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2章 受害者

这一句话说的清楚明白。

阮歆攥紧了床单,疼的像是有高电流通过,四肢都是撕裂的彻骨的疼。

“当初说不让你接触他你不听,你看看你从穷小子把他扶持起来,他现在是怎么报答你的。”

“这简直就是反咬一口……”

阮爸爸的话说到一半骤然卡住,阮歆此时已经泪水止不住的往下流,却还是极力的咬着下唇强撑着。

“爸爸,我要去找他。”

“胡闹!医生说的话你是一点都没听到!”

可阮歆情绪激烈,执意要下床,被阮爸爸怒吼一顿:“他现在有空搭理你吗,但凡有点心思的话,会在婚姻大事上开玩笑吗。”

阮歆一下子僵硬住。

“爸爸。”

她眼睛通红带着血丝,可平静的却有些异常,“我总得知道个缘由,就算是死的话,也得死的清楚是不是?”

阮爸爸终于妥协。

薄氏集团内。

一叠报纸放在桌子上,特助低声说:“薄总,按照您的吩咐,都完成了。”

现在几大主流娱乐新闻媒体,全都是刊登了这个爆炸性新闻。

似乎一夜之间,所有人都知道了有阮歆这个人,也一瞬间知道了这个荒唐的闹婚。

“那我就先出去了。”

特助看着那颀长的背影,沉默了许久,才开口说。

在出去之前,听到冷淡的嗓音:“她呢?”

声音很轻,轻的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特助微微一愣,下意识的问:“您是说温小姐?”

可转念一想也不对,恍然明白过来,急忙补充。

“阮小姐已经送到医院去了,好像是有点先兆流产,安排的律师很快就会找她谈论离婚的事情。”

“嗯。”

特助忍不住抬头看了一眼,看到的依旧是冷冰冰的背影,似乎毫不在意,可似乎不是这样。

想了想,最后还是离开了。

谁会相信,这一场荒诞的婚礼,原本就是有实无名,只差一场婚礼,根本不是所谓的未婚先孕。

屋内静寂的连呼吸的声音都听的清楚,薄靳安垂眼看着一侧的手机,上边明明灭灭的在闪动。

已经是有23个未接来电的,全都是来自一人。

他唇角讥讽的弯了弯,神情晦涩不明。

薄氏楼下。

软歆站在前台出处,却有人挡着不让她进。

“总裁今天不在,阮小姐要不您过几天再来?”

语气虽然是小心翼翼的,但是周围那些视线却都是看热闹的赤裸。

阮歆情绪一乱,腹部就跟着一阵抽痛,似乎有点——胎动?

她下意识的轻抚了几下腹部,绷紧下颌骨,迎上所有的视线,一字一句道:“是不在还是不想见?”

嗓音温和,但是每个字却锋锐无比。

前台支支吾吾说不出来。

外边的媒体不知道是得到了消息,还是蹲了很久,几乎在她进来的同时,就拥挤进来一些记者,纷纷对准了她问问题。

毕竟那场婚礼可真是举办的全城瞩目。

“阮小姐,您肚子里的孩子真的是薄氏总裁的吗?”

“婚礼上的视频是真的还是假的?”

每个犀利的提问,都在无时不刻的提醒着她当初发生的一切,她仓皇的后退几步,极力想要避开那些拥挤的记者。

在躲避的时候,眼角的余光恰好看到外边。

一辆黑色的车停在外边,刚才弯腰进去的人的侧脸,分明就是薄靳安。

脑子嗡的一声,几乎在瞬间,她想都没想的推开记者,一边说着抱歉,一边仓促的往门口去。

她今天无论如何,必须都要问清楚了。

记者被保安暂时的控制住,一个漏子,恰好让她从人群中挤出去。

车还没开走,窗户才摇上了一半,露出的是俊朗的侧脸,他带着墨镜,看着一如既往的矜贵和倨傲,周身尽是一片凉薄冰冷。

相比较她,刚才的拥挤下,本来苍白的脸上更是血色全无,那张巴掌大的脸,显得她的眼睛更是大而圆滚,眼尾通红的像是兔子望着车内的人。

“为什么?”

她千里迢迢的跑来,甚至不惜捂着腹部跑过来,为的就是这三个字。

阮歆的牙齿在打颤,狠狠地抑制住眼里奔涌的泪水,死死地盯着车内的人。

她怎么也想不通,前一天还温柔的陪着她试婚纱的人,单膝跪下给她穿鞋的人,怎么会翻脸的那么快。

“为什么?”

车内忽然一阵轻笑,薄靳安摘下墨镜,那双深邃的眸子看着她,似笑非笑的说:“理由多的是,阮小姐想听什么?”

一个轻飘飘的‘阮小姐’,疏离凉透,彻底的打翻了她的念想,那一瞬,她震惊不敢置信的看着他。

“比如说。”薄靳安似乎丝毫没感觉出来自己的过分,那冰冷的视线落在她的腹部,嗓音不高不低的:“在你遭受过侵害之后,怎么判断这孩子是我的不是别人的。”

“你怎么能说这样的话?!”阮歆牙齿在打颤,“当初根本没发生任何的事情,不是你来救的我吗!”

他怎么可以!翻脸不认人呢!

薄靳安脸上没任何的变化,只是笑了笑:“比较起来这件事情的经过,结果还重要吗?”

他下巴似有深意的抬了抬,说:“至少对那些人来说,光是有这样的事实就够了,孩子是谁的还重要吗?”

“待会我的律师会来找你谈论补偿和离婚的事情。”薄靳安在窗户摇上去之前淡淡的说。

车子发动,他似乎想起来什么,补充的说道:“当然,这补偿的是我,毕竟我算是这件事情的受害者。”

车子轰然离开。

阮歆站在原地,脸色逐渐的变得煞白。

她紧跟在后边跑了几步,却赶不上记者的速度,很快被那些记者重新的围住,问题也比刚才更加的尖锐犀利。

车子开出去很远,薄靳安只回头看了一眼,只看到阮歆失魂落魄的任凭人群的拥挤,似乎孤独又可怜。

他薄唇抿紧了,眉头微微皱起,没说话。

前边司机却感觉出来这样的低气压,低声的询问:“需要回去吗?”

却不知道触及到哪个逆鳞,只见他方才还有些恍惚的脸,瞬间变得黑沉,“不用。”

点击继续免费阅读全本小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