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1章 婚礼

婚礼现场,宾客云集。

长长的红毯上,两边摆满了香槟玫瑰,美轮美奂的像是一场童话。

而最让人惊讶的不是现场的布置,而是红毯上走着的,竟然只有新娘一人!

阮歆穿着白色拖地的婚纱,腹部高高隆起,已经是六个月的身孕了。

前边有一对花童在撒花,而后边只有她自己孤身一人走过这漫长的红毯。

红毯的尽头,没有新郎。

下边一阵唏嘘,宾客都惊诧的互相看。

这是怎么回事?

今天这个新郎才应该是重头戏,听说那是薄氏的总裁,也听说他年纪轻轻的就迅速在商界占据一席之地。

也听说,他似乎原先是薄家的私生子,但是现在建造起来的商业帝国,远比薄家更厉害。

但是,人呢?

下边的声音嗡嗡的,都传到了阮歆的耳朵里。

难堪、羞辱。

无数的情绪交织,可她却依旧维持着最后的骄傲,下巴高高扬起,自己拽着婚纱,每一步都走得平稳。

就在婚礼前一秒,她接到了消息,是薄靳安的,只有冷冰冰的四个字——

我不来了。

简单的像是一场闹剧,这可是婚姻大事,又不是吃饭约会,怎么能说来不来。

可偏偏短信之后再也联系不到人了。

他在恨她,她一直知道。

原本这场婚礼,她是真的存了点期待,希望这段感情真的能够百年好合。

可如今看来——

走到红毯的尽头,司仪疑惑的问:“新郎呢?”

“不知道,他不来的话,那就继续吧。”阮歆说。

下巴绷紧了,后槽牙咬着,生怕稍微一松懈,眼泪就从眼眶里掉出来。

底下的视线像是尖锐的刀子,全对着她的肚子来。

六个月的身孕,她比普通人的肚子更大,因为是怀着双胞胎的原因,很多人嘲讽她是先上车后补票,但是更多的是歆羡。

可如今看来,这歆羡的似乎早了点。

司仪干巴巴的按照程序开始走流程,显得像是小丑一样。

噗嗤。

不知道底下谁笑了一声,紧跟着底下的骚动更大。

“人呢?新郎呢?”

阮爸爸坐不住了,大步上来,低声质问,脸色漆黑。

“他不来了。”阮歆有些难堪的低声说。

“胡闹!”阮爸爸脸色更难看,抑制着怒火说:“他这就是故意报复!”

“还结什么婚,走!跟我回去!”

阮爸爸伸手要去拉她。

大屏幕上忽然自动开始播放视频。

视频上的人,赫然就是婚礼消失不见的——薄靳安!

“爸!”阮歆率先发现这个,她手指颤抖的攥住爸爸的手腕,脸色苍白的看向视频。

视频上的人恰好在此时笑了笑,那双深黑的眸子里像是天生带着情意,眼尾却又带着讥讽的寒凉。

“新婚快乐,我的新娘。”

他的嗓音一如既往的好听,甚至声音还带了点上扬的弧度,似乎心情格外的好。

阮歆的心里咯噔了一下,有些不祥的预感。

“关了视频!”

她厉声道,当机立断的让负责这个的人员关掉。

但是不等关掉,薄靳安继续说:“下边是我送给你的新婚礼物,希望在这么神圣的一天里,你能够喜欢。”

屏幕闪动了几下,很快切换到了视频。

先看到的就是衣冠不整的阮歆,惊恐的坐在床上,而旁边是两个男人,虽然都打码了,但是不用动脑子都能猜测的出来。

轰然的一下,阮歆的脑子里像是炸开了一样,一片空白!

这是一年前的事情,一年前她被灌醉差点被奸污的时候,好在被人救了,没酿成过错。

但是谁也没想到媒体会出现,明明没发生什么,但是一旦被捕捉到消息的话,就会被无限的扩大,也会被认定宣传成出事了。

恰在此时,薄靳安出现,帮她挡住了所有的流言蜚语。

那时候她还年轻,不懂得那笑容背后的含义,当时她满心感激的时候,薄靳安只是凉薄的笑了笑。

“谢什么,只是不到时候。”

如今过去了整整一年,她才终于明白,什么是时候。

视频被后台操控的人关掉,但是刚才那一幕的冲击,已经造成了喧哗。

下边几乎沸腾。

天大的瓜!

怪不得婚礼新郎官不来,原来是新娘子出现了问题。

“这肚子里的孩子,该不会也是别人的吧。”

“那可说不准,不然的话怎么新郎会做出这样的举动呢,啧,真是作风乱啊。”

阮歆几乎站不稳,腹部阵阵的疼痛让她几乎站不稳,额头上已经开始往下流汗了。

“我不要在这边了,爸爸。”

“带我去医院,快。”

阮歆眼里的泪水止不住的往外流,弯腰扶着腹部疼的干呕,声音期哀绝望。

眩晕来的太快,阮歆几乎站不稳了,眼前忽然发黑,她下意识的捂住了腹部,再就不省人事了。

……

“歆歆?”

阮歆撑着眼皮睁开眼,看到的是刺眼的白色墙壁,还有一束——香槟玫瑰。

她下意识的尖叫了一声,惊恐后紧跟着就是愤怒和难受。

“没事了,歆歆,别怕,别拍,爸爸在这儿。阮爸爸眉眼带着倦怠,皱纹都深深的皱在一起,轻声的安抚她。

阮歆这才回过神来,茫茫的看着眼前的人。

眼泪忽然哗的一下子落下。

那是她最不可触及的疼痛,却被用这种方式揭开展现在所有人的面前。

疼的彻骨。

医生进来,低声叮嘱:“这段时间千万不要情绪激烈,本来就是打保胎针才好转点的,再这样的话,按照你的身体素质就不好说了。”

“尤其是你还是双胞胎,危险更是大了,就像是今天,都见红了,这不是胡闹吗。”

每个字都在狠狠地撞击着她的耳膜,她手轻轻地搭在腹部,嘴唇有些干裂苍白,动了动没说话。

在医生准备推开门走的时候,她才忽然抬头问:“医生,我这次如果不要的话,以后真的没法再有了吗?”

医生在门口顿了顿,“你的身体状况,再有下一次的话,别说是小孩了,可能连大人都会出问题。”

点击继续免费阅读全本小说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