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注意你是文化人

外公显然有些激动,站在门口看着面前酷似女儿的孙女,老泪纵横。

“外公,我回来看你,你怎么还哭了。”

“你这小妮子三年不回来,回来准时没什么好事,是不是姓傅的欺负你了?”!白明其擦了擦眼泪,冷哼一声。

随后又开始絮絮叨叨的骂道:“当年我就说过,你和他性格不合。夏家和傅家更是天壤之别,这婚姻之事,也要讲究门当户的。”

“你妈当年就是被夏建刚这个混蛋骗了,才会落得如此下场。”

提起女儿,白明其又是一阵心酸,再看看晚晚,他这么优秀的外孙女,竟然也和母亲一样,遭遇了感情上的挫折。

真是不值!

当年,她一心一意的想要嫁给傅觉深,哪怕知道他不喜欢自己,可还是像飞蛾扑火一样,义无反顾。

三年,就算是养只狗,也该有感情吧。

可笑的是她在傅觉深的眼里,只怕还不如一只狗。

“外公,你想多了。不是那样的,我没事,就是想你了。”

夏妤晚怕他老人家担心自己,于是眸光一转,换了一副甜美撒娇的表情来。

“少来。你还没有脱裤子我就知道你放的什么屁了。”

“咳咳,外公,你是文化人。注意用词!”

老人家这才懊恼的点了点头,“也对,我是文化人,要注意形象。”

“好啦,看我给你带了棉花糖。走,进去坐着说,我站得好累啊。”她说着,单手搀扶着白明其一起步入了房间。

穿过中间长长的甬道,院子里有一石头屏风,四面用长廊连接着厢房,中间的才主厅。

房屋的造型虽是古典的四合院,可里面还是现代化的电器,新中式的装修。

简洁大气,奢华而典雅。

祖孙两人面对而坐,白明其拿着棉花糖,将竹签抽去。

在夏妤晚的惊讶的目光中,揉成了一团,丢到了嘴巴里,那么大一个棉花糖就这么瞬间没了。

“真甜,就是太少了。”他慢悠悠的喝了一口茶,吐槽道。

夏妤晚:“……”

你这吃法,没人敢卖的。

“真离婚了?”

“嗯。”

老人家先是一喜然后皱了下眉头,“晚晚,你之后有什么打算没有?”

“不知道。”

夏妤晚把玩着手里瓷杯,伸出一只手让它在桌面上打着转。

“你结婚太早,十八岁刚考上大学就嫁给了他。依外公看,不如你回去继续读书吧。”

读书?

可,她今年都二十一了。

和她同龄的人几乎都已经读大三、开始实习了……现在回去读书,夏妤晚觉得有些头疼。

“可我的年龄。”

“这有什么,古人七八十岁还在启蒙的人大有人在;你是我白明其的孙女,想要继续读书也就一句话的事情。”

“好。”

白明其眼前顿时一亮,正好有件重要的事情要交给晚晚去做。

当天晚上在白家住了一夜,翌日,吃过午饭后。

晚晚开车又回到了A市。

回家刚躺下没几分钟,就接到了好朋友方晓晓打来的电话。

按下接听键,满脑子回荡的都是她高昂的尖叫声:“晚晚,你个死女人。我听说你离婚了,恭喜你啊。”

闻言,夏妤晚唇角微抽,“我离婚,你还恭喜?”

“可不是吗?那冰块脸有啥好的,你这么个活色生香的大美人,还愁没人喜欢啊?我哥就很喜欢你,你要是愿意可以给我当大嫂,我不介意的。”

方晓晓,她从小学开始就一直交好的朋友,直到大学,两人才分开了。

她身为方家大小姐,活得天真浪漫,不谙世事。

至于她口中的哥哥方景阳,是个温柔尔雅的好孩子,夏妤晚表示自己这种二婚妇女还是不要去霍霍人家了。

“可我介意有你这么个蠢萌的小姑子。”

“塑料姐妹花,鉴定完毕。”

夏妤晚知道她不会生气的,于是并没有把电话挂了,果然不到两秒,那丫头又开始神神秘秘的说了。

“晚晚,明天晚上有一个帅学长约我去酒吧喝酒,你要不要一起来啊?”

“不去了,你和小帅哥约会;我还是知道爱迪生是怎么死的!”而且,她明天晚上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行吧行吧,那下次约你。”方晓晓嘟囔着红唇,有些惋惜的把电话挂了。

第二天,晚上七点。

城市的灯光亮了起来,到处一片灯红酒绿的模样,在这一片灯火中,那皇冠造型的灯如鹤立鸡群,引人注目。

皇冠酒店,A市最高级的酒店,没有之一。

顶楼,一场属于上流社会的盛大宴会缓缓拉开了序幕,在这一片华衣锦翠、珠光宝气的世界里。

那一抹红色显得极为瞩目。

女子穿着一袭红色抹胸长裙,露出漂亮的蝴蝶背和一片白皙的肌肤出来,波浪长发从两边编成了辫子,在脑后盘起。

同色的发带垂在黑压压的青丝间,美到极致。

她的脸上带着一片紫色亮片的蝴蝶面具,仅能看到没人小巧的鼻尖和一张殷红如花的娇唇。

路过的男人皆投来了惊艳而好奇的目光。

可女人却是单手撑腮、姿态慵懒的坐在沙发上,唇角始终勾着一抹浅浅的弧度。

“美人,有幸能和你坐一起吗?”一名年纪差不多三十岁左右的男人走了过来,温声询问道。

目光不住的往夏妤晚胸口与瞥去。

“随便。”

声音也很好听,待会在他身下叫起来估计更不错,男人暗想。

逾时,一名端着酒的服务员走了过来,男人招了招手,让服务员等一下。

要了两杯红酒,其中一杯递给了夏妤晚。

“为了感谢您,我敬您一杯吧。”

他的手快速的递过就被的时候,指尖的一粒药顺势掉入了红酒杯子中。

男人以为自己训练得很熟稔,没人能够发现。

殊不知,这拙劣的手法,早就是夏妤晚玩腻了的。

她轻声一笑,端起了高脚杯,拿到了自己的面前,轻轻的摇晃了两下。

杯子里,红色的液体像是鲜血一样,红得刺眼。

女子轻启红唇,吐气如兰:“raging,含有一定的三唑仑成分,使用者头晕出现幻觉,皮肤瘙痒、如烈火焚身,我说的对吗?”

那男人面色一变,舌头顿时打结了,“我……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点击继续免费阅读全本小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