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复仇

“收拾他们?”

赵覃总算回过神来,他压下心头的种种想法,微微皱眉道:“周府在镇上算是大家,你跟他们有过节?”

温汐三言两语,将前头发生的事了。

“周家要是没有我娘当年带的银钱,早就撑不下去了,他许诺我娘会娶她为正妻,可后来又说自己身不由己,要娶个门当户对的女子做正妻。”

“我娘是真心爱慕他,他说什么话都信。”

“结果呢,到最后……硬生生被打死。”

温汐说起这话时,胸腔里似乎还残留着原主的恨意。

赵覃沉默片刻,问道:“那你接下来要怎么做?”

“他们拿了我娘的香料秘方,并用秘方发财。”

温汐勾唇,笑的残忍:“那我现在,自然要让他们也毁在这秘方上。”

说着,她挑眉,直视着赵覃:“走吧,周府贤夫人那,还有桩热闹可凑呢。”

给家里的几个小孩儿留足了吃的,赵覃扛上猎物,跟温汐一起进了镇子里。

那猎物赵覃都卖给了酒楼后厨。

对方也是个爽快人,见他带来的猎物新鲜难得,直接给了二两银子。

这数目不算少,温汐困惑的问他:“为什么家里还总缺吃的?”

赵覃眼神暗了下:“这回是你在家照顾孩子,所以我才能腾出手,猎到这么多东西。”

温汐这才了然。

拿了银子后,温汐以为他会先买点粮食,但没想到,他直接去了成衣铺子。

对上温汐不解的眼神,赵覃脸色有些不自然:“你……你总穿着我的衣服,自己也没两件,到底是有些不方便。”

温汐笑了下,心里划过一抹暖意。

这男人,看着寡言又冷峻,没想到心思却很细。

怎么办。

她忽然有点,不想让他死这么早了。

“不用买成衣,扯几块布料就可以了。”温汐比较了一下价钱,决定道:“这样划算很多。”

布料便宜,还能多买一点,给几个小孩做身像样的衣服。

赵覃听着她算着这些,忽然间有种他们真的在过日子的感觉。

买完布料,赵覃在温汐的指挥下,又买了米面等必需品。

将东西都暂时放到相熟的铁匠那里,赵覃便被温汐拉走了。

“你这是在干什么?”

赵覃看着温汐一路上跟不少乞丐都说着什么,末了,那些乞丐眼睛都明显在放光!

温汐淡笑道:“我当然是在做好事啊,给他们指一条发财路。”

跟乞丐们打完交道,温汐又在路边找了一对扯着旗子写着卖身葬父的骗子。

骗子演技不错,温汐在旁边看的很满意。

一番安排下,温汐这才收手。

约摸快到晌午,周家的香料铺子,门口坐了一对父女。

父亲嘴里哀哀的呻吟着,看着满脸痛苦。

而穿着白衣,脸上稍加掩饰让人认不出来自己身份的女孩儿,则是正哭的悲痛——

“来人啊,都来看看这黑心的香料商啊!我爹睡不好,我给他买了能安神的香料,结果用完,人都半瘫了!”

“谁能给我个公道啊?!”

女孩儿哭的哀痛,看着还真有几分可怜。

那铺主也懵:“我们这香料没问题啊。”

就在杂闹间,人群忽然有人叫了声:“这香料都来自周家,你要讨公道,就去周家。”

女孩儿跟围观的人一听,这话还有几分道理!

于是,一大帮子爱看热闹的,簇拥着女孩儿,拖着那半瘫的父亲,去了周家。

在周家门口,刚好坐着群也在讨公道的乞丐。

乞丐看见有人,立马把自己的目的也叫了出来。

“我们前几日被周家人叫来,说是有活。结果进了周府才发现,是贤夫人欲求不满缺男人!”

乞丐语气悲愤:“我们为了能讨点钱,忍辱负重的陪贤夫人睡,结果周家人竟是个赖账的!”

“那贤夫人年纪一大把,可精神却足,青天白日的在府里就做那档子事!”

这话里的消息,太过惊世骇俗。

贤夫人……找乞丐来睡。

这太匪夷所思了!

围观的人根本不敢相信,可人群里又有人忽然说道:“贤夫人是不是白日宣淫,我们进周府看看不就成了?”

话音落。

乞丐就先带了头,去敲砸周府大门。

一群人看热闹不嫌事大,都鼓动着,还真将门硬生生给踹开了!

里头的护院仆从自然要赶他们。

但人单力薄,压根赶不动。

大家伙轰轰烈烈的闯进来,乞丐事先被交代过这府里的路线。

所以轻车熟路的直接去了内宅。

内宅太太丫鬟们正惊慌失措着,就见贤夫人的门,被人推开。

而那雕花大床上,还真的在响着不堪入耳的声音!

“快点,再用点力……”

带头的乞丐几步冲上前去,将床帘猛地打开。

而露出来的景象,让人目瞪口呆。

向来面目威严的贤夫人,如今正跟一个光着身子的壮汉缠在一起。

所有人看到这一幕,都震惊的难以言表!

而贤夫人沉浸在欲望里,竟像是还没注意到有外人来。

倒是那个壮汉,惊慌地止住了动作。

贤夫人见他僵住,竟然还出声催促:“怎么不动了?”

场面一时间,有些失控。

“贤夫人……”

有人没忍住,亲自叫了声,像是还不敢相信这位真的是常被夸赞德高望重的周府贤夫人。

贤夫人听到这声音,总算是醒了点神。

而目光在触到一群外人时,贤夫人陡然尖叫了一声,脸色惨白!

“出去!都给我滚出去!”贤夫人怒斥道。

可大家伙受到的冲击太大,一时间脚步竟有些挪不开。

万万没想到,这般德高望重的贤夫人真同那乞丐所言一般!

这实在是太叫人震惊,以至于所有人都只是张大了嘴,却半个字都说不出来。

就在正难以收场时,外头急匆匆的有人叫道:“老爷回府了!”

周老爷,也就是温汐这具身体的薄情又狠毒的亲爹。

他今儿去了庄子,所以没在府上。

还是下人一脸惊恐的刚把他找回来。

隐在人群里的温汐跟赵覃,也都抬眸,去看向那个便宜爹。

温汐眼底尽是冷意,她倒要看看,周云这次还要怎么收场!

点击继续免费阅读全本小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