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茶包有毒

“姑娘,啊呀,姑娘,额头怎么这般烫!”

恍惚间何云汐似乎听见了凭玉的声音。

她发烧了吗?

真好。

一连好几日何云汐一直不怎么吃饭,几乎吃了便吐。高烧反复,一直不退,整个人都恍恍惚惚的。即便请了大夫也没瞧出来旁的问题,叫君氏急得不行。连最近忙得脚不沾地的何宏兆都推了差事,赶回来看自家的宝贝女儿。

“汐儿,前几天还好好的,这是怎么了?”

何宏兆接了消息惊的不行,赶到晴芳阁便将一众丫鬟骂了个狗血喷头,见何云汐悠悠转醒才赶忙来到床前。

“爹爹……”

何云汐烧得迷迷糊糊,但她尚且记得自己为什么要生病。她抬起手扯住何宏兆的衣袖,

“爹爹,我好怕!”

“汐儿不怕!大夫呢!都死绝了吗!”

何宏兆被气得不行,一脚便将放置在床边的绣敦踹翻在地。

“爹爹,不要走!”

何云汐装作毫无意识得重复着这句话,叫何宏兆心疼得不行,直俯身在何云汐耳边轻声哄着,又亲自为她换了一条额上的方巾,这才被君氏拉出了门。

君氏将何宏兆拉出来,便再忍不住,靠在他肩上抽泣起来,

“汐儿这是怎么了,总也不见好……”

何宏兆虽也心中焦急,却也是没辙,

“我连番的递帖子请太医,已是惊动了皇上。今儿下了朝皇上还特意问我府里还好,我便如实相告了。皇上恩准我待得汐儿病情稳定之后再上路。”

说着他又长长叹了口气,

“只是汐儿这病却也来的蹊跷。”

“大夫们都瞧过来了,不过是普通的发热,这般再拖两日却是要不好了……”

君氏又小声啜泣起来。

何云汐在内室将两人谈话听了个一清二楚,听到何宏兆说近日并不用远行,心中便是一松,紧跟着便睡着了。

再醒来已是天色大亮。何云汐终于安了心,这一觉也睡得极为舒服。

君氏见何云汐转醒,连忙摸了下她的额头,轻声问道:

“汐儿昨日便没吃东西,可是饿了?”

何云汐点点头,

“娘亲,我想吃天香茶做的糯米茶包。”

君氏一愣,听见何云汐想吃东西,心中大喜。

只是这天香茶可是每年何府下面庄子里要上供给朝廷的,一年便也就那么一点,金贵的紧。只是这茶近日堪堪产下,儿子何邵谦便是去办此事,尚还未回府。

然而君氏又看见何云汐病得已经消瘦不少的小脸,心脏一阵抽痛。

“娘亲这边去给你做。”君氏连忙迭声答应。

何云汐静静望着君氏转出了门,又轻轻闭上了双眼。

她心中想到,哥哥应是快回来了吧。

上一世便是这次上供的茶叶出了问题,连累了哥哥许多。到后来虽是查清楚了,为哥哥洗刷了冤屈,但也落得了好几年牢狱之灾。

何邵谦并不知道妹妹已是生病多日,他在庄子里监督着新茶采摘,直到这新茶被分装好,他才装了车,自己亲自押送回到府中。

凌墨轩听说何邵谦回了府,知道是新茶被运了回来。他亲姐贤妃便十分喜欢这茶,每年何府进贡之前,他都会先讨要一些,给自家姐姐送去尝一尝鲜。毕竟当今圣上宠爱贤妃,便也不讲明,有时去到贵妃宫中还会讨要上一两杯,自有一番闺中情趣。

凌墨轩与何家大公子是好友这事,在京城并不是什么新闻。他听说何邵谦回来了,想着二人多日未见,便递了帖子,过府来叙,也顺便来讨几盒茶。谁想却正巧碰见君氏央着何邵谦先拆一盒天香茶给妹妹做糯米茶包。

凌墨轩听到这个,不觉暗自凝眉。在他印象中那个颇为灵秀的姑娘并不是这般不懂事的,直觉让他觉得她定有他意。

“这分明就是胡闹!”

何邵谦听罢,眉头不由得皱了皱,刚想拒绝,君氏却先红了眼睛,将何云汐近日的状况说了一遍,眼泪已是忍不住流了下来。

凌墨轩原本还因着避嫌,远远站着,听到君氏说到何云汐,他不由竖起了耳朵,直到听见君氏说何云汐身子依旧不爽利,他便再忍不住,向前靠近了几分。他心中清楚的紧,何云汐为何会生病。他不由得想起那夜自己看到的事情,显然是她有意而为之。

不是何云汐这病不容易好,只是她不想让它好罢了。

“何姑娘如今还好?”

