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只怕要滚的是你们

夏秋雪憋得精致的小脸无比通红,愤怒的双眼紧紧地盯着这只玉镯子。

像是恨不得将它砸碎一样。

“看,不是你的东西,就算是戴上去了也只会让你丢人现眼。”夏妤晚讽刺的笑道。

看着女儿纤细白嫩的手腕红了一圈,黄国月心疼极了,捧着她的小手直呼。

“我的宝贝女儿,你这手可是要弹琴、画画的,弄伤了可怎么办?”

闻言,夏建刚的脸色也是一片阴沉,“夏妤晚,你就不能送她算了?非要斤斤计较吗?她是你妹妹!”

“妹妹?我妈可只生了我一个!至于夏秋雪,偷拿我的东西,私自将我的卧室搞成这样,她算是我哪门子的妹妹?”

夏妤晚果然还是一如既往的狂妄加霸道,难怪傅觉深不要她了。

这样的妹妹,谁稀罕?

“取下来了,破镯子还你!”夏秋雪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用了好大的力气才将镯子脱了下来。

塞到夏妤晚的怀中。

后者星眸微眯,冷冷地看着她们母女,“只是镯子吗?你们欠我的,可远远不止这些!”

“你还想怎么样!”

“我的房间,给我复原。里面的摆件,通通给我还回来!你们不记得不要紧,我可以找外公拿一下单子。”

白家虽然没落了,可破船还有三分铁钉呢。

白老爷子在Z市算是名人了,不仅仅是因为他年轻时候是一名企业家,更因为他博学的知识,在艺术界也享有盛名。

白素心陪嫁的这些古董,可都是他亲手挑选的,自然有登记清单。

下周,夏秋雪就要去参加一场高级的绘画比赛了,第一名可以免费获得英国皇家艺术学院的邀请函。

那可是世界级的艺术院校,她自是削尖了脑袋也想去。

而白老爷子,正是这场比赛的评委之一。

要是让他知道自己拿了夏妤晚的东西,到时候只怕会给她小鞋穿。

夏秋雪一想到自己声名扫地的下场,脸色黑了一片。

她不安的看向了黄国月。

后者心里都快要滴血了,她真的要把那么大一笔钱还给夏妤晚吗?

“那……那个妤晚啊,你看着你都一年多没有回来了。这突然之间要我去找那些东西,我也要花点时间不是。”

“可以,一周。我只给你一周的时间处理!现在,先把我的房间弄干净!”

夏妤晚双手抱胸的站在门口,欣赏夏秋雪脸上的憋屈表情。

妈的,真爽。

夏建刚叹息了一声,这都叫什么事啊!

他心里越发的厌恶起夏妤晚了,这个女儿让他感到十分头疼,越来越不服管教了。

“行,我马上去叫人帮你处理。”黄国月小声的回答道。

楼上一群人在敲敲打打的,噪音之大隔着,少年刚走到门口就听到了。

“妈,你们做什么呢?这么吵!”

沙发上,他二姐夏秋雪更是在小声的啜泣着,屋子里的氛围极为沉闷,空气都凝结成不动。

与之形成对比的是,女子穿着一袭黑色的长裙,姿态慵懒而优雅的翘着腿坐在那。

栗色的精致卷发披散在脑后,仅用一根酒红色的发带扎成蝴蝶结,在灯光下,流着缎面特有的丝滑感。

她像是只妖精一样,随时会被她魅惑得失去魂魄。

这是夏妤晚?

许久不见,她怎么像是大变了一个模样?

“冬宇,你回来了?”

黄国月一见来人,连忙收敛起脸上的惨淡的笑容,强装温柔。

少年正是黄国月和夏建刚生的儿子,比她小三岁,今年刚刚十八,在阳光一中上高三。

成绩……呵呵,比她还混。

是个出了名的小霸王。

十七岁,身高已经一米七五了,比夏建刚都要高出一点,明明长了一张漫画校园男生的清秀脸庞,却总是做一些混账的事情。

幼稚、中二病、自私!

夏妤晚一点也不喜欢这个弟弟。

正巧,后者也极为讨厌她。

相看两生厌!

一见母亲脸上有些伤怀,二姐也在啜泣,夏冬宇立刻就明白了什么。

他上前一步,冲着夏妤晚大吼大叫,“你是不是又欺负我妈和我姐了?”

声音之大,夏妤晚觉得有些刺耳,她懒懒地伸手揉了揉有些震痛的耳膜。

美目睨了他一眼,“我不聋也听得见,你没必要冲我大吼小叫。你妈和你姐脖子痒了不舒服哼唧两声也要怪在我头上?”

听听,这说的什么狗屁话!

夏秋雪的哭声顿时就停止了,她干瞪着眼,自己这要是继续哭,岂不是真的成了她嘴里的“脖子痒”。

放在膝盖上的柔夷紧握成拳,任由指甲嵌入了手心,疼得她倒吸了一口凉气。

而夏冬宇则更是确定了自己心中的猜想,再看到走廊上丢弃的画框时,气得他想杀人。

“夏妤晚,你个贱人。你凭什么丢我姐的东西,你滚出去!这里不欢迎你!”

那些画,都是他姐熬夜画的,画得那么好,随便拿一副出去都是艺术品。

现在,就像是一堆垃圾一样丢在那,真是令人心疼。

少年横眉毛竖眼睛的凶狠模样,像极了动物园里暴怒的猴子——可笑!

夏妤晚面色如常,伸手撩了一下自己胸口处的卷发,轻笑一记,“让我滚?只怕,需要滚的是你们才对!”

“你什么意思?”夏冬宇皱着眉,不服气反问道。

凭什么?

“这你就要问一下爸爸了,这房子的名字到底是谁的!”

她这一提,夏建刚的面色一震,瞳孔里浮现出一丝难色,“这……”

“怎么?爸你难道也忘记了,这房子是当年你和我妈结婚时,外公送给你们的。”

“户主上是我妈妈的名字,后来她去世了,法院看我年纪小,就让你暂代了监护权。”

“可这房子,在我十八岁以后,就是属于我的。”

“夏冬宇,你说,真正该滚的人是谁呢?”

夏妤晚话落,那母子三人久久地愣在了原地不敢回答。

特别是夏秋雪,她知道白家有钱,可是没有想到,连这栋别墅都是白家的。

要知道现在的A市寸土寸金,这栋别墅面积有八百多平米,拍卖的话。

最少也要个——五千万!

点击继续免费阅读全本小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