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诬陷

晴空万里,夏蝉鸣叫,整个竹龙山都被温暖的阳光笼罩。

白小婉寻了小溪边盘腿坐下,但是此时的她却与这温暖惬意的环境格格不入,因为她现在不仅头破血流,衣服更是破烂不堪,因为失血过多,头昏昏沉沉的。

她低头把采摘来的止血草捣鼓成草渣子糊在了伤口上,刺痛感让她龇牙咧嘴,但是也只能咬牙按住。折腾了好一会总算止住了头顶的血,这才将头浸入水中,用清凉的水擦拭掉脸上的血迹,顺便让头脑清醒起来。

若非头顶伤口的痛楚太过真实,不然她无法相信自己如今身处古代,居然离奇的穿越了。

上一秒她还在二十一世纪的山上游玩,看到一株从未见过的药草,出于好奇凑上去看了一眼。

明明是实打实的草地,可下一秒却踩了个空。

再次睁眼醒来的时候就身处一个陌生的地方。

若是说她是怎么发觉自己穿越的,真是让人不想回忆。她最先发觉自己的身子都变得不一样了,她在现代那是萝莉体型,小只小只的。

如今…

白小婉伸出手,看着又胖又黑的爪子,悲痛的合上了眼。

惨不忍睹啊!

坐在小溪边,白小婉已经消化了原主留下的记忆,原主出身农女,虽然古代重男轻女,但是原主却深受外祖家的疼爱,娇惯溺爱长大,以至于造就了这一身身材管理失败的肥膘,以及整个竹龙村都无法忍受的跋扈脾气。

跋扈!这就意味着原主留下的烂摊子,她得一一收拾。

白小婉颇有怨气的坐着发呆,如今还未到仲夏,阳光明媚,但并不毒辣,暖洋洋的叫人犯困。

她便靠着一旁大树打算眯一会眼,毕竟脑仁疼得厉害,不曾想刚一合眼就心神一荡,进入了一个奇妙的空间里。

阳光明媚,肥沃的黑土地,精致的木阁楼,清澈的泉水流动着。

白小婉一惊,她以为自己是脑子摔坏了,下意识的揉了揉眼,这并不是幻觉!面前的景色是真实存在的!难道她,又穿越了?她端详着自己的身体,并没有任何变化。

看着周围的景象,白小婉有着看小说的经验,隐约知道这多半就是穿越附赠的金手指——空间。

她迈动双腿探索起来,田地是极肥沃的,一眼望不到尽头的良田,泉水清冽,冲刷着她的肌肤,她敏锐的发现浸入水中的手指肌肤变得富有弹性,白皙细腻起来,就连指甲都变得圆润饱满,粉嫩可爱。

“当真是灵泉啊!”

白小婉走到阁楼中,古香古色的家具一应俱全,书籍,药草,种子!她惊讶的看着面前的巨大宝藏。心神一动从空间中抽身出来。

白小婉平复环境下心情,空间,可以慢慢探索,不急。她看自己额头的伤被止血草凝固住了伤口,又简单清理了一番,这才慢悠悠的走下了山。

可是刚回到村子里,就看到一个黑着脸的女人凶神恶煞的冲了过来,手中拿着拨火棍,狠狠地骂道:“不知羞耻的荡妇,去哪里偷汉子了?你这贱人胚子还敢回来!”

记忆慢慢浮现出来,这是她的小姑白翠萍,因为她嫉妒原主吃的好穿的好,父母偏心于原身,故此时常刁难。

两个人吵架是时常有的,每次都是白翠兰找事,她仗着自己辈分比原身高,打原身一顿也是常有的事儿。

“小姑,青天白日的你可别张口就来,别乱给我扣屎盆子。”白小婉深知古代名声有多重要,不想和面前的疯婆娘做无谓的口舌之争,只想绕道离开。

没错她不光是农女,还是农妇,已经嫁入林家做了媳妇。

根据记忆,这个相公还是原主霸王硬上弓抢来的。

走入屋内,她就看到了自己便宜相公林怀瑾,不由得呼吸一滞,一下子理解了原主为什么哭天抢地要嫁给林怀瑾的原因。

他生得未免也太俊美了一些,正应了公子如玉这样的词语。

在这农村之中,气质绝世脱尘,绝对是鹤立鸡群的存在。

不过林怀瑾的眼神冷漠中透着深深的嫌恶,白小婉也可以理解,毕竟原主对他做了不少缺德事。

她悻悻的低头放下菜篓子,一边为了打破尴尬气氛出声问道:“饭吃了吗?”

林怀瑾没有作答,白小婉便自己去厨房看了一下,锅里留了面疙瘩,不过已经冷了。

想来应该是给她的,心头一暖,这便宜相公是面冷心热的。

正当她感慨这穿越生活还不算太差的时候,外头传来了吵吵嚷嚷的声音。

“白小婉!你这个荡妇滚出来!”

随着尖锐的一声喊叫,白小婉知道这是冲着她来的,忙走出去,就看到自己家的院门前围了不少人。

他们个个凶神恶煞,为首的便又是那白小婉的姑姑白翠萍,手里依旧是刚刚那跟拨火棍。

白小婉没好气道:“说话但凡讲证据,先前我回来的时候你就污我名声,如今还带人来是什么意思?”

另一边站着的是白翠萍的相公陈仁义,说话文绉绉的:“林白氏你可知罪?”

“何罪之有?”白小婉坦坦荡荡的迎上众人目光。

“身为人妇,德行有亏,居然与人私通,根据竹龙村的村规,尔等放浪形骸之人是要抓了绑起来沉塘的!”

白小婉努力思索着有关记忆,原主喜新厌旧,因为对林怀瑾冷漠态度厌烦了,所以后来就时常调戏别的公子,近来又看上了隔壁村的小哥。

不过她始终是没做出格的事。

只要是这样,那她还犯不着被沉塘。

“沉塘!沉塘!”白翠萍带动其他人齐声嚷嚷道。

白小婉试图说话,却被吵吵嚷嚷的声音盖住,她索性冷下脸,中气十足的吼了一句:“闭嘴!”

这一句颇有威慑力,震得其他人都默了瞬。

白小婉这才开口解释:“第一我没有与别人私通,第二你们也没权利来我家闹事。”

“放你娘的狗屁,白小婉!谁不知道你荡妇德行,一夜未归不是去偷情是什么?”白翠萍骂道。

白小婉这才缕清时间线,原主是在前一天傍晚上山,脚滑摔下山死了,直到第二天下午她才穿越过来。

这么一耽搁便是一整天。

一个妇人夜不归宿,也是这样让白翠萍找到把柄。

点击继续免费阅读全本小说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