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发卖

周府的大门敞开,没有一个人敢拦着温汐。

温汐抱着温姨娘的尸体,不顾路人震惊的目光,一路走出城。

直走到荒芜的南山坡,她才将温姨娘放下。

“你喜静,以后睡在这里,我不会让人来打扰你。”

温汐低低的说了句,又挖了个坑,将温姨娘埋了进去。

做好这一切,这具被虐打过的身体,抱着温姨娘走了这么久,撑到现在,已经开始吃不消。

视线猛地模糊,温汐的身子陡然踉跄了一下。

在跌到地上那一刹,她隐约看见有人走来。

围着她,评头论足。

“这女的是晕了吧?”

“咋滴?你想把她卖给那赵覃?她又胖又丑,人家赵覃肯定不乐意要。”

“嘁,一个穷打猎的,还带着堆拖油瓶,条件好的谁愿意嫁他家去?”

“快点帮我一把,咱们把这女的捆了,送给赵覃,还能换两块猪肉。”

那说话的人,看不清面容,但手脚利索,将正脱力的温汐迅速给捆了起来。

原主的身体实在太差劲,再加上温汐刚才收拾周府的人,都耗费了最后的气力。

所以这会儿只能暂时由着他们对自己放肆,也就当把他们的命多留片刻!

被扛着离开,温汐脑海里只有两个念头——

一,敢卖她的人,绝对会不得好死。

二,敢拿猪肉买她的那人,也别想好过!

大脑昏沉间,温汐闭着眼睛,陷入了黑暗。

不知过了多久。

温汐的意识渐渐复苏,她感觉自己正躺在坚硬的地上,嘴里被堵了块布,发不出声音。

但眼睛却可以看见。

“赵覃,这小娘们儿虽然外表差了些,但也是个女的,你将就将就,收下得了。”说话的人满脸络腮胡,一副凶相。

而叫做赵覃的男人,穿着粗布长衫,身形修长,容貌更是英俊不俗。

他被游说了好一阵,最后皱眉道:“她来路正么?”

络腮胡咧嘴笑了笑:“当然,我是从她亲娘手里把她买下来的。”

“要换了别的人牙子,都不收这样的,还是我心善,收了她。”

络腮胡又说了几句,最后叫赵覃的男人,犹豫了片刻,还是同意了将人买下。

人牙子手里的人,都是正经发卖的,在这里算是合法生意。

温汐躺在角落,就看着那络腮胡用自己换了两块野猪肉,还喜的眼不见牙,一副赚到了的表情。

温汐:“………”

温汐看的直磨牙,她的出场费,放在前世,上百万一回。

可在这里,身价却只值两块猪肉?!

卖她的人心满意足的离开,温汐眼神似刀,将他们的脸都记住。

而屋里,赵覃正要朝她走来时,忽然涌进来了几个小孩儿。

最大的七八岁,中间的三四岁,还有个连走路都摇晃的,估计还不到一岁。

“哥哥,哥哥,我们是不是要有嫂嫂了?”最大的那个男孩儿,眼睛亮晶晶的问道。

赵覃点了点头。

男孩儿跟弟弟妹妹顿时欢呼起来:“那以后,就有嫂嫂给我们做饭照顾我们了吗?!”

就像别家嫂嫂一样,兴许还会给他们做几件衣裳!

赵覃继续点头。

他向人牙子买人,目的便是为了这三个孩子。

若哪天自己这本就有问题的身子,出了什么不测,家里还能有人照抚他们一二。

“你们先出去,待会我再叫你们进来。”赵覃站起来,拦住了他们的视线。

这会儿温汐还被绑着,若被他们瞧见,形象到底是不怎么好。

几个小孩都挺乖,闻言,立马乖乖的转身离开。

房间里顿时只剩下赵覃跟温汐。

赵覃上前,将绳子从温汐身上解开。

在触到温汐那张肥胖丑陋的脸时,赵覃垂眸,看不出有任何情绪。

绳子解开,赵覃淡淡道:“我将你买下,以后,你就是我的人了。”

温汐得了自由,体力又恢复的一些,她站起来,冷笑道:“我只是碰巧被他们劫了,跟他们可不是一伙的。”

这话似乎在说,这桩生意,她没认。

赵覃听出这意思,心里一紧:“你是跟着他们一起进我家的,如今猪肉我给了他们,还想不认账?”

温汐扫了一眼这简陋的房屋,再回想着刚才那两块野猪肉。

她皱眉:“刚才那点猪肉,对你来说很重要?”

“最后的粮食。”

这五个字落下,温汐脸色微顿。

原本在她看来,敢买她,那就已经触怒了她……

她不会放过对方。

但结合现在的实际情况,这赵覃,好像也有点惨?

以为她是可以发卖,用最后的粮食把她换来……

“那两块野猪肉我会还你的。”温汐皱眉道。

权当回报这人,从那更让她厌恶的人牙子手里,把她救下来。

虽然再过片刻,她也能自救。

赵覃沉默,那张英俊的面容上,似乎不擅与人多说什么。

他明显是不想放温汐走,可骨子里又好像有着天生的矜傲,让他不愿为难一个女人。

气氛一时间有些微妙。

而在这微妙中,温汐的肚子,咕咕叫了一声。

温汐:“………”

她猛然想起来,这具身体,好像饿了许久。

赵覃也听到了这道声音,他抬头看了温汐一眼,开口道:“要吃饭么?虽然没有粮食。但还有一点野菜糊。”

温汐迟疑几秒。

“要。”

再不吃,她就算要走,都走不了几步,要被饿晕过去。

温汐的去处,两个人暂时放下。

等赵覃去厨房忙活,温汐一个人坐了下来。

桌子上有半块残镜,温汐虽然对这句身体早有预料,但等真的看清镜子里那个又胖又丑的女孩时,嘴角还是抽了抽。

她盖下镜子,手指搭在手腕,细细给自己诊了诊。

她前世既是一名雇佣兵,也是个药人。神医爷爷教会了她精湛的制药解毒,而她则以身为爷爷试药试毒。

诊断完,果然,这丑到离谱的容貌身材,不是天生的。

也不知道是周府的哪一位,给她这身体里,打小就灌了毒。

才会让她越来越貌丑体胖,跟美艳的温姨娘,还有那位心肠狠毒但长相俊雅的周老爷,看着越来越不像。

也让满府人,都以为她是野种!

“看来,要调几副药了。”

把这身体里的毒,全排出去。

这样,她就可以恢复原本的容貌。

点击继续免费阅读全本小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