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妖孽,惹火烧身

“啊——”帝茯苓吓得花容失色,抓起赤雷猫就怒摔出数米远。

洛飞月冲上前一看,本还有点气息的赤雷猫被这重重一摔,口鼻流血,没一会儿就上西天了。

帝扶摇半眯明眸,惋惜地叹了口气:“五妹,你好狠毒的心,我只是看这只小病猫火气太大,帮它放血祛祛火,你倒好,直接把人家摔死了,真是可怜。”

“我、我没有!是你,明明是你掐死的!”帝茯苓气急了解释。

帝扶摇摊手无辜地笑:“五妹,你忘了,我是零阶废材啊,可没那么大的力气摔死一头魔兽。”

帝茯苓百口莫辩。

“噗——”

契约兽死亡,宿主也难逃重创。

洛飞月猛地吐了几口血污,捂着胸口,脸色因为极度愠怒而气的铁青,“帝茯苓你记住,此事我绝对不会善罢甘休!”

说完,她头也不回怒气冲冲地离开了。

剩余的世家小姐眼看好戏落幕了,各自寻个由头也走了。

帝茯苓怒气冲天回头正欲发作,身后却空空如也,只剩下一地的鲜血和那头死不瞑目的赤雷猫尸体。

“帝扶摇你个贱婢,敢如此羞辱我陷害我,我定要你血债血偿!”

夜色浓黑。

从兽室离开后,帝扶摇神色平静,步伐轻巧穿过长廊,最后在花园里停下。

“你是变态么?”

清冷呵斥充斥着毋庸置疑的威怒。

“呵呵。”黑暗中传来一声戏谑玩味的笑。

帝扶摇半眯明眸,目光敏锐地巡音而去,果然在那巍峨的假山上瞥见一道修长挺拔的人影。

月光朦胧,依稀可见的男子悠闲恣意地坐在假山上,他居高临下,挺拨傲岸的身躯散发着一种君临天下的霸气,玄衣华服,玉带翩飞,举止矜贵优雅,只是那脸庞,隐在黑暗中,让人看不清。

帝扶摇大步走过去,两三下麻利地爬上假山。

“怎么,要上来教训我?”男子磁性邪魅的嗓音透着一丝慵懒的韵味。

“呵呵。”帝扶摇学着他语气轻哼一声,皮笑肉不笑说道:“老子不喜欢被变态居高临下的盯着看。”

尤其还是这种不知是敌是友的人!

夜重渊倒也不怒,反而挑了挑眉饶有兴味道:“雏雀虽小,胆子却不小。”

敢和他这种语气说话的人,早就化成一堆黄土了。

活着的人中,这小丫头是第一个。

“赤雷猫是你弄死的吧。”帝扶摇爬上假山后,对于身侧的人似乎没有任何防备,找个舒适的地便大咧咧坐下。

她可没打算掐死那只小病猫,顶多让那只小病猫受点内伤罢了。至于帝茯苓更是没那个本事,想来想去,也只有她在刹那间敏锐听到声音的主人了。

夜重渊邪魅妖孽的眼眸绽出一片兴味浓浓,语气含着几分森然:“女人太过机灵可是会惹火烧身的哦。”

“哦?”帝扶摇神色疏狂,揶揄一笑,“什么火,老子统统都灭了!”

夜重渊眉宇微挑,好个狂妄的女人!

帝扶摇话刚落,一抹高大阴影瞬间朝她压迫而来,犹如出鞘利剑。

他快手如电,她也不是吃素的,一早便有防御,长腿一扫,凌厉地袭向他挡下。

谁知夜重渊身形变化莫测,避开之际,那手掌突然啪地落在她的胸脯上。

点击继续免费阅读全本小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