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他竟起了那种反应!

深夜。

帝豪别墅。

偌大的婚房只开着一盏橘黄色的壁灯。

浴室传来哗哗的水声,磨砂玻璃隐约拓出男性健美挺拔的身体轮廓。

姜绾坐在火红色的婚床上,白皙的手情不自禁地揪紧被单,触目所及皆是深红的玫瑰花瓣,热烈而喜庆。

今天,是她大婚的日子。

她嫁给了暗恋八年的男人。

沈靖霆,沈氏商业帝国的太子爷,整个夜城身价最高最英俊的男人。

婚礼盛大无比,宾客囊括整个上流社会,外界传言,沈家男人各个体弱多病,活不过三十岁。

可即便如此,名媛千金们仍然个个羡慕这沈家少奶奶的名头。

姜绾局促不安地半坐在床沿,手脚都不知该往哪儿放。

她在害怕。

因为沈靖霆要娶的女人根本不是她,她不过是妹妹姜蔓的替代品。

“咔嚓——”

门响,他出来了。

姜绾心跳漏了一拍,掌心里那一小片被角快要被攥破,指关节因用力而变得青白。

沉稳有力的脚步声越来越近。

她不敢抬头往上看。

可是沈靖霆强大的气场侵袭而来。

“抬头。”男人嗓音冷厉而低沉。

淡淡的药香和酒精混合的味道窜入鼻翼。

光影下,他英俊深邃的眉眼轮廓如刀割,棱角分明的下巴刚毅又性感。

他半眯着眼眸,只在腰间围了一条浴巾,伸出食指轻挑她的下巴,眸光深沉笼着她,“蔓儿,你不开心?”

“没、没有。”姜绾慌乱地摇头,听到他喊着姜蔓的名字,心里一阵苦涩。

沈靖霆温热的气息喷洒在她耳畔,“那我们试试看。”

他对女人没兴趣,很可能不能给她正常的夫妻生活。

想到蔓儿委曲求全嫁给他,心头越发疼惜,沈靖霆扣着她的腰肢直接便将她强势的压进床榻。

大掌撩起了她的真丝睡裙,在她光滑柔软的肌肤上摩挲。

姜绾来不及开口,便被他堵住了双唇。

身上的温度越来越高,却始终微微绷直,不敢有任何回应。

许是她在的反应太生涩!

沈靖霆只觉得一股陌生的热流直窜而起,那汹涌澎湃的情潮翻滚。

他蓦地睁开眼,英俊的眉心狠狠地蹙起,停下了所有动作,审视着她,“你不是蔓儿。”

姜绾吓得脸色惨白,整个人都慌了!

他发现了,她是个冒牌货。

她究竟哪里做错了?她和姜蔓明明长的一模一样。

“说!你是谁?”沈靖霆语速未变,狭长凤目却骤然迸发出阴鸷的光芒,紧紧攫住面前这张跟姜蔓一模一样的面孔,怒火中烧。

姜绾红着眼框想要逃离,却说不出一个字。

父亲的警告言犹在耳,“要是完不成任务,就死在沈家吧!永远也别想认祖归宗!”

“装哑巴?再不回答我就通知姜家来给你收尸!”沈靖霆脸色阴沉,抬手拧过她纤细的脖子,强迫她与自己对视,嗜血的眸子乌云密布。

姜绾惊慌失措的摇头,咬唇祈求沈靖霆高抬贵手,“不要,我……我是、姜蔓的姐姐,我是姜绾。”

沈靖霆不悦的颦眉,“蔓儿呢?!”

姜蔓是姜家独女,哪门子冒出来的姐姐?!

姜绾破碎着声线妥协,“她逃婚了。”

“不可能!”沈靖霆狠戾地盯着她,不肯信,“谁派你来的?你把她藏哪儿了?!”

姜绾攥紧拳心,“我真的不知道。”

沈靖霆苍劲的手指几乎捏断她的脖子,“一句不知道就想打发我?你是不是想整个姜家都跟着你陪葬?!”

姜绾死死撑着身体爬起来,难堪的遮住自己身上的裙子,狼狈的跪在沈靖霆脚下,“不是,不,沈先生,父亲让我替嫁真的是情非得已,没了沈家的资金支持,姜家就毁了,你能不能先将就一下,我保证等姜蔓回来,我会把沈家少奶奶的位置还给她。”

“将就?”沈靖霆冰寒冷漠的黑眸居高临下睥睨着她,轻笑,修长的指尖挑起她的下巴,“凭什么?”

姜绾心里咯噔一下,呼呼往下坠。

她怎么忘了,眼前这个男人,是S市说一不二的太子爷。

人人都说他乖戾嚣张,心狠手辣。

可她不信他会如此冷血。

“沈先生,没有沈家的帮助姜家就完了!!”姜绾红着眼睛求他。

沈靖霆深重的眉眼里有翻滚着巨浪,他紧绷着下颚,怒火中烧,狠狠地一脚踹出去,“滚!”

婚房里闹出这么大的动静。

早就惊动了楼下的佣人们。

管家周叔毕恭毕敬的守在婚房门口,吓得大气都不敢出,“少爷,您怎么了?”

沈靖霆的脸色比墨还黑,“通知法务部,追回三亿聘礼!沈家少夫人姜蔓离奇失踪,姜家骗婚,里面这个女人只是个冒牌货!”

“是。是少爷。”别墅的管家周叔吓得脸色都白了,一分钟都不敢耽搁,赶紧下楼打电话。

姜家真是不想活了,竟然敢送来个冒牌货欺骗三少!

可今天的新娘,明明长的跟少夫人一模一样。

姜绾慌乱无措的想要追出去阻止。

如果联姻的事情真被她搞砸了,父亲绝对不会再给弟弟治病。

如若因此让姜家遭上官司,那她就成了姜家的罪人了!

“沈先生,我错了!求求你,你饶了姜家吧!”

但是沈靖霆根本不给姜绾机会,狠狠地一脚踹出去!

“不要!啊!”

姜绾一个踉跄便直接顺着楼梯栽下去。

巨大的撞击声,打破了夜色下满眼的喜庆。

“少爷!”管家惊呼。

沈靖霆居高临下站在旋转楼梯上,漆黑无边的双眸睥睨而下,嗓音冰冷如地狱的钟声,淡漠到不近人情,“让姜家来收尸。”

“是。”管家战战兢兢。

“封锁消息,今晚的事谁都不准说出去!”沈靖霆冷声警告,视线落在地上的女人身上。

女孩已经昏过去。

睡裙上全都是血,脸色惨白,那同姜蔓如出一辙的容颜在灯光下,凄美动人,可是沈靖霆却没有动一丝一毫的恻隐之心。

他冰冷的眼底波澜不惊,让人绝望。

如果不是她刚刚突然勾动了他欲望,他不会发那么大的火!

连平日里蔓儿都唤不醒的身体,凭什么这个冒牌货,不费吹灰之力便可以?!

……

点击继续免费阅读全本小说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