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不靠谱

白小婉低头把伤口对着众人道:“你们瞧瞧,那么大的伤口,你们说我去偷情?”

“凡事也要讲道理对吧?我昨日后山采药,结果脚滑摔了一个小坡,晕到了第二天才醒过来,好在命大没被野兽吃了,好不容易缓过来回来还要受你们这气。”

白小婉眼睛一垂,吧嗒吧嗒就掉眼泪起来。

素来都只有白小婉和别人比嗓子对骂的,再不济也是她打滚撒泼的,何时见过她这么可怜兮兮的擦眼泪。

一时间众人都觉得不真切,这还是村里第一泼妇白小婉吗?

“大家别信她,白小婉这个小浪蹄子最会骗人了!”白翠萍恨恨的道。

“对!别信她,抓她沉塘!”一窝蜂的起哄了起来。

白小婉擦着泪道:“所谓捉奸捉双,你们既说我私通,那你们说我私通何人,在何处私通?”

“若只是因为夜不归宿便觉得我私通。”她目光一转,看向白翠萍的丈夫陈仁义道:“陈姑父你平日里可没少留宿在外,按照姑姑的意思,那姑父岂不是私通成性,或者是养有外室。”

白翠萍恼了道:“你这嘴里糊了粪的小贱胚子!我家仁义那是去读书的。”

“你说读书就是读书,我说我摔了跤你还要让大家别信我呢!”

白小婉眉梢一挑,冷讽道:“再者,若不信可以去山上看看,我摔伤留了不少血,现下过去还能看到血迹呢!”

“若这都不算真,那姑父如何算真?”

陈仁义涨红了脸道:“你污蔑!”

“姑父怎么急红了脸,莫不是恼羞成怒了?”白小婉煞有其事,气得陈仁义说不出话来。

转而清了清嗓子道,“谁对我夜不归宿的事有异议,大可找理正来评理,我白小婉光明磊落,没做就是没做。”

白翠萍咬牙恨恨,她不能错失这次机会的。

她扭头看向一直默不作声编着竹篓的林怀瑾道:“林怀瑾你就不气,这村上人都知道了她这样放浪的行径!你还忍着?”

林怀瑾眸光淡淡,依旧漠然的低头弄竹篓。

白翠萍这一拳算是打错了地方,她险些忘记林怀瑾本就不喜欢白小婉,说不定巴不得她红杏出墙,别纠缠他。

“怎么,姑姑这么关心小辈家事,要不要晚上住下瞧个清楚?”白小婉没羞没臊的话让所有人面色微变。

白小婉笑道:“大家似乎是不愿意的,那还不早些回去,晚些可就看不清灶台,做不了饭了。”

其他人见白小婉言之凿凿,再加上头上骇人的伤,知晓她多半是清白的,便也不想趟这浑水,都知道白小婉是个难缠的。

白翠萍愤然,她拎着棍子走上前来:“小贱蹄子还敢嘴硬!今天我就就训教训你,身为晚辈,行径不端!还这样顶撞长辈,这还了得!”

她拎着棍子照着转过身的白小婉的后背就打了下去。白小婉没想到她不肯作罢还下了狠手,后背结结实实的挨了一下子。

顿时血气上涌,一口鲜血喷了出来,震惊了院内众人,包括她的便宜夫君。

她转过身来,身上和脸上残留着血迹,表情冷厉起来,看上去让人心惊胆战:“白翠萍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打什么主意,但是我告诉你,就算我身败名裂,我分得的那块田也落不到你头上。”

原本重伤饥饿的她本就气力不支,此刻不过是强撑着站立。

那块田是当初白小婉嫁给林怀瑾的时候,白小婉的奶奶给她划过去作为嫁妆的。

这白翠萍的嫁妆不及她多,眼红嫉妒的很,故此没少算计白小婉。

以前的白小婉那是人人厌之,自身也天不怕地不怕,无所畏惧。

所以并没有察觉出自己这个姑姑除了讨厌她之外,还有着更深的动机。

同样,白翠萍一直笃定她不知道她的心思,如今突然被在大庭广众之下戳破心事,吓得瞳孔骤缩,急忙甩开了她的手道:“胡说八道什么?”

白小婉没有再说下去,只是笑盈盈的看着她,看的她心底发毛。

白翠萍觉得面前的人似乎不是白小婉。

她带着周围的人慌不择路的逃了,白小婉相信这事儿过后,白翠萍可以安分上几天。

白小婉转头正好迎上了林怀瑾的目光,他漂亮的眼底是焦急之色,不过她敢肯定,绝对不是为她急得。

他不知何时进了里屋,如今出来,有些进退两难。

“怎么了?”白小婉问道。

林怀瑾蹙眉:“安安高烧退不下来,你能不能去请一下大夫。”

顿了顿,似乎怕白小婉不同意,又道,“或者我去请大夫,你在这看着安安。”

他素来淡漠寒凉的眼底带着一些乞求的意味。

原主是个好吃懒惰的,更不愿意照顾她这个便宜夫君得弟弟林安安。

正因如此,林怀瑾才会如此进退两难,怕去找大夫,没人看着安安。但又怕自己在这干照顾着,会误了病情。

他想了想紧锁眉头道:“算了我找隔壁陈大娘帮忙。”

白小婉扶额无奈,原主是有多不靠谱,让他只能去找邻居帮忙。

她道:“我先瞧瞧安安的情况,若是一般的高烧我能治。”

一听这话,林怀瑾一下警惕了起来,拦住了白小婉,语气愠怒:“你别乱来!”

听着这一句警告,还有林怀瑾眼底的厌恶,脑中隐隐浮现了一些记忆。

也是原主自告奋勇帮林怀瑾看病,结果害得他上吐下泻半个月,差点小命搭进去一半。

想到这里,尽管不是自己做的,但是她现在就是白小婉,难免愧疚难安:“那个事是我的问题,但是安安是你的弟弟,我是他嫂子,我不会对他怎么样的。”

这句话犹如针一样让林怀瑾看她的目光越发冰冷:“你还知道他是你的家人,是我的弟弟!”

“昨夜他喊你的名字,你却一个人跑了出去,我不知道你到底去做了什么,反正你真没什么资格做他的嫂子。”

原主的记忆并不是一次性全部交代给她得,所以凭着林怀瑾这段话,脑中有隐隐约约浮现了些。

点击继续免费阅读全本小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