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几千年后?

“她竟然跑到公司会议室去哭,可真是丢人现眼,怪不得先生看不上她。”

“是啊,不就是仗着自己爹为了救老爷子而死吗,真不知道老爷是怎么想的,给点钱就算了,竟然逼着少爷娶这么个女人,司机的女儿,就是上不得台面……”

……

一阵细小的议论声传入耳朵。

“这是哪?”

苏蔓瑾睁开双眸,胸口还是那种被大石压住般的憋闷。

皇帝下令杀了她一家上下三百口,她与皇帝断琴决裂,自请入冷宫,还递了和离书。

可是,这里好像不是冷宫?

她一入眼便是洁白的天花板,上面还吊着一个巨大的闪闪发亮的漂亮东西。

她坐起身,迷茫的望着周围华丽的亮眼,却从没见过的奇怪装饰,满脸问号???

“砰!”

就在这时,门突然被人大力推开,进来一个身材高大,长相异常好看,却打扮奇怪的男人。

苏蔓瑾吓了一跳,顿时瞪大眼睛,“大胆,什么人!”

她做了整整二十年的皇后,身上那股子不怒自威的气势,几乎是和她的灵魂融合在一起的,这一嗓子下去,产生的强烈的威压感,如果是普通人怕是都要透不过气来了。

可是面前的男人竟只是狐疑的皱了皱眉。

紧接着,愤怒的将手中的几页东西朝着她猛的摔了过来。

“你不用装神弄鬼白费力气,我对你不感兴趣!离婚,这件事没得商量!”

离婚??

这个词有些陌生,但一向才思敏捷的她思考一番便知道了,应该是和离的意思。

呵,狗皇帝终于答应了!却叫人这么羞辱她!

皇帝不顾青梅竹马的情谊,只因为一句谗言就诛杀她一家三百口,这根本就是卸磨杀驴!可怜她做了二十载的皇后,直到这一刻,才看清,那个男人的本性薄凉。

“放肆!”

她瞪大眼睛看着来人,一思量,便确定了面前人的身份。

他应该是个太监!

毕竟在宫里,帮皇帝传话的都是太监!而绝不可能会出现男人!

“砰!”

她气势凛人的一掌拍下实木床头。

“和离就和离!就算和离,本宫也不是你个阉货可以随意侮辱践踏的!”

就算和离,她也是曾经的镇国大将军之女!

曾经为这大商打下天下的第一功臣之女!

皇帝听信谗言,污蔑父亲兄长谋逆,但她比谁都清楚,她苏家满门忠烈,光是为了大商死在战场上的直系男丁就有成百上千口,又怎么可能谋逆!

沈君言:……??

他一双阴鸷的眸子死死地盯着苏蔓瑾那张依旧令人生厌,却似乎隐约有些不同的脸,仿佛要把上面盯出个洞来。

莫不是这女人受刺激太大,疯了??

“你在胡言乱语什么!”

他的脸色更加阴沉,仿佛千年寒冰,能把人冻死。

就在这时,门口突然又进来一个人。

是一个长相漂亮,打扮同样奇怪的女人。

只见她不知羞耻的穿着一件连后背和胳膊大腿都露出来的衣服,还姿态做作的走过去拉住了面前“太监”的手臂。

温柔道,“君言哥哥你别生气,蔓瑾姐姐只是误会了,我可以给她解释的。”

她一边说着,动作一边恨不得贴到面前“太监”身上。

真是不堪入目,不堪入目啊!

苏蔓瑾眼睛一阵刺痛,虽然不知道这两个人闹的是哪出,但在后宫浸淫二十载,什么牛鬼蛇神没见过,面前这女人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东西。

既然叫自己姐姐,那想必是皇帝新纳的嫔妃了!

她直接冷哼一声,“作何解释,蔓瑾姐姐也是你这种贱婢配叫的!”

“噗……”

正要继续说什么的曲千悦险些吐血。

她说什么?

贱婢?

这疯女人竟然敢这样羞辱她!

她气的脸都绿了,一副灿然欲泣我见犹怜的模样,“呜呜,蔓瑾姐姐,你说话也太难听了,我和君言哥哥真的没有……”

“难听?难听的还在后头呢!别以为自己入了宫就是主子,本宫不死,尔等终究是妃,就算本宫签了这和离书,尔等爬上枝头也只是继后!”

苏蔓瑾直接打断她的哭哭啼啼。

“你你你……”

曲千悦气的说不出话来,可是这个丑女人不是一向只会哭哭啼啼,做出一副如丧考妣的晚娘脸模样吗?

怎么变得这么伶牙俐齿了!

尤其是她此时浑身的气势,竟然强的她都不敢反驳,好像自己在他面前真的只是个小妾一般……

“够了!”

还是沈君言打断了这一切,他怒斥一声,不知是不是被苏蔓瑾刚才的话刺激,竟然下意识的和曲千悦拉开距离,这才看着苏蔓瑾一字一顿的道。

“和你离婚不是因为旁人,你以后嘴巴里放干净点,这个婚离也得离,不离也得离,最后给你三天时间考虑!”

说罢,他便拉着曲千悦,头也不回地离开。

“砰!”

临走前他还把门摔得震天响。

呵!

苏蔓瑾眼睛一瞪,更是气不打一处来,真是虎落平阳被犬欺。

一个太监,一个嫔妃,也敢骑到自己头上。

“给本宫滚的越远越好,尔等阉货莫要狗眼看人低,有朝一日本宫为父平反,定要一雪前耻!”她对着两人的背影破口大骂。

殊不知已经出门的沈君言只听到前半句,边走边被气的直哆嗦。

反了,真是反了!

这是哭闹不成完全疯了!

苏蔓瑾却气的不行,等到二人的背影完全消失,正想喊个宫女来问问现在到底是什么情况,突然一阵头痛欲裂,一大波不属于她的记忆涌入脑海。

顿时,她大吃一惊,什么?她已经不是原来那个皇后了,她竟然成了几千年后的一个人??

刚才那个男人,竟然是她的丈夫!!

而且这是一个一夫一妻的社会!!

善哉善哉,不会吧,自己竟然大骂自己的丈夫阉货,还当着他的面教训他的宠妾。

哦不,不是宠妾,这个时代,好像应该叫……小三??

此时,她只想收回自己刚才大言不惭的话,离婚??不!!

她现在可是突然到了一个完全陌生的世界,这幅身体还是依靠着那个男人生存的,离婚??她流落街头乞讨吗?

点击继续免费阅读全本小说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