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她幼稚得像个孩子

拍卖会开始了。

一名,身材妖娆,前凸后翘的女人从侧面走了上来,她穿着一身月白色旗袍绣花旗袍,踩着白色高跟鞋,款款而来。

一举一动,风情万种。

下面许多男人都看直了眼睛,目光中流露出各色的光芒来。

男人天性就是好色!

夏妤晚冷哼了一声,抬首,对上江少言清澈而温柔的眸子,怔愣了一秒。

后者好看的薄唇轻勾着,低头在她耳边轻语,“晚晚,我可没有看喔。”

“你看啊,我也看了,确实不错。”

“我的眼里,只容的下你。别人,不过尔尔。”

嘶。

这混蛋!

又开始了,要是她年轻个三四岁,回到十七八岁的年纪没有遇到傅觉深的话,她可能真的会被他所打动。

两人卿卿我我咬耳朵的举动引来了不少目光,傅觉深盯着红衣女人白嫩嫩的大腿瞥了一眼,心里莫名的有些燥热。

下一刻,他的脸黑得无比难看,她引以为傲的自制力,竟然被一个陌生的女人轻易的撩起来。

这种感觉,就像是面对着夏妤晚的时候。

傅觉深脑海里突然想起了一幕幕缠绵的画面,下一刻,脸色黑沉得像是墨汁一样。

他怎么可能还想着那贪婪、自私的女人,一定是疯了。

“各位先生们/女士们,欢迎你们前来参加今晚的云天拍卖会,我谨代表云天公司,感谢各位的到来。”

“今晚,绝对会让大家不虚此行。接下来,让我们请出第一件宝贝,一个清代的粉彩斗戏花瓶……”

美女主持人的话音落下,会场响起了音乐。

只见另一名长腿美女走了上来,她手上端着一个玻璃罩子,盖着红布。

缓缓解开,一个充满了古典气息的花瓶就出现在了众人的眼前。

夏妤晚只是看了一眼,并没有太多的兴趣。

她今晚来的目的,可不是为了这个。

“接下里,第五件宝贝。让我请出银镀金累丝长方盆串珠梅花盆景。”

这盆景不高,大约就三十厘米左右,盆上以珊瑚、宝石做成梅花,大珍珠、红宝石都物品点缀,华丽非凡,做工精致。

感觉到夏妤晚的目光变得不一样了起来,江少言还以为是她喜欢,“晚晚若是喜欢,我拍下来送你可好?”

“这原本就是我的东西。”

“啊?”

这下,换江少言疑惑了,既是晚晚的东西,又怎么会跑到拍卖场来了?

女子冷冷一笑,“我的好继母,趁着我不在家,偷了出来。转手到了这里罢了。”

“该死的,交给我吧,让她牢底坐穿!”

“牢底坐穿那还不得国家白白养着她?让她怎么吃的给我怎么吐出来,岂不是更好?”

夏妤晚话落,江少言愣了一下,随后笑声更是爽朗了。

不愧是他看上的女人,真是聪明有霸气。

“起拍价,一百五十万。”

主持人话落,人群中立刻就有一人举起了牌子,“一百五十一万。”

夏妤晚顺着声音看去,角落处坐着两名女人,虽是带着面具,可她听着这熟悉的声音还是认出了两人。

黄国月、夏秋雪?

她们两人是怎么进来的?

眸中闪过一丝光亮,夏妤晚伸手拽了拽江少言的袖子,示意他低下头来。

两人嘀嘀咕咕的也不知道说了些什么,可从傅觉深的角度,只见那张红唇离着男人的耳朵不到三厘米的距离。

大有一种随时会贴上去的架势,剑眉紧拧。

强迫自己收回了目光,那两人不过是陌生人罢了。

“一百六十万!”江少言好听的声音在会场响起,夏秋雪远远地,只能看到那一抹蓝色的背影,挺拔十足。

黄国月咬着牙,这人一来就加了十万块,她还怎么还价?

可若是不拿到这东西,她很害怕夏妤晚从白家拿了单子来对,最后告到警察局去,那就丢脸丢大发了。

“一百六十五万。”

“一百八十万!”江少言轻声笑道。

夏秋雪现在一门心思都是想要看清那年轻男人长得什么样,压根没有注意到母亲的脸色极为难看。

“那盆景,我的女伴很喜欢,请别和我争了。”江少言故意道,款款深情的看着夏妤晚。

竟然是为了买给他身旁的女人!

夏秋雪心里不由羡慕而嫉妒起来,不等黄国月回答,她举起了手里的牌子。

“先生,对不起。这盆景对我也很重要,两百万。”

她喜滋滋的意味,自己豪气的举动能引来男人的回顾,结果人家头都没有转一下,沉默了。

放弃了拍卖。

比预期的多花了五十万,黄国月有些心疼自己的荷包。

接下来,让她崩溃的事情还有呢,那位先生就像是和她们杠上了一样,凡事她们出价的东西,他都跟着拍。

抬高了价格之后,却有直接放弃了。

黄国月顿时傻眼了,这……

夏妤晚悄悄的回首,看着那她坐在椅子上喘气的模样,忍不住笑得像个小狐狸一样。

“你啊,真是调皮!坏人都让我做了,你倒是乐得看戏。”江少言只觉得自己的后脑勺都要被那女人看穿了。

不过,能帮到晚晚,这又算得了什么呢?

夏妤晚亲手拿起了一个橘子,剥去了皮,递到了他手上,“辛苦小江江了,来,吃橘子。”

“既然都剥了,你亲自喂我岂不是更有诚意?”

说着,他伸出骨节分明的手指,点了点自己的唇瓣,示意夏妤晚。

“爱吃不吃,不吃拉倒。还想我喂你,你想得美。”

夏妤晚恼羞成怒的把橘子放在了他手里,扭过头去。

“行吧,既然你不愿意喂我,那我喂你好了。来,张嘴……”江少言眼观鼻,鼻观心,他什么时候才能虏获晚晚的芳心啊?

夏妤晚顿时眯起了月牙一样的眼睛,轻声吩咐道:“把上面的筋弄一下。”

“小丫头真是挑剔,要知道那可是好东西。”

嘴上虽然是埋怨,可江少言还是认命的把橘子上的筋也挑得干干净净地,才放到了夏妤晚的手里。

后者吃着橘子,高兴得两只小脚不断的在椅子上晃悠着。

这时候的她,幼稚得像是一个孩子。

点击继续免费阅读全本小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