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一亿彩礼

一番略显笨拙的摸索之后,一个漂亮的交叉结便打好了。

这种打法,适合于单色素雅面料比较薄的领带,特点是比较时髦,搭配城哥哥今天这套白色西装正好。

“城哥哥,这可是我第一次帮别人打领带,你有没有感觉到很荣幸?”

听到她这带着一丝小傲娇的话语,方灏城俊美的脸上浮现出了一丝更加温柔的笑意了。

他低着头,在她的耳边轻声道:“有,我明显的感觉到了晚晚动作很生疏。”

在这白色灯光下,他的侧颜看上去立体起伏,可线条却是柔和如同起伏的山峦一般,叫人流连忘返。

因为常年不爱出门,所以皮肤白皙滑腻,毫无瑕疵。

饶是不少女人都自愧不如。

“咳,这个……我保证我夏妤晚出手的,必然是精品。”

说着,她葱白纤细的手指拉了拉他的领结,最后伸手抚平了他衬衫上的褶皱,将西装外套拢好,这才满意的看了看自己的作品。

“不错,很帅气!”

方灏城莞尔一笑,只要晚晚说好,那便是好吧。

“走,进场了。”

夏妤晚点了点头,伸手搭上他的胳膊,挽手进场。

音乐大厅呈现圆形的布置,一眼看去都是空荡的座位,场面宏伟大约可以容纳两三千人。

墙壁上用特殊材料涂了一层,可以保证视听感官不会受到打折。

穿着华服的听众们陆续进场。

当大家的目光看到那相携而来的白色身影时,目不转睛的看着那一对神仙眷侣从眼前经过。

男子高大,身材清瘦如竹,提拔神秀,面容更是儒雅俊美,一身阳光而温柔的尊贵气息。

在他身旁的夏妤晚,白裙及膝,露出一截白皙雪腻的小腿,她的脚也是天生小巧,高跟鞋后跟都空出来了一指。

令人恨不得将那双玉足捧在手心,好生呵护着。

“城哥哥,我们到了。”

夏妤晚牵着他的手刚准备入座,肩膀忽然被人拍了一下,这力度虽不大,可她的裙子是一字肩的,这一掌结结实实的落在了圆润的香肩上。

回首一看。

面前站着一名约莫二十出头的女子,她穿着一身宝蓝色碎花长款纱裙,一头金黄色的波浪卷发垂在脑后,身材高挑而昳丽。

五官较为英气,一字眉,面容算是中上之资。

“我刚还说着背影怎么看上去有些熟悉呢,原来真的是你,夏妤晚。”

季晏涵,季家的大小姐,也是她高中时候的同班同学。

当年,夏妤晚虽然成绩不好也很喜欢惹事,却是整个高中部的校花,惹得不少男人对她大献殷情。

其中就包括季晏涵一直暗恋的校草沈流杭,虽然夏妤晚并未接受过沈流杭的告白,可还是因此得罪了这位季家大小姐。

她经常在老师面前打小报告,还帮着夏秋雪一起败坏她的名声。

直到高考过后,大家各奔东西,夏妤晚也嫁给了傅觉深,联系少了之后矛盾才没有那么多了。

看来人是她,夏妤晚的脸上也没有任何重逢的喜悦,淡淡地点了点头,“嗯。”

季晏涵不住的打量着眼前的一男一女,当她的目光落在方灏城的身上时,不由痴愣了一下。

这男人一点也不比当年的沈流杭差,更难得的是,他身上的阳光温暖感觉,叫人心里生出几分亲近感来。

凭什么那么多优秀的男人都喜欢围绕着夏妤晚转?

“我听说你辍学回家结婚了?这位就是你老公吗?我怎么看着不太像?不是传闻说你老公是大公司的总裁吗?”

她夸张而高昂的声音也引来了周围无数人的观看,方灏城虽然眼睛看不见,可他的心灵是透亮的。

听着这话语,脑海里顿时就给眼前这个女人打上了一个“坏人”的标签。

“我不是晚晚的丈夫。”他大大方方的承认道。

明显的感到周围人的目光里带着一丝鄙夷和冷笑,可夏妤晚却像是一个没事人一样,双手抱胸,抬起自己骄傲的下巴看着她。

眼角的那颗泪痣,更是显得妩媚动人,轻声笑道:“你也说了那是传闻了。”

不是她的丈夫,可两人之间手挽手的架势如此亲密,又是什么关系?

季晏涵看着面前帅气十足的瞎子,就像是发现了新大陆一样,“对不起,是我记性不好忘记了。你几天前刚离婚我记得。”

一听她说夏妤晚是离过婚的女人,在场的许多女人都头来了嘲讽的暗笑。

长得那么漂亮又怎样?二手货而已。

夏妤晚脸上的笑容不减,眼底寒意十足,“记性不好,那很可能是人老了,我劝你多吃核桃补补脑子多好,别出来丢人现眼。”

晚晚离婚了!

方灏城的心里一阵微颤,因为这个消息而感到愤怒,俊美的容颜煞然一白。

难怪晚晚突然去找他,之前,她都是每个月来月底来看望自己一次。

这个月却是提前了许多天。

那个男人怎么能如此对待晚晚,只怕不知道晚晚对他有多好,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

听着夏妤晚辱骂自己,季晏涵只当是自己戳中了她的痛楚,心里一阵得意。

“我还听闻,你当初要了人家一个亿的天价彩礼,离婚的时候狼狈到净身出户。”

一个亿的天价彩礼这个话题,让夏妤晚成为了整个A市的名人。

大家背地里都叫她“亿万新娘”,明面上虽然是骂声居多,可谁都不想承认,就是嫉妒罢了。

傅觉深宁愿出一个亿也要娶一个臭名昭著的不良少女,大家都只当他的脑子是进水了,也在暗中看着这一对人的笑话。

果然,天价彩礼之后,紧随而来的便是极为惨淡而潦草的婚礼。

傅家以长辈病重为由,娶夏妤晚不过是为了冲喜罢了。

结婚当天,傅觉深本人连西装都没有穿,只着了一件简单的白色衬衫便拉着她走进了傅宅。

两人在长辈面前喝了交杯酒之后,他将结婚戒指丢给了夏妤晚后便转身离开。

洞房花烛当夜,便起身飞往了M国,他陪着他的青梅竹马苏小姐去四处求医。

而夏妤晚,则成为了整个A市的笑话。

点击继续免费阅读全本小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