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到处是她的痕迹

“这房子的户主名字,在三年前就改了回来,不过是我发了善心才让你们一直住在这里!”

要是哪天她心情不好,将他们全赶出去也不是不可能。

夏妤晚轻然的笑声落入他们的耳中,就像是阴魂不散的恶魔一样……

少年极为愤怒,咬着一口雪白的剑齿,“爸,这房子真的是她的吗?”

“是。”夏建刚无力的回答道。

他在这住了十几年,要不是夏妤晚今天提起房子户主的事情,就连他也忘记了,这房子不是他的。

“所以,你们最好给我把东西还回来,不然我有权利赶走你们。”之前没有,不过是因为她不知道古董的事情罢了。

住她的房子,还敢偷她的东西去卖!

谁给她们的胆子。

“哼,大不了我们搬出去就是了!谁稀罕住你的房子!”

少年毕竟还年轻,才十八岁,正是叛逆又自尊心极强的时候。

被夏妤晚这么一刺激,当即想要收拾东西出去,被黄国月给拦了下来。

“冬宇,你冷静一点。这突然要出去,你住哪里啊?”

“就是睡大街我也不想看到这个女人!”

啧啧,真是有骨气啊。

夏妤晚双手抱胸的看着面前的这一对母子,不屑的嗤笑,“去啊,欢迎你去睡大街。我这庙小,可容不下你这尊大佛。”

夏冬宇更是气得想杀人,恶狠狠地盯着她。

无声的骂了一句,“贱人!”

眼看着姐弟两人要打起来了,夏建刚不得不站起来说两句,“够了!夏妤晚,你适可而止!还有冬宇,滚回你房间去。”

搬出去?

说得轻松!

他虽然是不缺钱,也可以临时找到一栋别墅先住着,可这不就意味着栋私宅彻彻底底的归夏妤晚了吗?

她到底是个女儿家,只要嫁出去了,房子不一样还是他夏建刚的。

所以,千万不能搬出去!

“爸!”夏冬宇还有些不服气,不满的喊了一声。

“滚回你房间!”

要知道,夏建刚就这么一个儿子,从小就宠爱着他。

可谓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还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怒声呵斥过他。

他这突然生气,夏冬宇还是有些害怕的,低下了头不敢再说话。

少年狭长的丹凤眼倏然红了一片,冷白的面容上带着沉怒,却又无可奈何的样子真是好看极了。

至少她是这么认为的。

晚上,她的房间总算是打扫干净了,除了该有的东西不见了之外,勉强是还原了。

锦州水湾,是A市著名的顶流圈。

住在这里的非富即贵,而那一栋白色西洋式带花园的小别墅,更是亮眼非凡。

哥特式的尖塔映衬着白色大理石的浮雕,无不彰显着房屋的精致与贵气。

进入大厅,花型组合的水晶灯散发出唯美的光影来。

沙发上,男人疲惫的从睡梦中醒来,指尖揉了揉自己的眉心,不耐烦的吩咐道:“夏妤晚,水。”

“觉深哥哥,你醒了。”回答他的,是另一道温柔的声音。

不同于那个女人。

苏语馨穿着一身白色碎花的小裙子,中分黑长直的头发垂在脑后,露出一张清秀的脸庞。

此刻正笑意盈盈的看着自己。

傅觉深盯着她手里的玻璃杯,却是没有接过来。

凤眸中闪过一丝清冷,他怎么就忘记了,已经和那个女人离婚了。

“这些事情交给下人来做就好了。”说着,傅觉深掀开了身上的薄被,起身穿鞋。

白色的条纹衬衫包裹着他完美的身姿,微微露出一截古铜色的脖颈,喉接滚动。

无言魅惑。

可他周身这一股子寒意,硬是将这俊美邪魅的气质压了下去,令人不敢直视。

话落,他提着自己的黑色西装外套朝着楼上走去。

房间门口,只见一名下人抱着一大堆衣服王楼下走,看到他时,连忙站到一旁。

恭恭敬敬的喊了一声,“傅先生。”

“你们这是做什么?”那些衣服,都是夏妤晚那个女人的?

她竟是没有带走吗?

那佣人低眉顺眼的回答道:“回先生的话,苏小姐吩咐我们把这些东西都那拿出去烧掉,以免先生看着碍眼。”

烧掉?

只有已经去世的人,家属才会选择把她的衣服烧掉。

不然一般都是丢到垃圾桶里去。

男人好看的剑眉轻轻皱着,宽阔的额头上露出几条抬头纹。

“你下去吧。”

“是。”

那名女佣抱着衣服刚走出去几步,又听到背后穿来了一记寒冷异常的声音。

“等等,就随它放着吧。”

说完,他头也不回的进了书房。

背影高大而孤傲,犹如一座小山,影子投影到了地面上。

拉得细长。

至于那名女佣,则是为难而震惊的看了向了苏语馨。

后者清秀的面容上,笑意顿时凝固,眸中折射出一丝阴狠的光芒来,却是转瞬即逝。

书房,是新中式的布置,木质的书架贴着墙壁放了好几柜子的书。

圆形的博古架上,摆放着他收集来的古董和小玩意,在那一堆昂贵的物中间,一盆绿色的含羞草显得极为显目。

他一个月里到这里住的时间还不超过两天,是谁在他的书房里乱放东西的?

“先生,您回来了。苏小姐的房间不知道该如何安排?”老管家穿着一身黑色的燕尾西服站在秦沐行的身后。

“别墅不是有很多的房间吗?”

傅觉深只觉得心里有些烦躁,随意的摆了摆手,让后者退下了。

他随手从书架上取下了一本书,看到上面印着五颜六色的卡通人物时,他愣住了一秒。

随后冷着脸将那本漫画丢入了垃圾桶里。

走廊上,苏语馨带着一堆佣人站在了夏妤晚的房间门口。

“来人,把这些黑色窗帘给我拆了,换成蓝色的。还有那张床!”

一想到那个贱人和觉深哥哥在上面抵死缠绵过,苏语馨的心里就一阵绞痛,咬着红唇,“也换了!”

这床……可是世界顶级的天鹅绒面料做的,是先生结婚时的婚床。

真要换了吗?

老管家有些不敢行动,转念一想,这位苏小姐可是别墅未来的女主人。

得罪不得。

“好的,我会立刻安排人换新的床。”

点击继续免费阅读全本小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