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乱棍打死

天还蒙蒙亮,寒风正刺骨着。

月弯镇富户周家的后院里,围满了一堆人。

为首的贤夫人面容肃穆,正坐在太师椅上看着地上浑身是血的那对母女。

“夫人,我真的没有偷人,汐儿她真的是老爷的孩子!”衣裳都被撕烂,皮肉被打的绽开的温姨娘,紧紧抱着怀里紧闭双眼的女儿,哭着辩解道。

贤夫人闻言,却是冷哼一声:“你房里都搜出来野男人的脏亵裤了,你还敢狡辩?”

目光落在她怀里那个丑陋又肥胖的女儿身上,贤夫人眼里划过一抹厌恶。

“你生的这个野种,我早就怀疑不是周家的了!瞧她那副样子,跟老爷哪有半分相似?”

贤夫人说着说着,又来了气。

“给我继续打!把她们娘俩都给我乱棍打死,省得再碍我的眼。”

贤夫人一声命令,刚遭完毒打的娘俩,再次被棍子狠狠抽在身上。

温姨娘单薄的身子,压根顾不住怀里的女儿。

她眼里满是绝望,血和着泪从脸上滴下。

“求求你们,放过我的汐儿吧!”

她的哀求声,从高到低,越来越弱………

可满院的人,却没有一个人怜悯她们。

终于,温姨娘的手,无力垂下。脸上的血泪啪嗒落在女儿脸上。

“把她们丢到乱葬岗,去喂野狗。”

贤夫人冷漠的吩咐道,丝毫没有注意到那个片刻前就被活生生打死胖女孩儿,手指轻轻颤了颤。

痛。

浑身都在痛着。

身体像被碾碎了一般。

在那样难耐的疼痛中,温汐终于再也撑不住,微微睁开了眼。

而一睁眼,她脸上就落了滴冰凉的液体,似血,又似泪。脑海里也疯狂涌进来一堆陌生又带着强烈恨意的记忆。

温汐没来得及消化那些记忆,就听见有贤夫人的怒斥声:“怎么还没把这个野种给我打死?!”

贤夫人话音刚落,手腕粗的棍子,就朝温汐劈头盖脸的打去。

那一瞬。

长期生活在危险中的雇佣兵本能,让温汐骤然抬起手,将那棍子猛地攥住。

而后,一把夺来。

意识也终于彻底清醒,温汐看着眼前这帮穿着古代服饰的男男女女,再消化着脑海里那些陌生的记忆。

片刻后,她眯了眯眼,眸光里尽是冷意。

她死了。

死于21世纪一次出任务中,被人暗害,葬身于爆炸中,连尸骨都不存。

可没想到,像她这样的人,死后竟然没下地狱,反而穿到了古代。

虽说是个身世悲惨被污蔑后活生生打死的女孩儿身上。

“周汐!”周家贤夫人见她夺过棍子,怒喝道:“你这野种,还敢反抗不成?!”

温汐慢慢站起来,将至死都紧搂着她的姨娘尸体放到一旁。

“竟凭着一条也不知是谁塞来的亵裤,不审不查,直接处死我们。”

“贤夫人。”温汐叫道,声音冰冷的仿佛恶魔:“你这么着急,是想灭口?”

贤夫人不知道被戳中了什么隐秘心思,脸色骤然紧绷,沉声道:“我有什么理由需要灭口?分明就是你娘她不检点,给我们周家蒙羞!”

温汐冷笑了一声。

那具肥胖丑陋在平日里显得可怜的身子,如今,却浑身气质都仿佛变了个人似的,让人莫名觉得危险。

“没有理由?”温汐讥诮的看着她:“我娘虽为妾,但当年却是调的一手好香,且凭着秘制的香料,替你们周家发了家。”

“那些香料的秘方,你们都拿到手了吧?所以才这么迫不及待的想除掉我们。”

这话句句戳心,句句属实。

什么偷人不检点,说白了,全是贤夫人为了防温姨娘再被这秘方透露给别人,所以才下的死手!

温姨娘跟老爷之间,出了不少嫌隙,她不能不防。

“胡言乱语!”

事实被揭发,贤夫人绷着脸,却丝毫不承认,只吩咐院里的护院道:“这小野种怕是猪油蒙了心,嘴里头尽是疯话,还不快给我打死。”

贤夫人一心想让她死。

那些护院自然不会心软。

棍子再次朝她身上招呼,可温汐却次次都避开了。

尽管如今这具肥胖的身体让她身形没有前世敏捷,但曾经刀尖舔血的生活,早就让她形成了本能。

不多时。

这群看着身强力壮但只有蛮力的护院,被温汐全都狠狠的打伤在地上,嘴里还在痛苦的叫着。

温汐舔了舔唇,手上的粗棍还沾了点血。

她抬眸看向贤夫人,那冰冷的视线让贤夫人骤然变了脸色。

“拦住她!快点!把她给我拦住!”

贤夫人的呼喝声慌乱带着震怒,可温汐如今这幅可怕的样子,骇的旁人自己都怕的要命,哪还会管她。

“轮到你了。”

温汐勾唇,笑里带着让贤夫人心惊的恶意。

她以为温汐也会用棍子来打杀她,可没想到——

温汐只是摸出来了一包哪来的香料,加了滴血,而后,掐住她的下巴,让那香料直接灌入她的口鼻。

“这香料被我改成了内服的药,贤夫人,你污蔑我娘不检点,那接下来,你就尝尝什么叫真正的不检点!”

那药极其烈,被吸入后,浑身都会如烈火烧灼,痛苦不堪,除非和男子交和,否则将会硬生生被折磨至死。

温汐改了料,让这毒的效用狠到极致,就算贤夫人要找男人纾解,单单是固定一人也是行不通的。

她体内的毒会越来越烈,会需要越来越多不同的人,每日都得从不同的臂弯中醒来。

温汐看着刚吸取香料,脸色已经开始涨红的贤夫人,嘴角的笑意残忍又肆意。

最狠的报复,不是让仇人死亡。

而是,让她生不如死。

温汐的手段,看的这群内宅太太仆人都是又惧又怕,连大气都不敢出一声。

在满院惊惧中,温汐转身,从地上抱起瘦弱的温姨娘。

她的身体很冷,可温汐想到她临死前都在护着女儿的情形。

想到她最后那滴血泪。

她轻声开口:“娘,我带你离开这个肮脏的地方。”

如今,她占了原主这身子。

那温姨娘,自此便是她娘。

周府欠温姨娘的,她都会让这些人,百倍千倍的偿还!

点击继续免费阅读全本小说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