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蠢到净身出户

对于这个继女,黄国月真是越来越看不懂她了。

夏妤晚小时候还是很乖巧的,像个傻子一样的任由她摆布,后来上了初中,进入了叛逆期。

如同逆风而长的春笋一般,有了质的变化。

迟到作弊、打架斗殴……每天都要闹出点幺蛾子。

更是处处与她作对。

偏生她还要维持着自己一贯的“贤妻良母”名声,又不能光明正大的针对她,憋屈十足。

“晚晚啊,你和傅爷好好的,怎么就离婚了呢?唉,你这孩子也是的,太冲动了,放眼整个A市,你去哪里找第二个傅觉深啊!”

黄国月一屁股坐到了她身旁,面上带着一丝惋惜的说道。

“还不是她水性杨花的出轨别的男人,我要是傅爷,我也不稀罕她。”

夏秋雪小声的嘀咕道,声音清晰的传入夏妤晚的耳朵里。

后者抬起头,冷冷的看了她一眼,讽刺的笑了,“夏秋雪,你哪只眼睛看到我出轨了?”

被她的气势吓到了,夏秋雪低下头,声音小了许多,“我……报纸上都写了,你还敢狡辩……不要脸。”

“记者惯会捕风捉影,反正我没有,也不想解释。我和傅觉深离婚到是事实,你们还有什么想要问的?没有,我就上去睡觉了。”

昨晚想了半宿,她现在可困死了。

真离婚了?

这母女两人的心里是又喜又忧,之前听说傅家来提亲的时,夏秋雪可是钻尖了脑袋的想要代替她嫁过去。

期间还企图败坏她的名声,让傅家那边打退堂鼓。

好在傅老爷子坚持,这才没有让这对母女的阴谋得逞。

夏妤晚成为了高高在上的傅太太,霸占了那个A市人人仰慕的高岭之花,让无数名门千金都嫉妒得眼红。

夏秋雪更是认为自己丝毫不比夏妤晚这个废物差,所以在婚事敲定的时候,她当场就气晕了过去。

现在两人离婚了,夏妤晚成为了人人唾骂的弃妇,她当然很开心。

可这样一来,夏家就失去了傅家这棵大树的庇护,无疑会对家族带来很大的影响。

虽然这些年来傅觉深对夏妤晚不好,可是夏家依仗着傅家的势力,在这几年中也获得了不少的好处。

夏妤晚不觉得自己有欠了这个家什么,相反,他们当初喊着天价聘礼,像是卖女儿一样的行为让她伤透了心。

婚后就鲜少回来了。

感情?

他们配吗?

黄国月也很快的回过神来,按照傅家那么有钱的架势,这离婚了估计也分得了不少财产吧!

少说,也是好几个亿。

想到这,她的眼底闪过一丝贪婪之色,清秀的面容上浮现出一丝讨好的笑意。

“那个晚晚啊,离婚就离婚了。没事,不过,你分了多少财产啊?傅爷没有为难你吧?”

呵呵,果然如她所料,黄国月就是冲着钱来的。

她这也太心急了一点,这才刚离婚第一天!

夏妤晚对她笑了笑,那张明媚的小脸上带着一丝“楚楚可怜”。

“傅爷他为来了给自己女人铺路贬低我,我心想啊,我好歹是夏家的千金,怎么能那么没有骨气。所以在离婚的时候,我选择了净身出户了。”

啥?

净身出户!!!

意思是,一分钱都没有分到?

黄国月母女当即就震惊了,目瞪口呆的表情真是看得夏妤晚心里爽快极了。

想要钱?

做梦去吧!

别说没有,有——也不给!

黄国月气得笑容都僵住了,心里一股子怒火蹭蹭直冒。

骨气是什么东西?

能吃吗?

哪里有钱来的实在!

夏妤晚这个蠢货,就这样白白让人家睡了三年,一分钱不要……

真想用菜刀劈开她的脑袋看看,里面装的到底是不是草?

“你们这样看着我做什么?要是不信,可以去查看一下我的银行账户,确实没有一分钱。”

她在傅家的三年里,有吃有住的,需要用钱的地方不多。

“我怎么就生了你这么一个没脑子的东西!和你那个妈一样!”

门口处,突然传来了一记怒喝声。

震得房屋都都抖动了几下,天花板上的水晶吊灯发出一阵闪烁的光芒来。

有些晃眼。

夏妤晚不由得眯起了眼睛,看向了来人。

快一年多没见了,夏建刚同志好像又发福了一些,啤酒肚以肉眼可见的弧度将蓝色衬衫凸了一块起来。

骂她的时候那圆嘟嘟的脸上,横肉都跟着颤抖。

金丝细边的眼镜底下,一双小眼睛里正迸发出莫大的怒火。

夏妤晚听到他提到自己的母亲白素心,眸底不由滑过一丝伤感的情绪。

夫妻多年,就得了这男人这么一句评论——“不长脑子!”

真是悲哀啊。

她神色淡淡地将手里的杯子放在了桌面上,站了起来,用丝毫不惧怕的目光反看了过来。

冷声讽刺道:“你早在结婚前就知道我妈智力有问题,若不是为了白家的家产,你会娶她吗?现在,又凭什么说她不长脑子?”

当年,夏建刚还只是工厂的一名普通员工。

而白素心,却是整个A市都称赞的一朵花。

可惜,是个空有美貌的傻子。

身份差距巨大的两人为什么在一起,连夏妤晚都感到纳闷。

据夏建刚同志自己的说法是,他当年干活勤奋又努力,所以被董事长白明其看上了,提拔做了一名经理。

然后介绍了母亲白素心给他,两人日久生情,他被母亲的单纯和可爱所吸引,决定入赘王家。

没过几年,遇到了金融危机,外祖父扛不住压力跳楼自杀了。

白氏企业危在旦夕。

那时候,母亲也正怀着她,而夏建刚要忙着跑业务,无暇顾及。

生产的时候,母亲难产死了。

他一个人把白家撑了起来,为了迎合新的经济市场,改名成了现在的夏氏集团。

更讽刺的是,他连娶了黄国月都说是自己好!

男人被夏妤晚这一番讽刺的话说得脸色黑沉。

却是无从反驳。

“夏妤晚,你真的是越来越放肆了,我是你父亲!”

大厅里响起了夏建刚的恶龙咆哮。

令闻者发抖。

沙发上的女子却是慵懒而优雅的打了一个呵欠,“知道,没什么事情的话我就上去休息了,离婚很累的。”

转身离开。

点击继续免费阅读全本小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