凌墨轩蹙眉。

凌墨轩只觉得自己这几分情绪来的十分奇怪,脸色便有些不好。落在君氏眼中,便觉得是自己失了礼数,她有些尴尬,便住了嘴不再多说,擦了擦眼泪,定定看着何邵谦,目光中带着哀求。

何邵谦见到母亲这般模样,心下一痛,于是支人去拆了一盒天香茶,向凌墨轩告了罪,直说一会便差人送茶过来,这才跟着君氏一并去了后院。

何云汐要的茶包是君氏亲自做好后从小厨房端过来的,何云汐看见盘子中小巧精致的糯米茶包,不觉眉开眼笑,连带着脸色也好了几分。

“你呀……”

君氏点了点她的额头,刚想说话,却被另一个声音打断了。

“表姐在吃什么呢?这般香甜……”

君若莲笑着说,便打帘子走了进门,冲着君氏和何云汐见了礼。

“这是你表姐小时最爱吃的,莲若也来尝尝,看看姑姑的手艺如何?”

君氏笑着冲君若莲招了招手。

“定是好的,看着都叫人有……”

君若莲话还未说完,就看见何云汐脸色一变,一把丢了茶包,趴在床边忍不住干呕起来,直到何云汐偷眼瞧着那糯米茶包被君若莲的小白狗叼走才又坐起了身。

君氏虽然心疼何云汐,但也被她折腾的不轻,脸色有些不好,看着何云汐又是恼又是心疼。

君若莲惯会察言观色,便安慰道:

“姑母何要生气,表姐也是生病才这般如此,平日里您也是知道她的性子的……”

何云汐看着君若莲装模作样,心中固然不快,还是冲她虚弱的笑了笑:

“谢谢表妹,我确实是身子不适才……娘亲……”

她抬手抓住君氏的手,目光却定在君若莲身上,心中冷笑。

院子忽然传来一声尖叫,紧跟着便有一连串脚步声从远及近。

何云汐几不可闻得勾起了唇角。

“夫,夫人,不好了!”

但见一个丫鬟冒冒失失闯了进来。

“说什么呢!什么好不好的!”

君氏怒道,那小丫鬟被吓了一跳,连忙跪下来不住磕起了头。

“娘亲……且听听她说了什么。”

何云汐连忙止住那小丫鬟的动作说道。

君氏脸上不好看,“好好说话。”

“奴婢不是故意的……只是……只是表姑娘带过来的那只小白狗方才忽然倒在了地上,奴婢怕出了意外,过去一看……发现那狗已经死……死了。”

她断断续续得说完,有些忐忑的看了一眼君氏,却不小心对上了君若莲的目光,那双眼睛里竟充满了恨意,叫她身子一抖,脊背上不禁流出了冷汗。

君氏面沉如水,还没开口,便听得身旁传来一阵压抑的哭声。

“雪团……雪团是娘亲留给我我的……呜呜呜……”

君若莲已经哭得泣不成声。

“可怜见的……”

君氏听到这里哪还顾得上狗,连忙将侄女搂进怀中,细细安慰。

“表妹,节哀顺变。”

何云汐说着这话,心中却是冷笑,若不是因为这只被主人宠的上天了的狗,前世的君氏也不会被冲撞得流了产。

“表姐……可是雪团死了。”

君若莲目光不由转到了何云汐脸上,恨意一闪而过。

“好好的怎么就死了呢?”

何云汐摇了摇君氏的衣角,“何非……何非方才那只糯米茶包有毒?”

君氏之前还搂着君若莲,眼眶红了一圈,何云汐话音刚落,她脸色猛然一变。

那糯米茶包之前可是差一点就入了自家宝贝女儿的肚子!只是怎么可能,那糯米茶包明明是自己做的,并未假借他人的手……

何云汐看到君氏面上迟疑,便小声说道,似是自言自语一般,

“茶包是母亲亲手做的,糯米定然不会被做了手脚,那茶叶……”

“汐儿在说什么呢?”

何宏兆正好走了进来,看着房中一众人的模样,眸光闪了闪。

何云汐抢在君氏之前把事情说了一遍。君氏毕竟是内宅的妇道人家,想不到那么远,但何宏兆却不是,他听完便觉得事情不简单,叫何云汐好生静养,便脸色阴沉得出了门。

点击继续免费阅读全本小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