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重生归来

何云汐全身都在发抖,明明是七月热夏,却让她感觉冷到了极致。

她浑身疼痛,早已没了力气。

大丫鬟紫衣看着趴伏在地上,满身血污的女子,脸上笑容不由更深了,

“何云汐,到现在你觉得还会有人来救你?”

她又向前靠近了几步,缓缓弯下身子,叫一旁的人停下了鞭刑,

“你们都出去,这里留我一个就好。”

一时暗室里面的人都散了干净,只剩下紫衣和被折磨的伤痕累累的何云汐。

“何大姑娘,是觉得昊少爷会来呢?还是觉得我能接你出去?”

“紫衣!你明明知道的,我跟凌墨轩什么关系都没有!你……你为什么要陷害我!”

紫衣轻笑一声,“何云汐,你还真是天真。”

何云汐适时闭上了嘴。

是,她怎么这么傻,到现在竟然还对着她的大丫鬟紫衣抱有幻想!

若不是面前这个如今鲜衣华服的女子,她又如何会现在这般躺在地上,任人欺凌。

想到凌子昊,何云汐心中恨意更甚。

这个忘恩负义的白眼狼,靠着她何家的势力终于如愿以偿成为了凌家大老爷的继承人。

在她怀孕的这些日子里,那个所谓的丈夫竟然一眼都没来看过她。直至她被紫衣陷害,他竟也是不查不问,直接把怀着五月身孕的她扔进了暗室。

这些她真心相待,付出半生的人,竟然一个个都恨不得她死!

何云汐狠狠握紧拳头,目眦尽裂,却忽然大笑起来,

“今天是君若莲的婚礼,跟你紫衣又有何关系?”

“表姑娘早已许诺我,若是我杀了你,那姨娘之位定也少不了我的。不止是你……”

紫衣似乎觉得这样还不够,她目光滑过何云汐的全身,最终落在了何云汐的小腹上,“还有你的孩子。”

“你们不能这么做!孩子是凌子昊的!他不会饶了你的……”

紫衣抬起脚,轻轻踩在了何云汐的肚子上,巧笑嫣兮,

“大姑娘,你这个孩子是您与姑爷小叔通奸的孽种,他怎么会让这孽种出生呢。因为勾引您,凌墨轩已经被凌家除族,从此凌家就是姑爷一个人的了。若是你乖乖的,我还能让你走的痛快点。”

何云汐一怔。

她与小叔的通奸竟然是子昊示意的,他为了除去凌墨轩这个嫡子,“通奸”这个罪名一石二鸟。

真是狠毒啊!

为了凌家家主的权势和他的最爱君若莲,他舍了他的发妻与未出生的孩子。

“不——”

何云汐只感觉肚子被狠狠踹了一脚,紧跟着便是钻心刻骨的疼痛,仿佛有什么东西正在她体内翻滚然后消逝,双腿间的衣衫瞬间便被下体流出的鲜血浸湿了。

“不!”何云汐终于大哭出声。

紫衣再不看她一眼,转身便出了门,放外面人进来的时候,还不忘吩咐道,“好好送夫人走。”

何云汐目光空洞,感觉整个人形神分离了一般,再感受不到身上被烙下的新伤。

是她认人不清。是她遇人不淑。是她所托非人。还害了爹娘与大哥。

若是有来世,她定要叫他们尝她的痛苦,不,应是百倍千倍之痛!

“孩子、爹、娘……母亲我这就来陪你……”

何云汐轻轻呢喃了句,便缓缓闭上了眼睛。

翌日,窗外已是一片亮色,清风轻抚,滑过床前帷帐,缓缓吹过何云汐的脸颊。

何云汐满头大汗,被这风一吹只觉得舒服异常,仿佛全身都放松了般,过了好片刻才慢慢睁开眼睛。

她的大脑并不清醒,她迷蒙着双眼,向四周望去,只觉得像做梦一般。

周遭熟悉的场景,不正是梦里经常出现的她尚未出嫁前在何府的闺房。

随着意识的慢慢回拢,何云汐才猛然意识到,似乎哪里不对,她现在不应该是死了吗?

她咬着牙,忍着全身的酸软,从床上爬了起来。屋中精致的装饰和摆设在烛光下被镀上了一层细腻的柔光,熟悉的景致叫她不由湿润了眼眶,这里……竟然真实的叫她不忍触碰。

“姑娘!感觉好点了吗?”

凭玉坐在一旁打了半天瞌睡,见何云汐坐起了身,一咕噜爬了起来,将置在一旁的药也一并端了过来。

何云汐接过药碗,摸着手中这温热的温度,一时泪流满面。

转眼已过了三日,何云汐的身子才慢慢调养过来。

而也正是这三日在何府的日子,让她更加确信,这不是梦,她真的回到了自己十四岁的年纪。她还记得那年自己贪玩,外面下着雨还偏要出池塘边看那尾放进去没多长时间的金色鲤鱼。别人劝不过,她便趁着人们都不注意的时候,自己跑了出去,当夜便因着淋雨发起了高烧。

只是她如今再想却觉得自己大抵是烧糊涂才出了幻觉,那紫衣在这时候,应该还没出现才是。春日的上午阳光都透着暖意,洋洋洒洒铺了一身。何云汐坐在树下,借着天光翻看着手中的诗集。母亲君氏方才去屋中寻她没寻见便也一并出了来。

“你这孩子,病还没好多久,便又跑出来了……”

君氏知道自家女儿性子跳脱是个坐不住的,以为又跑到哪里去玩,反倒在院子中看到何云汐端端坐着在看诗集,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娘亲,”何云汐听见君氏的声音,才抬起头甜甜笑了下。何云汐若不是因为早年父母双亡,又怎会一直被君若莲欺压。再见到娘亲怎么可能不让她倍感珍惜。

“我左不过是出来晒晒太阳,屋里面太闷了。再说如今我的病也是好了的。”

君氏见何云汐一场大病反倒叫人收了性子,也不由的笑笑,摸摸她的头说,“出来吹吹风也是好的,如今的风已然暖了起来。怎么不见凭玉?”

“我打发她去小厨房拿些茶点过来,”何云汐说道:“娘亲这急匆匆的来是发生了什么?”

君氏一拍额头,“瞧我这记性,你舅舅方才递书信过来,若莲要在何府小住几日,你不是一直想要个玩伴吗?娘亲给找一个来陪你。”

知道内情的何云汐不由在心中翻了个白眼,哪是几日,一年半载也不一定会回去才是。

君若莲正是君府的嫡姑娘,但是自幼没了娘。舅舅原本家中便有两个侍妾分别生了一男一女,对君若莲便不冷不热的。后来没多久又娶了继室,君若莲在家中更是没有了落脚地。正让她养成了外表懦弱,内里却心机颇深的模样。

前世何云汐便是被她的外表骗了,才一直信了她,谁知她竟然害了哥哥,还勾搭上了凌子昊。

在君府身份尴尬的君若莲恨不得早早跳出那个地方,来何府确实是个好选择。何云汐直到现在才看清这个年仅十二岁的小姑娘,年龄不大心机已经这样深,连退路都为自己铺好了。

“那再好不过了!”何云汐心中冷笑,既然要来,那便来就好,“表妹可是到了?”

“方才刚进门,原本想叫个小丫头来寻你,她找你不到,我才亲自来的。”

君氏这般说完,却噗嗤一声笑了,

“都以为你野到哪里去了,谁知竟在这里躲懒。女孩子,静一点好!”

何云汐便亲昵得挽着君氏的手一并向外厅走去。

她可是等不及要见一见这一世的君若莲了呢。

点击继续免费阅读全本小说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