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我记得晚晚的呼吸和脚步声

夏妤晚在门口处脱了高跟鞋,抱着那株七星连生草蹑手蹑脚地走进了屋子。

木质的地板有些冰凉,她刚踩上去屋子里那悦耳的钢琴声就停了。

一道温润如春水般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晚晚,我就知道是你来了。乖,地上凉,你把鞋子穿上。”

闻言,来人脚步一顿,撇了撇红唇,轻声撒娇道:“你就不能配合我一次。”

男子摸索着从钢琴旁站了起来,伸手拿过了放在一旁的紫檀木雕花盲杖,踩着一双灰色拖鞋缓慢地走了过来。

“因为晚晚每次都想捉弄我,可我记下了晚晚的脚步声和呼吸的频率。”

夏妤晚惊讶的看着他伸手扶着男人走到了客厅的沙发上坐着。

一边好奇的询问道:“那我的脚步声是什么样的?”

“你每次都是急急忙忙的,到门口就会刻意的放轻脚步。而且晚晚的呼吸也比旁人要慢一秒大概。”

“城哥哥真聪明!竟然还能用这个辨别来人。”

面对她的夸赞,青年只是笑了笑。

可不是每个人都值得他记住的,只有晚晚有这个资格。

“城哥哥,你的眼睛很快就能好了。因为我找到了七星连生草!”她的声音里带着一丝惊喜的对他说道。

他的眼睛……

夏妤晚的目光中多了一丝泪光,城哥哥要不是为了救她,也不会中毒,双目失明。

若不是因为她,城哥哥现在应该已经是站在世界顶端的音乐家了。

这三年里,他足不出户,也错失了许多原本该属于他的机会和荣耀。

“晚晚,我对这双眼睛已经不抱希望了,倒是你每天要为了我奔波,这才叫我心疼。”

方灏城的唇角带着一丝淡淡地笑意,大手覆上夏妤晚的手,发现她的掌心如此冰凉,不由握紧了些。

“给城哥哥只治眼睛,是我应该做的。我希望城哥哥有一天能亲眼看见我。所以我还没有放弃,城哥哥也不可以。”

她的声音异常坚定,方灏城甚至能在脑海中勾勒出她撒娇的模样来。

喉结滚动,轻吐出了一个字,“好。”

陷入了一阵沉默之后,方灏城突然摸着她的柔软发丝轻声询问道:“对了晚晚,你后天有空吗?”

后天?

她仔细想了想,摇摇头,“我没事,城哥哥你后天有什么事情需要我帮忙的吗?”

方灏城点了点头,起身摸索着走到了客厅处的博物架上,修长而骨节分明的手从第二排滑过,取下了一本封面陈旧的书。

将里面的两张票给拿了出来,复又回到了夏妤晚的面前。

声音温柔的道:“后天就是我生日了,我想邀请晚晚和我一起去听歌剧,可以吗?”

后天就是城哥哥的生日!!!

夏妤晚惊讶的张大了红唇,她真是该死,这段时间一直忙着和傅觉深斗智斗勇,竟然忘记了城哥哥的生日了。

三天,她准备份什么礼物好呢?

“好。”她一口答应了下来。

接过门票一看,竟然是一场世界顶尖的歌剧巡回演出,而方灏城手里的这两张票,更是一等黄金座。

这只怕是有钱也买不到。

他是从何处得的?

“真是期待和晚晚一起过生日。”他笑时,唇边的两个小梨涡乍现,比平时多了几分干净阳光感。

“我一定会去的。”

……

三天后,A市,红月音乐大厅一号。

这场音乐会是今年全球巡演的最后一场,也是收官之战,团队原本想选在东京的。

不知道为何,最后改成了华国。

而表演者更是世界一记的歌剧舞台艺术方面的专家詹姆斯先生,他对于歌剧的舞台艺术、灯光、服装等的搭配受到了无数时尚人士的追捧。

看他演出的歌剧,无疑是一场视觉盛宴。

今晚前来的人各个都是衣冠楚楚,华服鬓影,举手投足之间透着几分优雅文艺的气息。

在众人惊讶的目中,一辆粉色的兰博基尼从马路对面行驶而来,那充满了少女感的浪漫颜色让人眼前一亮。

更惊讶的是车的昂贵。

车门打开后,一名身材曼妙,穿着白色小礼服的绝色女人走车上走了下来。

瓜子脸,琼鼻、杏目、往下是一双如花瓣般娇艳的唇瓣涂着枫叶红色号的口红,热烈奔放;

小脸上却只是上了了些许淡妆,将她的眉眼映衬得更是美艳动人,年轻朝气。

看上去,也不过二十出头的年纪,却已经开着价值几千万的豪车,真是叫人羡慕。

只见女子对着车内伸出了一只白嫩纤细的小手,随后另外一只同样白皙的手握住了她的手腕。

只是这手比夏妤晚的要大上许多。

她牵的,是一位年轻俊美的男人。

男人一出场就吸引了在场大部分女人的目光。

他穿着一身白色双排扣的三件套西装,亚麻色的短发映衬着他温润如玉的清隽面容,不厚不薄的唇角始终带着温柔迷人的笑意。

真像是从童话世界里走出来的王子一般,尊贵优雅。

然而当众人发现他的桃花美目中,一双漆黑的瞳孔没有焦距时,纷纷感到遗憾。

这么帅的一个男人,竟是个瞎子!

即便,这是一个很温柔帅气的瞎子,可要与他共度接下来漫长的余生,对女人来说无疑是一个巨大的挑战。

这会,大家纷纷开始同情夏妤晚起来。

察觉到了周围人“不善”的目光,方灏城有些紧张的握紧了晚晚的手。

后者察觉到了他手心的细汗,想也知道是因为什么。

“城哥哥,你不用感到紧张。要知道,你此刻是全场最帅的存在。”夏妤晚说着,踮起了脚尖凑近了他。

伸出一双白嫩的小手,动作稍显笨拙而缓慢的帮他把歪掉的领带弄好。

两人之间的距离不到二十厘米,夏妤晚微凉的手指偶尔隔着白色竖条纹的衬衫传到他的血液里。

她的身上还带着一股若有似无的水果香甜的气息,叫人心旷神怡。

夏妤晚不擅长系领带,嫁给傅觉深三年,她也没有帮他打过一次。

其实她曾私底下训练了无数回,只是他没有给她这个实践的机会罢了。

点击继续免费阅读全本小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