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金线蛊

温汐死死压着他,原主的体重,在这一刻,可算是发挥了作用。

赵覃动弹不得,但猩红的双眼,却在死死的瞪着她。

温汐被那眼神给看的不适,当即腾出一只手,对着他的脖子狠劈了下去。

这一下的位置找的准,让赵覃瞬间昏死过去。

而温汐也松了口气,将他踹到旁边:“可算安分了。”

“看着挺正常……怎么突然发了疯?”

温汐皱着眉头,一边嘀咕,一边伸手搭上他的手腕,打算看看是不是也中了什么毒。

但诊完,只得出一个结论——

赵覃看着强壮康健的身体,竟然已经到了强弩之末?

不是因为中毒,而且因为,他体内被种了蛊。

金线蛊,一种极其珍贵的蛊。在人重伤将死之际种下,可留住命。

这状况很棘手,温汐想着那蛊发作后的后果:身体很容易失控,每每失控之际,都会有嗜血的欲望。

这蛊,师父跟她讲过,在古时候,常常会用在最威猛的战神身上。

也只有战神,最适合用。

“三个月……”

温汐看着赵覃那张脸,喃喃道:“如果我们真是夫妻,那你这是要让我三个月后就守寡啊。”

她低叹了口气,找出针来,封了赵覃的几处穴道。

他现在正在发作期,想要度过去,要么杀人释放蛊毒的邪意,要么——

跟女子交和。

两者都不做,硬生生憋着,那只会把命憋得更短。

一整夜,温汐几乎都没怎么睡。

直等到次日。

赵覃终于睁开眼,眸子里褪去了昨夜的猩红。

他感觉身上好像有些不对劲,正要抬手,温汐恰好暼见,立马斥道:“别动!”

赵覃愣住。

温汐揉了下眼睛,打起精神来,亲自将他身上的针一一拔下。

然后,抬眸盯着他:“你到底是谁?”

世间罕见的蛊,不可能用在一个普通猎人身上。

赵覃跟她对视几秒,错开了目光,淡淡道:“我现在只是个打猎的,你要问以前的身份,我也不太想记起了。”

说了跟没说一样。

温汐皱了皱眉,对他的隐瞒,有些不满,但也能理解。

“算了,我不问了。”温汐起身,说道:“你还剩下三个月可活,好好珍惜吧。”

赵覃闻言,有些惊诧看了她一眼:“你还懂医?”

温汐挑眉:“怎么?想让我救你?”

赵覃摇了摇头,面色平静:“你救不活我。”

他曾经寻遍过这世间名医,所有人都告诉他,金线蛊,无解。

赵覃说完,就往外走,看样子要开始忙活。

“你等等,今天我去厨房给做吃的,里头还有点野菜是吧?”

温汐叫住他,实在不想吃他做的。

赵覃“嗯”了声。

温汐到院里从缸里舀出水,洗了把脸,这才去厨房忙活。

厨房不大,里头除了点野菜,还真的什么都没。

温汐看着这一切,除了寒酸两个字,再没别的可形容,但这处境算不上糟糕。

那些野菜,被她一一拿起来,然后,开始熟练的处理起来。

她跟师父进过山,没带粮的时候,吃的就是野菜和可食用的药草。

师父嘴还叼,用这些玩意儿还必须给他做的好吃。

否则,当天试在她身上的毒,都要比先前重些。

厨房里一阵忙碌,最后,温汐将做的菜饼还有菜汤都端了出来。

三个小孩刚好也爬起来。

温汐朝他们摆摆手:“快过来。”

小孩儿们被赵覃洗漱过,看着挺干净,就是头发扎的歪歪扭扭。

赵覃说过小孩的名字,温汐嫌不好记,于是直接按照年龄排,笑着叫他们一一,二二,三三。

“好香的菜饼啊,嫂嫂的手艺真好。”一一瞅着饭桌上的菜饼,有些不敢相信是野菜做的。

小孩们吃的狼吞虎咽,就连赵覃在吃的时候,眼底明显都有些震惊。

吃过饭,小孩儿们拍着肚皮,眯着眼睛说道:“这是我吃过最好吃最好吃的饭了。”

温汐失笑。

早饭过后,赵覃让温汐又给他做了一点饼,然后带着上了山。

家里有温汐看着,赵覃这回终于不用急着回来。

而温汐在家里除了照顾那几个小孩,也在给自己调着药。

药材都是在附近摘的,这里的村民把那些只当做野草,殊不知,那野草在温汐眼里,都是宝贝。

一连七天。

温汐肥胖的身子,每天都在变轻,油腻的肥肉,一点点消失。

她泡在药浴里,随着毒素的发散,肌肤都越来越好,白皙通透,看着便诱人。

赵覃终于扛着满满的猎物,回来时,进门瞧见她,直接懵了。

“你……你是?”

他完全没认出来,如今这个看上去颇有几分美艳的女人,就是之前的温汐。

温汐听他这么问,挑了挑眉,微长眼尾带着仿佛天生的风情。

她好笑的调侃了道:“我是被你用猪肉换的妻子啊。”

明明只是一句玩笑话,可妻子两个字,却莫名听的赵覃心里动了动。

“嫂嫂,嫂嫂快看,三三会走路啦!”

屋子里传来小孩的笑闹声,赵覃将手里的猎物都丢到了院子里,这才开始打量焕然一新的房屋,还有脱胎换骨的温汐。

房间干干净净,几个小孩儿的衣服都被重新缝补清洗过。

而桌子上,甚至还有盘吃的。

赵覃动了动唇,隐约觉得自己像捡到宝了。

“你,你都做了什么?”

他回来前,还以为他们要挨饿……

温汐笑了笑,随意道:“也没做什么,就是做了点药,卖到了医馆里,所以换了点钱,把家里重新布置了下。”

赵覃心头大震。

温汐,温汐她这是有完全独立生存的能力!

可她却没走。

赵覃抬眸,眼神灼灼的看向温汐,心里只觉得,温汐肯留下来——

是不是还有个原因?

比如,真想做他的妻。

就在赵覃脑海里不停浮出这个想法时,另一边,温汐也在叫他。

“你这些猎物,应该能卖个好价钱吧?正好,我也休整的差不多了。”

“赵覃,听说过周府吗?”

“走,陪我一块儿,去收拾那些垃圾。”

点击继续免费阅读全本小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