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鬼来了

意识回笼,浓烈的血腥味儿惊得段南歌豁然张开双眼,都还没看清眼前的景象就手脚并用地爬了起来。

“嘶!疼……”头上某处抽痛着,疼得段南歌打了个晃,幸好段南歌的反应够快,这才堪堪稳住了身形。

抬手往头上一摸就摸到了满手的黏稠,段南歌怔住。

头上有伤?她明明是死在一场突如其来的爆炸当中,头上怎么会有伤?就算是在她头上定点爆破那也得炸碎了她的脑壳,怎么可能只炸出一道口子?

段南歌甩甩头,茫然四顾,这一看就给吓了一跳。

这什么地方?且不说眼前的小屋墙破瓦漏,放眼望去其他地方的建筑风格也有些不太对劲啊……

突然一阵眩晕,段南歌忙扶着墙勉强站好,下一个瞬间,无数的画面在脑海中涌现,如一场最烂俗的悲剧,故事的最末是少女积攒十年的不甘。

段南歌呆了呆,抽了抽嘴角后不由地感叹上天带她不薄,虽说是把她送到了一个完全陌生的时代,但好歹是让她活下来了。

不过首先她得先想想办法换个地方住,她可是记得这破屋里的东西连同家具摆设都被人毁了个干净,她若不自己去争取,怕是没人来给她换……她似乎应该去找她“爹”谈谈。

段国公,曾经驻守西北的大将军吗?

扬了扬嘴角,段南歌回到屋里,从一片狼藉的地上找出一块铜镜的碎片,照着镜子清理了一下头侧的伤口,而后又将凌乱的长发随意地束在脑后,在做这些事情的过程中,段南歌还仔细地梳理了一下“回忆”,料理妥当,段南歌拉了拉衣领,满意地出门去了。

两刻钟之后,段南歌看着周围似乎很熟悉又好像很陌生的景色,满心无奈。

她竟然在自己的“家”里迷了路……她倒是有心找个人来问路,可这一路上碰到的丫鬟小厮见到她都跟见鬼了似的,不等她开口就尖叫着跑开,她也很绝望啊!

盘腿坐在游廊的横栏上,段南歌秀眉微蹙,时而左顾,时而右盼,似是难以决定待会儿究竟该往哪里走。

段南歌正认真严肃地思考这一大人生难题,段子萱就听人禀报说段南歌正在段国公府里四处瞎晃,段子萱吓得失手打碎了上好的青瓷茶盏,带上几名亲信就急匆匆地赶了过来,老远的就望见段南歌盘腿坐在横栏上。

“你……”在段南歌面前站定,段子萱看着一身白衣的段南歌心慌得厉害,“你是人是鬼?”

见到段子萱,段南歌高兴极了。

她总算遇见个熟人,这下可以好好地问路了。

于是段南歌不急不缓地站起来,扬着嘴角缓步走近段子萱,眉梢眼角俱是笑意。

“段大小姐,你说我是人是鬼?”探头凑近段子萱,段南歌的脸色因为失血过多而有些苍白,声音极轻,混着风雪便带上了两分凉意,眼中幽蓝的光芒一闪,又平添了几分邪恶。

段子萱后颈一凉,汗毛倒竖。

“你!”绞紧了帕子,段子萱给吓得腿脚发软两手发抖,“你、国公府重地,休得装神弄鬼!”

闻言,段南歌又迈出一步逼近段子萱,哂笑着问道:“段大小姐就这么确定我是人?我的手这么凉,你确定我是人而不是鬼?”

说着,段南歌突然用冰凉的手指碰了碰段子萱白皙的脖颈。

“啊!鬼啊!”段子萱尖叫出声,连连后退,慌乱间踩到了裙摆,自己把自己给绊倒了。

段南歌眉梢轻挑,不屑地看着脸色煞白的段子萱。

胆子这么小还敢杀人,是谁给这位大小姐的勇气?段国公吗?

段子萱这一叫,跟着她来的丫鬟婆子就都叫开了,那声音要多凄厉就又多凄厉,立刻就把巡逻的护院给引了过来。

“何人在此喧哗?”

护院统领萧青循声赶来时就见那不算宽阔的游廊里竟分出了两个阵营,一边是他们段国公府里向来高贵娇美的大小姐,但是此时这位大小姐的高贵不见了,娇美也不见了,正毫无形象地滚在地上尖声惊叫,围在一旁的丫鬟婆子也都是吓破了胆的模样。

反观与之相对的另一边,一个身着白衣的娇弱少女正倚靠在游廊的柱子上,慵懒地抱臂,颇为无奈地看着在她对面疯了似的女人们。

萧青大步流星地上前,一把抓住一个丫鬟的后衣领把人给提了起来,厉声喝问道:“发生什么了?”

“鬼啊!”那丫鬟胡乱地指向段南歌的方向,尖利的叫声惹得萧青蹙眉。

萧青转头看向段南歌。

带路的来了。段南歌看着萧青,摊开手叹息着摇了摇头,一副跟疯子无法沟通的无奈模样。

护院们跟着萧青上前,试图让那一群女人停止尖叫,可好说歹说都没有用,一群男人只好看向萧青,等萧青做出决断。

被吵得头疼,萧青额角的青筋突突了两下:“通通打晕带下去!出两个人将大小姐送回去!”

“是!”有了萧青的吩咐,护院们齐齐下手,游廊里总算安静了下来。

深吸一口气,萧青问段南歌道:“姑娘是何人?为何会在段国公府?这里刚刚发生了什么?”

瞥了眼故意板着脸的萧青,段南歌扬了扬嘴角:“你们大小姐好像是撞了邪了。”

国公府里的人竟还有不认识她的?

萧青的脸色一寒,冷声喝道:“姑娘莫要胡言!”

“可不是我胡说,”段南歌一本正经道,“你没听你们大小姐的嘴里一直念叨着鬼啊鬼的嘛,不是撞了邪,难道是真见了鬼?”

萧青闻言蹙眉。

这位姑娘说得好像有点道理,大小姐此时的模样确实有些异常……算了,反正已经让人将大小姐送了回去,大小姐没磕着也没碰着,余下的事情就与他无关了。

“姑娘是何人?为何会在段国公府?”将段南歌从头到脚地打量一遍,萧青确定自己从没见过段南歌。

段南歌眯起眼睛笑了笑:“我是来找段国公的。”

“来找国公爷?”萧青狐疑地看着段南歌,“国公爷乃是朝廷重臣,可不是姑娘说想见就能见到的。”

点击继续免费阅读全本小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