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给鸭补点营养

斯雅顿酒店总统套房内,房门被扣响了。

“进。”房间内传来的声音冷冷的。

房门被打开,走进来一位穿着淡灰色中山装的中年男人,他犀利的目光在房间内打量了一圈,最终落在了沙发上坐着的人身上。

“您好,我是唐一。”中年男人走过去,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张支票,放在了桌子上。

沙发上的男人闭着的双眸缓缓睁开,深邃的黑眸之中仿若夹带着寒化不开的霜雪,随着他目光一寸一寸的扫过,周遭的气氛也一分一分的冷了下来。

他修长有力的手指将桌上的支票拿起来。

三百万。

唐一唇角挂着得体的笑:“昨夜的事,我家大小姐希望您能守口如瓶。”

“这是买我一晚的价格?”男人开了口,语气不悦,还带着些许嘲弄。

“这是您的营养费,昨晚辛苦了。”唐一说完,便退身出去道:“酒店续到了明早,您休息,我就不打扰了。”

房门关闭,房内重新归于平静。

男人高大匀称的身躯慵懒的靠在沙发里,看着支票的抬头,眉头微微向上一挑。

发票的抬头上写着:无虞集团。

那个在D国像个神话一般的公关公司,出面解决的所有案子皆胜。

同时这个集团发展出的子公司成立的金融团队也集结了全球大小金融天才,相传公司的大小姐更是千金难求的鬼才设计师。

昨晚那个女人竟是无虞集团的大小姐?

无虞集团什么时候回国发展了,还来了文城?

而这打发叫花子的三百万,是把他当成了约炮对象么。

他拿出手机拨通了电话,“查,昨夜在斯雅顿酒店总统套房定房的女人。”

很快,电脑内便收到了一封邮件。

邮件内女孩的表情带着些厌世的不耐,漂亮的狐狸眼极具侵略性的看着摄像头,就算身上只穿着简单的白衬衫也难掩身上的桀骜和贵气,领口处露出的项链和她昨夜戴的那条一模一样。

姓名一栏里填写着的是:云素。

实在是令人惊喜。

他起身换好衣服,走下了楼,一直候在一楼大厅的特助周文连忙跟了上来,“二爷,今晚有孙先生的局,一小时后开始,是否现在出发?”

“推了。”顾蓦尘冷厉神色未变,“云家不是发来了邀请函,请我去参加莫先生的二婚家宴么?”

“您要去云家?”周文惊诧不已。

众所周知,云家自云落处在三个月前意外身亡后,就将一切事物转由章潭默打理,近月来云家股价暴跌,已经大不如前了。

何况孙先生的局是半年前就约好的,能为顾家带来三个多亿利润的订单,周文实在不理解为什么要舍大取小。

更何况这个小,是比芝麻还小的小!

“二爷,您……”周文还想再劝。

“对,去云家,找云小姐负责。”

负、负、负责?!

卧槽,二爷昨晚难道真的失贞了?

喜大普奔啊!

周文连忙暗戳戳的拿出手机,给顾家老太爷发了一条短信过去。

另一边,云家别墅内。

赵雅梦母女的东西已经被佣人全部收拾好了,赵雅梦看着这一幕,被刺激的心脏抽痛,章潭默更是气的双眼都红了。

云素抬手便将手边的水果刀拿起丢向高挂着的合照上面,那刀恰到好处的戳在赵雅梦的脸上。

她对着一直站在旁边的佣人道:“王妈,把那脏东西的照片给我扔出去。”

赵雅梦被吓得连连后退,仿佛那水果刀就砸在了她的脸上。

她们好不容易才让云落处彻底在这个世界上消失,就差一步她就可以成为整个文城仰望的云家的夫人,坐拥千万资产,而她的女儿也将成为文城第一名媛,怎么在这个时候杀出来了一个云素?

看样子,这个云素比她老娘云落处还要难缠!

赵蓝月连忙扶住她,气不过的对着云素骂道:“你凭什么这么嚣张,从没听说过父亲还在世,女儿就当家的。”

“那你今天听说过了。”

“你!云素,你这么没有教养,这样破坏爸爸和妈妈的二婚家宴,不嫌丢你云家的人吗?”

云素丝毫不恼,反对赵蓝月笑笑:

“你一个见不得光的私生女,跟我谈教养?你妈妈要有教养,能跟别人的丈夫生出你来?没有我的允许,赵雅梦和她生的野种休想进我云家的门。何况你们这个二婚,领证了么?”

“你……”赵蓝月咬牙切齿,脸耻辱的涨的通红。

户口本不知道被云落处那个贱人藏到哪里去了,所以章潭默和赵雅梦一直没有领证。

也正因如此,今天办的才是家宴,而不是婚礼。

“住口!你妈妈已经去世了,我自然是云家的家主!一切自然我说了算!我不允许你对你赵阿姨和你姐姐无礼,向她们道歉!”

说话间,章潭默的手抬起来就要扇云素的耳光。

可那重重下去的手,被云素一把接住了。

她纤细的手腕似乎毫不费力,却让章潭默的手半点都动弹不得。

“爸,云家的家主只会姓云,母亲过世,云家自然有我来接手。我云家的一草一木,都决不允许其它人玷污!”那双漂亮得不像话的狐狸眼里,透着森冷的寒意。

“云素,我是你爸爸,你眼里到底还有没有长幼尊卑?”章潭默面子上挂不住,可想要收回手臂,一点都拉不回来,愤怒的满脸通红。

他从不知道自己面前这个看似柔弱纤瘦的女儿,居然能有这么大的力气,能让一个成年男人动弹不得。

“你最好只是我爸爸,而不是害死我妈的杀人凶手。”云素一字一顿的缓缓道:“否则我要你生不如死。”

随着她的话,她手指逐渐收紧,章潭默的手腕被捏得变形,整个都青紫的胀了起来。

他眼神闪躲了一下,连忙道:“你妈妈的死我也很难过,但她是死于意外,警察已经定案了,你胡说些什么?”

向来健康乐观的母亲怎么会突然精神虚弱,开车坠崖而亡?

“我说什么你和赵雅梦心知肚明,你最好藏好你的尾巴,我可不是讲仁义礼智信的好孩子,这一点,你应该从小就知道。”云素松开了手,揉了揉手腕。

章潭默的眼睛里明显带上了恐惧,连连后退了好几步。

没错,他知道。

因为云素七岁时杀人未遂的对象,就是他!

点击继续免费阅读全本小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