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父女相见

“可我都能从国公府的大门走到这里来,你说国公爷会不会见我?”段南歌偏头看着萧青,神情十分无辜。

“这……”萧青犹豫了。

没有府内主子们的允许,外人的确是连国公府的大门都进不来,即便是认得的也不行,可这位姑娘瞧着年龄不大,若说她是来找府内的公子、小姐们的他还相信,可来找国公爷……

段南歌继续说道:“我只不过是迷了个路,结果就看到你们大小姐她在这里……不知可否劳烦阁下帮我带个路?我可不想再迷路了,万一再碰上什么不该碰上的事情就麻烦了不是?”

段南歌的声音温软,这话说得也十分客气,客气得叫人连最后半句里的威胁之意都能忽视。

犹豫再三,萧青觉得段南歌一个姑娘家的,在他面前也翻不出什么风浪,不如就带她去找段国公,若通报之后段国公不见,他再把人送出去也不迟,但若这姑娘当真是国公爷找来的,他擅自把人送走可就是耽误了国公爷的事,回头再受罚就不值当了。

于是,萧青妥协了。

“姑娘,这边请。”

段南歌心中一喜,有模有样地向萧青抱拳:“有劳了。”

跟在萧青身后兜兜转转,段南歌绕得头都晕了才终于停在了段国公的书房门前。

“萧统领,”诧异地将段南歌从头到脚地打量一番,守在书房外的两名侍卫不解地看向萧青,“萧统领是来找国公爷的吗?”

萧统领怎么带了个姑娘来?

“是,”萧青点点头,“进去通报一声,就说这位姑娘求见国公爷。”

“是,”侍卫应下,旋即又将段南歌打量一番,“但是这位姑娘是……?”

“这位姑娘……”萧青一顿,扭头看向段南歌。

这一路上他跟这位姑娘东拉西扯地聊了多少,可怎么就没问一问这姑娘的身份呢?

这会儿再回想起与段南歌闲聊的字字句句,萧青突然发现段南歌巧妙的措辞和温软的语气竟轻而易举地引导了话题,换言之,这一路上萧青都是被段南歌牵着鼻子走的。

想到这里,萧青不由地沉了脸。

他竟如此大意?

注意到萧青的神色,段南歌扬了扬嘴角,不以为意道:“就跟国公爷说,段南歌求见。”

一听到“段南歌”这个名字,萧青连同另外两名侍卫惊愕不已,回过神来,两名侍卫就十分同情地看向萧青,一副“你麻烦大了”的样子。

谁不知道国公府里国公爷最不待见的就是这位名叫“段南歌”的小姐。

“大、大小姐?”萧青咽了口口水。

照理说,这段南歌才是段国公府的嫡出大小姐,阖府上下也都知道这么个人,只是他们这些护院都是男人,平日里就不敢过多关注段国公府后院的事情,因此许多护院和侍卫都是从未见过段南歌的,没想到他今天竟然这么倒霉,碰上了这个妖女……

萧青仔细看了看段南歌的眼睛,不由地懊恼起来。

这位大小姐的眸色确实是带着蓝的,只是那蓝极深,再被那长长的睫毛一掩,不细看根本就看不出来。

“大小姐这个称呼我可当不起,国公府里不是已经有大小姐了吗?”段南歌颇为不屑地撇撇嘴,“就跟国公爷说,本姑娘是来找他谈一谈与楚王联姻的事情的,我想他会愿意见我的。”

原来的那个段南歌两岁时就跟当朝四皇子订了娃娃亲,只因为段南歌的母亲救过四皇子母子的性命,那位嫔妃颇讲仁义,便通过结亲的方式来报恩。

如今四皇子战功赫赫,受封为楚王,是天宋第一位受封为王的皇子,颇受皇帝重用,而那位嫔妃也母凭子贵晋为贤妃,圣宠不断。因此种种,这门亲事对段家来说就成了天上掉馅饼的美事。

原来的那个段南歌在段国公府里备受欺凌,于是就将这门亲事当成自己唯一的依仗,花了不少心思去打探楚王的消息,日夜盼着远在西北的楚王早日凯旋,好将她救离苦海,只可惜她终究还是没等到,倒是让段南歌捡了个便宜,得了个不错的谈判筹码。

两名侍卫不知道该不该进去通报,便都看向萧青,萧青犹豫再三,还是给侍卫使了眼色,让人进去通报一声。

国公爷会怎样决定那是国公爷的事情,可若是因为没通报而耽误了国公爷的事情,那他们可就倒霉了。

侍卫中的一人得到暗示后立刻跑进书房里去通报,没一会儿就出来了。

“大、大小姐,国公爷有请。”侧身让开进门的路,那侍卫暗自松了一口气。

幸好没拦着。

“多谢。”微微一笑,段南歌镇定自若地走进了书房。

此时的书房里只有段弘一个人,听到轻盈的脚步声时,段弘的眉眼微动,将书翻过一页,装作不知道段南歌已经来了,可视线却不由自主地飘向段南歌。

十年未见,他有意将这个女儿送到他看不见的地方去,也有意隔绝了与这个女儿有关的消息,反正国公府里会有人照顾她,若不是为了联姻的事情,他是绝不会见这个女儿的。

段南歌扬了扬嘴角,没开口问安,也没等段弘开口,提起裙摆就先找了张椅子坐下来,身子一歪就靠在了椅子的扶手上。

“十年未见,国公爷老了不少。”

这就是段南歌跟段弘说的第一句话,声音温软,语气平和,似在陈述一个人人知晓的事实,可这话听在段弘耳中却充满讽刺,讽刺他将女儿弃之不顾十年,讽刺他不配为人父。

段弘脾气本就暴躁,这十年来位高权重,从来都没有人敢用这样的态度跟段弘说话,他的儿女们更是怕他,在他面前谨言慎行,不敢有分毫失礼,却没想到这个十年没见的女儿一见面就挑衅他。

段弘啪的一声将手上的书摔在了书案上,怒目瞪着段南歌:“放肆!”

段弘是武将出身,十二岁从军,征战多年养出了一身骇人的煞气,生起气来本就十分吓人,这一瞪眼睛那斜在眉眼之间的疤痕看着就更狰狞了。

然而对段南歌来说,这些都不算什么,连段弘那一声中气十足的怒喝都没能吓到段南歌半分。

抬手支着脑袋,段南歌笑盈盈地看着段弘:“国公爷好大的火气,不如先让人泡杯菊花茶消消火气?”

点击继续免费阅读全本小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