔……”

都没等她把话说完,男人眉心一拧,直接封住了她的唇,霸道又凌厉地掠夺着她的呼吸。

程初冉大脑一片空白,紧紧盯着慕锦贤的眼,双手用力抵着他的胸口。

无辜又纯真的眼神在他的心上刺了一下。

慕锦贤居然有些懊恼,还有以前从未体会过的挫败感。

他一把将她松开,呼吸沉重:“你就一点都记不起我了吗?”

“难道我应该记得你吗?流氓!”

程初冉恼羞成怒,用力擦了一把嘴唇。最后还是不甘心,一个劲地低头擦着,嘴皮都快被她给磨破了。

慕锦贤却被她这副样子气笑。

果然,十几年不见,她还真的把他忘得一干二净了。

好,很好。

“既然你这么委屈,那我就把你送回去好了。反正他们的房间就在隔壁,走过去很快的。”

“什么?送……送回去。”

“要不然呢?我这个人向来没有免费做好事的觉悟。程小姐,去,还是留,你自己选。”

慕锦贤转身倒了一杯水轻抿一口:“给你十秒钟的考虑时间,过时不候。十、九、八、七、六、五、四——”

“我留下!”

不等他数完,程初冉就迫不及待地喊了一声。

等他再回头看过去的时候,赫然看见她一脸倔强地站在那儿。脊背挺得直直的,下巴微微抬高,似乎在勉强挽回最后一点尊严。

这样倔强又傲气的她,让人心疼。

慕锦贤不着痕迹地收回情绪:“想好了?”

程初冉咬了咬牙:“想好了。但是你现在得给我八十万,一分钱都不能少。”

既然逃不过被人支配的命运,那她索性挑一个条件好点儿的。

最起码迄今为止,慕锦贤还没传出什么乱七八糟的新闻。据说他的父母也都在他很小的时候去世了,也不用担心公公婆婆会看不起她。

用那个男人的话来说,只要跟着慕锦贤,就算是在大马路上横着走都没人敢管。

慕锦贤看着她这副视死如归的表情,有些无奈地勾了勾唇,直接将上午那份文件递给她。

“签字吧。”

“我还有……”

“说。”

“签订契约以后,你不能逼我做我不想做的事情,我的事情你也都不要插手。如果这两样你能够做到的话——”

就在她磨磨蹭蹭地讲条件时,慕锦贤已经拿起笔,在文件上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程初冉心里咯噔了一下,抿了一下唇,将自己的名字补上了。

笔锋刚落下,手机就震动了一声。

打开一看,一条新的汇款短信闯入眼帘,那一串数不尽的零看起来有些晃眼。

就在她一脸愕然,不知道谁给她打进钱的时候,慕锦贤拿走了她的手机。

一边在上面存号码,一边告诉她:“刚才给你打了一百万,什么时候不够用再跟我说。如果有必要的话,我会专门找人负责你的财务问题。我的女人,我还是养得起的。”

我的女人……

程初冉被这句霸道又暖心的话震了一下,心跳有些异常。

男人把手机递过来的时候,她连忙低头掩饰自己的异样:“不用不用,不到万不得已,我不会找你要钱的。那个……我还有事,就先走了。”

还不等慕锦贤回答,程初冉就忙不迭跑开了。

出去的时候,脸已经红得一塌糊涂。

“程初冉你这是怎么了?不就是一个男人嘛,脸红个什么劲儿啊!淡定,淡定。”

她小声长吐了一口气,平复了一下心情后这才直接赶往医院交医药费。

她前脚刚从主治医生办公室出来,后脚就在医院走廊碰见程母了。她手里提了一壶水,看上去很开心。

只是两人对视的时候,程母的脸色忽然变了:“你怎么回来了?”

那惊讶的语气,听起来好像还很生气似的。

点击继续免费阅读全本小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