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父女斗嘴

见段南歌竟然不怕,段弘心中错愕,面上却是怒气更甚。

“是谁教你这样跟为父说话?!”

张口闭口都是“国公爷”,他可是她爹!没大没小!

嗤笑一声,段南歌反问道:“国公爷觉得有谁能教我规矩?国公爷您?国公夫人?段大小姐?还是国公府的下人?”

段南歌的语气轻快,却气得段弘七窍生烟。

“你!你!孽女!”

“孽女?这称呼倒是比妖女好听一些,”看得出段弘的口才不太好,脾气也不太好,段南歌话锋一转,这才说到她来找段弘的目的,“我今天是想请国公爷给我换个住的地方,我那院子被段大小姐砸了。”

平日里段弘总听府里的人管段子萱叫大小姐,那会儿还不觉得怎么样,可此时听段南歌在他面前提起“段大小姐”,段弘觉得有些怪异,毕竟段南歌才是段弘子女中年龄最长的那一个,是段国公府真正意义上的大小姐。

段弘黑着脸,冷声问段南歌道:“你不是来谈婚约一事的?”

段南歌笑笑:“那件事自然也要谈,国公爷急什么?我来找国公爷提要求,怎么敢不带筹码?”

段南歌这话说得没错,若不是段南歌进门前就将与楚王的婚事提了出来,段弘是断然不会让她进门的,可当段南歌坐在段弘面前,大咧咧地说这桩婚事是她的筹码时,段弘却非常不高兴。

哪有女儿来跟父亲谈事情还要带上筹码的?这像话吗??

平复了一下心绪,段弘冷声问道:“你要提什么要求?”

眸光微闪,段南歌眼中的笑意更盛:“很简单,国公府小姐该有的待遇,我都要有,一样都不能少,国公爷若答应,我就将定亲的信物送给段子萱。”

那本是原主该得的,可惜原主懦弱,害得她还得花些代价才能讨回这些本该属于她的权利。

听到这话,段弘的眼中闪过一丝迷茫,片刻之后又泛起一丝寒光,但段弘掩饰得非常好,好到连看着他的段南歌都没有发现。

沉吟片刻,段弘又问道:“还有呢?”

“嗯……”段南歌秀眉微蹙,仔细想了想,片刻之后轻轻摇了摇头,“没有了,就这些。”

段弘错愕:“你要用与楚王的婚约,换这些原本就属于你的东西?”

段南歌一听这话就乐了:“呦,国公爷竟然知道这些原本就该属于我?”

段弘的面色僵住,狠瞪段南歌。

见段弘给气得面色铁青,段南歌扬了扬嘴角,故作哀怨道:“可惜啊,十年了,我在国公府里住了十年,别说是国公府小姐的荣耀,便是国公府的富贵,我也没沾上半分,我若不自己来讨,国公爷可还能记得还我?”

段弘目光冷冽,面色如霜:“今日起你搬到国公府西院的青竹居去住,为父会专门派人照顾你的吃穿用度。”

他以为他的女儿在国公府里会得到她应有的照顾,但似乎国公府里还有人并没有把他放在眼里。他的冷落是一回事,他女儿该受到的待遇是另一回事。

段南歌偏头思索片刻,似有顾虑般问段弘道:“青竹居离段大小姐住的地方远吗?”

段弘额角的青筋直突突:“你就是段大小姐!”

从进门到现在,这丫头一会儿一个“国公爷”,一会儿一个“段大小姐”,说得好像她自己不是段家人似的!

“不敢不敢,”段南歌连忙摇头,这下意识的动作却气得段弘肝疼,“青竹居到底离段大小姐住得地方远不远?若不远,那您还是给我换个地方吧,最好是换到她找不见的地方。”

段弘阴沉着脸瞪着段南歌:“国公府的密室隐蔽,你去住吗?”

“出入方便吗?”段南歌一本正经地看着段弘。

“……滚出去!”这丫头像谁?怎么这么会气人?

段南歌撇撇嘴,锲而不舍地说道:“可是段大小姐……”

“为父自有安排!”

将段弘的怒气视为无物,段南歌只要达成自己的目的就好:“那就多谢国公爷了。”

说着,段南歌从腰带里侧摸出一枚玉佩,扬手就丢给了段弘:“这是定亲的信物,国公爷千万收好,丢了可别来找我麻烦。”

段弘手忙脚乱地接住玉佩,瞪了段南歌一眼后狐疑地问道:“你把玉佩给了为父,就不怕为父食言?”

段南歌盈盈一笑,不以为意道:“国公爷好歹是将帅出身,我信国公爷的气度和信誉。而且国公爷既然这么在意与楚王联姻的事情,那就必不会做出惹贤妃不快的事情。我可是娘唯一的女儿,我若安好,还能凭着当年的交情在贤妃面前替子萱说说好话,可我若出了什么事……国公爷该知道,这门亲事对贤妃来说不过是个仁义的美名,国公府的势力在贤妃眼中又有多大的价值?楚王如今可是三军统帅,区区京畿十六卫,可入得了楚王的眼?”

段弘有从龙之功,是当今皇帝最为信任的重臣之一,这国公府也是皇帝一手扶持起来的,国公府最大的利用价值便是皇帝的信任,至于掌握在段弘手中的京畿兵力对统御三军的楚王来说不值一提。

段弘心中一震:“这话是谁教你的?”

“谁能教我?”段南歌撇撇嘴,“我若说是国公府的下人,国公爷信吗?”

眯起眼睛盯着段南歌打量半晌,段弘却什么都没看出来,段南歌脸上的笑容实在是无懈可击。

“你既然知道楚王势大,这桩亲事你就不想要?”

段南歌扬了扬嘴角:“我若想要,便不会拿来与国公爷交易。”

沉吟片刻,段弘扬声将国公府的管家喊来:“韩光。”

韩光是国公府的大管家,也是段弘的心腹。

一直待在偏房里候命的韩光应声而来,一脸忠厚的笑容:“国公爷有何吩咐?”

段弘揉揉额角,声音中透着一丝不易察觉的疲惫:“送大小姐去青竹居,好生安排着。”

“属下领命,”韩光这才转身看向段南歌,“大小姐,这边请。”

段南歌起身,身姿悠然地向外走去,一边走一边叨咕道:“别叫我大小姐,一听到这个词就以为是段子萱来了,怪吓人的。”

段弘听后嘴角猛抽,偏头恨恨地瞪了一眼段南歌的背影,气得不想说话。

要不是舍不得,他就打死这丫头!

听到关门声后,段弘瘫倒在椅子里闭目养神。

这十年,他将朝廷内外打理得妥妥当当,但他的国公府似乎并不如他想象中的那般安稳,国公府里的人也不如预想中的那样对他忠心耿耿。

半晌之后,段弘起身,龙行虎步地走出书房:“萧青呢?”

守门的侍卫先给段弘行了个礼,然后恭敬地答道:“萧统领将大小姐送来之后就离开了。”

国公府的“大小姐”之称似乎要归还原主了,他们往后可得注意着些。

“嗯,”段弘眯起眼睛望着远方,片刻后又道,“你们可知道大小姐之前住在哪里?”

点击继续免费阅读全本小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