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不知道傅总脸疼吗

向来喜怒不言于表的商界巨鳄傅觉深,在他的世界里仿佛什么都是淡漠的。

就连和她在床上缠绵的时候,也从来没有见他有过一丝多余的表情。

怎么,为了苏语馨,他竟然如此愤怒吗?

果然男人对待爱和不爱的人还是有区别的。

“还请傅总您放手,我们两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了。孤男寡女的,你不害怕我还害怕呢。”

闻言,傅觉深的眸中更是怒火滔天,这个女人之前使尽了浑身解数的来勾引他。

现在却是装得一脸清高的说什么“毫无关系”。

她以为外面那个ye男人能帮她撑腰不成,不过是玩玩罢了。

可即便如此恨她,一想到自己睡过的女人在别的男人怀里媚笑,傅觉深还是受不了。

握住她皓腕的手用力一抓,疼得夏妤晚轻皱了秀眉,杏眸中含着水雾,却又藏着莫大的倔强光芒来。

“别自作多情了,我对你这种女人毫无兴趣。夏妤晚,你说吧,要多少钱才肯把那株药让出来。”

“对我这样的女人不感兴趣?不知道傅总说这句话的时候脸疼吗?”

每次他都像是一头猛兽一般,总要将她折磨到筋疲力尽才肯放开。

翌日,又无声无息,风轻云淡的提上裤子就走人。

真是气人!

傅觉深似乎也想到了那些火热的夜晚里令人面红耳赤的画面。

手下雪腻冰凉的触感唤醒了他一直不愿承认的记忆。

是,他厌恶这个女人如此。

身体却是诚实的背叛了他的意志。

不可否认这个女人对他有着该死的魅惑,以至于他引以为傲的自制力都一再崩溃。

可傅觉深自欺欺人的把这一切归罪于夏妤晚的身上,认为是她有意无意的诱惑自己,才犯下如此罪恶。

反射性一般的甩开了她的手腕,男人额头上的青筋凸显,可见气到了临界点。

修长而骨节分明的手将西装上衣口袋中的手帕取下。

仔仔细细的擦拭着手指,动作缓慢而优雅,仿佛触碰了她,令他感到肮脏一般。

这刻意的动作生生刺痛了夏妤晚的心脏,他凭什么嫌弃她脏?

明明脏的从来都是他!

“我不想与你争执这些无谓的事情,夏妤晚,你为什么一定要逼她?你明明知道,馨儿的病已经不能再等了。”

嫉妒,自私,恶毒,水性杨花……他心里的自己是如此不堪。

既如此,她就将这恶毒坐实到底,免得名副其实。

女人笑了,风华绝代。

伸出纤细白嫩轻轻的揉着被他捏的一片青紫的痕迹,声音更是甜美得像是能滴水一般。

“傅总可真是了解我。你说得没错,我就是故意不想让那个女人拿到药的。”

“你……”

看着他周身冷气更甚,夏妤晚并没有因此而退缩。

继续道:“那又如何?这药,我不偷不抢也不花一分钱拿到了手,这是我夏妤晚的本事!”

她无疑是很美,就是性格叫人难以接受,过于骄傲与张扬!

两人之间的气氛冷凝到了极点,傅觉深居高临下的看着面前的小女人。

目光凌厉如刀,大有一种要将她碎尸万段的感觉。

“五千万!我买。”

“不卖!”

傅觉深恨不得咬死她,这女人到底想怎样?

“你想要多少?条件随你开!”

两人离婚的时候都没见他对自己大方过。

夏妤晚杏眸微眯,朱唇轻启,吐气如兰:“不管你信不信,我拿这株药也是为了救人!我不会卖,不管你出多少钱!”

说完,夏妤晚踩着七厘米的细跟高跟鞋走了出去。

她的背影在暗夜里也是极为唯美,大红的裙摆在这灯光下,犹如夜放的玫瑰。

摇曳生姿。

门口,江少言等了许久也不见她出来,害怕傅觉深对她不利,刚想冲进去门就开了。

夏妤晚出现在他的眼前,光影昏暗,他不清她的面容。

可几乎是一瞬间,江少言看清了她眼底部的水光和浓郁的嘲讽。

“没事吧。”江少言走了上去,伸手抱住了她的肩膀。

一片冰凉的触感在他的掌心蔓延。

“没事,他只是想要我手里的药。”

“那就好,冷吗?”

说着,江少言脱下了自己的西装外套,动作优雅的帮她披上。

温热的外套上还有一股属于他的木质沉香,带给了她一丝暖意。

夏妤晚低着头,任由他抱住自己的肩膀一同离开。

看着那两道渐行渐远的身影,她身上那件西装外套明显不适合她,空了一大截。

像是偷穿了大人衣服的小孩一般。

傅觉深的阴鸷的目光收了回来,眼底的复杂情绪气得他一拳打在了墙上。

“砰。”

石灰从墙皮上剥落,窸窸窣窣的落在地上。

徒留一抹暗红的血迹。

该死的!

路上,豪车徐徐而过,车里的两人都没有说话,一片沉默。

“还放不下他?晚晚,你……”

“没有,我只是在想事情。你直接把车开到江南水岸去吧。我今晚不想回夏家。”夏妤晚沉声道。

江南水岸,是A市著名的富人区域,住在这里的人各个身价不俗。

入目是一片欧式的西方建筑,大理石雕花装饰彰显着房屋的审美情趣,哥特式的尖顶在这一众的房屋中带着几分教堂的庄严感。

车子停下。

夏妤晚伸手解开了安全带,一边将西装外套脱下还给他。

“谢谢你送我回来,我先上去了。改日约。”

看着她如此无情的要与自己分别,江少言的眸中滑过一丝失落之色。

开玩笑似的道:“都到这了,晚晚不邀请我上去喝杯茶么?”

“这大晚上喝什么茶,你也不是个爱喝茶的人。早点回去睡觉,拜拜。”

车门一关,女人纤细的身影在他的面前袅袅而去,背影单薄。

“真是个无情的小可怜……”

夏妤晚走进了电梯,来到8楼。

还没有进屋就听到了一阵悦耳的钢琴声,她不由勾起了唇角,心情大好。

“这是《梦中的婚礼》?”

黑色的钢琴旁,坐着一名青年,他穿着一件白色干净的衬衫,黑色的裤子。

简单素净。

那张温润如玉的脸在灯光的照射下隐隐泛着华光,一双眸子却是空洞无神。

点击继续免费阅读全本小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