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擦肩而过如陌生人

墨潇辰充耳不闻那短发女人的大呼小叫,灼热而直接的目光紧紧地盯着夏妤晚。

因为生气,那白皙的小脸上多了两抹靥红,像是樱桃一样可口极了。

随后,那小女人娇美一笑,伸手从包里掏出了一叠红色老人头,塞在了墨潇辰的手里。

白嫩纤细的手指爱抚上了男人的肩膀,动作极为缓慢,眼神勾人。

红唇轻启,吐气如兰的道:“十万,不如我包你一晚上如何?你这容貌,倒是比我看过的那些鸭子要强上许多。”

她竟然拿他和那些鸭子相比!

墨潇辰有些不悦,浓密而好看的眉毛皱了起来,“他们那里能和本少爷比!”

“是吗?”

“本少爷可以一夜七次,你要不要试试,不收你钱。”墨潇辰倏然抓住了她的手,在夏妤晚错愕的目光落,在她手背上落下一吻。

“啪。”

响亮的巴掌声吓得众人冷汗连连,短发女人更是瞪大了眼睛,“你……你大胆!”

墨潇辰的脸上,赫然浮现出五根清晰的手指印记。

很好,这还是他第一次被人打,还是被一个女人打!

抬起头,男人抿了抿唇,不由一笑,“宝贝儿的手心真嫩,打在我脸上,甜在心里。”

靠,这不会是一个抖M爱好者吧。

夏妤晚星眸微睁,用一种看变态一样的眼神看着他,“神经病,姐姐不陪你玩了。”

“嗯?”

看着那抹黑色身影逃一般的跑回了车上,油门一踩,缓缓离开了。

墨潇辰却是勾起了好看的红唇,心情大好,“华仔,帮我帮那个车牌号记下来,去查一查那个女人的身份。”

“墨少,您是要找她报仇吗?”华仔小心翼翼的询问道,已经开始脑补那个女人的惨烈狭长了。

“报你个头,不准伤她。”

第一次有女人敢打他耳光,墨潇辰觉得那丫头真是很对自己的胃口。

当然,等他尝过滋味后会甩掉她也不一定。

死丫头,你给本少爷等着。

因为那恶心的男人,导致夏妤晚都忘记给外公买蛋糕了。

开了快一个小时,她快到外公家的路口的时候才想起这件事来。

眸光一瞥,看到路边刚好有一位阿姨在卖棉花糖。

她的脑海里突然响起了一个画面,面上多了一丝浅浅地的笑意,“阿姨,我要两个棉花糖。”

“好嘞。”

把车靠边停在了树下,夏妤晚双手托腮的蹲在阿姨的身旁,看着白糖从小孔中进去,变成一丝丝的棉絮飘了出来。

阿姨熟稔的取了一支竹签,顺着那圆形的铁矿转着。

很快,棉花糖越来越大,最后白白的一大团,递到了她的手里。

夏妤晚的眼眶不由有些红了,她记得自己念小学的时候,外公每次来接她放学。

熬不住她的撒娇,都会给她买一支棉花糖。

三年了。

她已经三年没有看到外公了,也忘记了甜的滋味。

傅觉深带给她的,只有无尽的苦涩。

“小姑娘,您的东西好了。”

“啊?好。”夏妤晚接过了棉花糖,掩去了眸中的情绪,从包里掏出了一百放在了阿姨收钱的盒子里。

后者正在找零,她默默地走了。

这种路边小摊不容易,起早贪黑的就为了赚那么几块钱,而且城市管理还很严格。

东躲西藏的,一天也赚不了几个钱。

她能帮一点算一点吧。

远远地,便看到那穿着黑色吊带长裙的绝美女子,手里拿着棉花糖,穿过树荫走在行人道上。

阳光洒落在她白皙如梨花的小脸上,红着眼眶,却又带着一脸沉醉的笑意。

画面就这样落入了高峰的眼里。

他低声喃喃了一句,“那……那不是夫人吗?”

傅觉深闻声看去,只见那抹黑色身影缓缓走来,像个孩子一样一边走一边舔了口棉花糖,笑容满足。

一时间,他有些恍惚。

随后眉头紧紧地皱了起来,她怎么会在这里?

莫不是故意打听了他的行踪,知道他今天早上会来S市签约,所以上来死缠烂打?

一想到这,傅觉深的脸色就黑沉沉的,极为冷酷。

她要是敢继续粘着他阴魂不散,他可不会再那么容易的放过她了。

出乎意料,擦肩而过的一瞬间,夏妤晚却像是没有看到他一样。

目光平静无澜的看着眼前的路,没有片刻的停留。

高跟鞋踩在路面上,发出一道清晰而规律的闷响声,渐行渐远。

只见猫下身子进去了车里,就这样离开了。

嗯?

把他当空气?

很好,就是要这样的效果,夏妤晚终于不粘着他了。

傅觉深心想。

“傅……傅总,您好,您听见我说的话了吗?”中年男人小声的提醒道。

后者俊脸微沉,点了点头,“听到了,我认为这投资比列上有些问题……”

专心工作。

高峰叹了一口气,搞不懂总裁和夫人之间的事情。

可能因为他是一个母胎单身狗吧。

怎么会没感觉呢,那毕竟是她从初恋开始就喜欢的人,可夏妤晚的自尊绝对不允许自己在男人面前流露出任何的脆弱来。

愤愤地咬了一口棉花糖,这满嘴的甜腻,终于让她的内心舒服了些。

片刻后,车子停在了一栋旧式的四合院门口,这栋四合院是白家的祖宅,在战火中一度毁灭了大半。

后来外公将它按照原样修葺了一番,在白家企业破产后,他搬回了这里。

夏妤晚看着这熟悉的四合院,小脸上露出了一记久违的笑容,犹豫了一下,走上前去。

拉着门环,轻轻的扣了三记。

“谁呀?”

熟悉的声音在里面响起,夏妤晚的鼻头一酸,差点就哭了出来。

咬紧了红唇,忍住了。

“外公,是我。”

“哗啦啦。”大门突然打开,一阵凉风从外面吹开了门。

落叶顺着风力,飘到了老人的脚下。

他还穿着一双手工制的白底布鞋,上面沾了些画画的原料。整齐的中山装、黑色的老花眼镜、花白的头发……

这么看,这都是一个朴实无华的老人。

唯一让人有印象的,便是他这浑身的书卷气吧,一看便是个文化人。

“晚晚,你这小妮子终于舍得回来了。”

他嘶声道,声线上扬。

点击继续免费阅读全本小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