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那去我家睡

他们白家祖上就是宫廷御医,到了清朝中后期更是赫赫有名的药材商人。

身为白家人,几乎人人都懂得药理和医学,可偏偏白明其生了一个痴傻的女儿,他原以为他会把医术传给外孙女夏妤晚。

结果夏妤晚竟说自己也不会医术,这……就奇怪了。

看来,那老家伙是把东西藏在了自己的手里,找个时间他得去拜访一下才是。

看着叔公的脸色从青紫变成了一脸的沉思,夏妤晚也在心里揣测着这位“叔公”的真实性。

“行吧,既然你不会。那叔公也就不勉强你了,你外公最近身体好吗?”

寒暄了两句,夏妤晚已经有些坐不住了,目光不住的往那株七星连生草上看去。

“那……叔公,这药……我可以带走吗?”

夏妤晚话落,明显的看到这位叔公的脸上浮现出一丝肉疼的表情。

“拿去吧。”

那记回答有气无力,摆了摆手。

女子闻言,突然抬起了自己艳丽四射的小脸,笑容灿烂而明媚的对着他笑了笑,“叔公真是大方,那我就不客气了。祝福叔公你长命百岁,有空来玩啊。”

白明药:“……”

小女娃子得了便宜嘴倒是很甜,可惜我现在不想听,你快走!

两人从包间里出来时外面的人几乎都走光了,空空荡荡的大厅里,光影也暗了下来。

只有角落里的两盏射灯亮着,照亮了周围那一隅。

男人翘着二郎腿坐在椅子上,黑色的西装将他和暗色融为一体,像是一座孤独的冰雕一般。

周身弥漫着一股子寒冷的气息,像是提前进入了寒冬腊月一般。

那双深邃的凤眸紧紧地盯着站在楼梯的那双人影,放在西装裤旁的两双手紧握成拳。

她倒是笑得很开心。

和那野男人之间的距离还不到半米,真是一点羞耻心都没有。

“晚晚,现在这么晚了,我送你回家吧。”

她现在手里抱着这一株价值三千万的七星连生草,保不准有人起了心思对她不利怎么办?

江少言话落,夏妤晚却是无情的拒绝了他,“不用,你家和我家压根就是两个方向。”

“那你干脆去我家住好了,我家房间很多,你随便睡。就是想睡我的床也没有问题。”

男人充满磁性的笑声在这昏暗之中显得格外的清晰。

他像一个有耐心的猎人一般,诱惑着自己的猎物。

傅觉深自也是听到了他的话语,目光深沉的看向了夏妤晚,看不清女人此刻的脸色,可她搭在男人胳膊上的白嫩小手却是极为刺眼。

“我才不去呢,你家固然很好,但是我嫌弃。”

“晚晚真狠心,又让我独守空房。”

等等,这语气怎么跟一个深闺怨夫似的!

他们两人有说有笑的画面尽数映入了傅觉深的眼底,一股子无名的怒火在心里蔓延着,越发确定了夏妤晚在婚前就有备胎的事实。

从来,都只有他傅觉深不要的女人!

察觉到这一丝冰冷而充满了杀气的目光正盯着自己,夏妤晚忍不住抬首四处巡看去。

直直地对上了一双熟悉的眼睛。

灯光洒在男人半边侧脸上,饱满的额头,高挺的鼻梁和紧抿的薄唇勾勒出一个恰到完美的曲线。

将冷硬的线条和他完美的五官融合在一起,犹如电影画面一样,隽永深刻。

傅……傅觉深?

他怎么还没有走?

男人单手插在裤兜里,迈着一双修长的大长腿朝着夏妤晚的方向走来。

见状,江少言立刻挡在了夏妤晚的面前,守护者的姿态十足。

“你想做什么?”

“滚开。”

傅觉深目不转睛的盯着夏妤晚,目光冷得出奇,一脸的不善。

江少言脸色一变,更是不可能给他让路了。

“你凭什么叫我滚开,现在晚晚由我来守护。她并不想见你,你才应该滚开!”

身为一名金牌律师,江少言不知道见过多少有头有脸的人物了。

可气场强大得让他有心生几分忌惮的,傅觉深算是一个。

“夏妤晚,我有事想你和谈谈,叫你的姘头快滚!不然,我可不保证待会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姘头?

她听着这两个字,心里一沉。

他就是这么看自己的?

转首对着江少言露出了一个甜死人不偿命的笑容来,白嫩的手拍了拍后者的肩膀,轻声道:“少言,你在门外等我。”

“这……”

江少言还有些不太放心的看了一眼傅觉深,终是点头答应了。

“那晚晚我在门外等你,要是他敢对你不利,你随时叫我。”

“好。”

少言、晚晚……叫得可真亲切。

转身前,江少言还瞪了一眼男人,擦肩而过的同时,用只能两个人听到的声音在他的耳边警告道:“你要是敢欺负晚晚,我会叫你后悔的。”

傅觉深面不改色的看着他从自己的面前路过,至于那句警告,直接被他当成空气忽视掉。

终于,大厅里恢复了一派平静。

昏暗的灯光下,只剩下两人面对面站着,夏妤晚轻笑了一声,双手抱胸的看着他。

“傅总找我想说什么?孤男寡女的留在这大厅里,就不怕你那心上人吃醋?”

听着她对自己的冷嘲热风,傅觉深下意识的皱起了眉头,依旧冷酷。

沉默了近乎一秒,才开口道:“说吧,你要多少钱?”

女子听完却是很夸张的笑了出来,她的手指不断的轻拍着自己的胳膊,笑得像是一只小狐狸精一般,勾人至极。

“什么?什么要多少钱?傅总您是问,睡一晚上多少钱吗?”

“夏妤晚!”

暴怒的声音在她的耳边响起,男人背对着灯光,那张沉俊的容颜也满是一片漆黑。

她就这么自甘堕落!

“喔,那是我误会了。傅总别生气,既然你不是问这个,你就别耽误我和我的姘头相处了。”

相比较他的愤怒,夏妤晚显得格外的淡定。

甚至将“姘头”两个字说的咬牙切齿,格外的清晰。

她这嬉皮笑脸的模样,让傅觉深的忍耐的怒火一再崩溃,伸手握住了她的皓白手腕。

“不准走!”

点击继续免费阅读全本小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