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重生,当年人,郎心似铁

“小姐,您没事吧?”

头上传来刺痛,她忍不住捂着脑袋,低低呻吟,分明棺材里稀薄的空气让她浑身都像凌迟一样,此刻却只有头上那剧痛让她实在难忍。

“小姐?”

又一声担忧叫唤传来,在厉云清的脑中炸裂,这是人声?还是熟悉的人声?

她莫名抬头,看向面前一张十三四岁娇俏带着担忧的面庞,下意识喊道:“夏唯?”

夏唯不是五年前,在自己被贬为奴役的第二天,就掉到河里淹死了吗?

“小姐,您没事吧?您怎么了?是不是头太疼了,芊晴郡主真是太过分了,您得都没得罪她,她莫名其妙来拦您的路,”

“还二话不说,把您往假山上推,您伤成这样,她竟然还看也不看一眼的走了!”

芊晴郡主?

她对芊晴郡主的印象,只存在于五年前那场宮宴,全盛京都知道芊晴郡主喜欢季轻尘,芊晴郡主知道她和季轻尘的关系十分恶劣,就来替季轻尘出气。

那么自己眼下,她抬头环顾了一眼周围的情形,假山水潭,石亭桃花,远处依稀绿林中露出巍峨宮檐,这里是皇宫——西北角的碧水潭。

手边碰到的碎石扑簌簌滚进了水潭里,很不对劲,她知道,这是因为这里的土被人松过,这里的栏杆一靠上去,就得栽到潭里。

五年前,芊晴郡主早早就吩咐人把这里的栏杆动了手脚,只等自己路过,把自己推得头破血流后,自己又迷迷糊糊扶着栏杆,春寒的天气,在寒冷的潭水里几乎掉了一条命。

所以,她这是重生到了五年前?

心里惊骇,但却又顾不得这些,因为她看见前面一片花树后,已经闪过好几道朱钗玉鬓的身影。

当年,她在潭里拼命挣扎,这群小姐就在岸上冷嘲热讽,无动于衷,喊救命的夏唯还被她们赏了一巴掌,后来幸亏禁军听到动静赶过来,才救了她一命。

但一个未出阁的闺阁小姐,被一群禁军看了身子,说出去都是一大耻辱,当年她鬼门关里熬了过来,却在之后的日子里差点被整个盛京的口水淹没。

“小姐,您怎么了,您倒是出个声啊!”夏唯见厉云清一直不说话,都快吓哭了。

厉云清看了眼那边越来越近的人,再顾不得额头的伤,捂住夏唯的嘴,低道:“别出声。”

然后一把就拉着夏唯往假山对面的小道绿林里躲去。

这个功夫,那边,那几个千金小姐已经走了过去,左顾右盼,皆面露疑惑。

“咦,厉云清人呢?芊晴郡主不是说厉云清在这里撞破脑袋了,让咱们来看看,怎么没瞧见人,不会被芊晴郡主耍了吧?”

“应该不会吧,你们瞧瞧,那处还有血呢!”

“哪里,哪里,我瞧瞧!”

几个小姐都走过去,果然看见地上一滩血,惊喜道:“呀,真的有,你们瞧,啊!啊!”

话没说完,脚下土一松,好几个身影往潭里栽了下去。“啊,啊!啊啊!”

顺着倒的还有栏杆,其余几个小姐也有被脚下松土害的,还有的是靠着栏杆,直接跟着栽的……

岸边上一堆丫鬟被这一幕都看傻眼了。

岸上谁人也不会游泳,反应过来忙又哭又叫,到处找人。

夏唯也看呆了,她们刚才待的那地方,这么危险?

这时,厉云清已经感觉头重脚轻,夏唯看得害怕,忙扶住厉云清:“小姐,您有没有事?”

厉云清掌住她的手,摇摇头,道:“我们走。”

夏唯也知道,刚才的事似乎是小姐故意算计的,不然也不会突然躲在这里看戏。

此刻,哪里还能等着人来抓,赶忙扶着厉云清去找一个偏殿休息才是。

她们刚走没几步,就来了一批禁军,在乱糟糟的丫鬟叫嚷声中,还有一堆“扑通”“扑通”“扑通”的下水声。

夏唯立刻心虚转回脑袋,暗想,这么多禁军下去,这些小姐的闺誉可都全完了!

她下意识看了眼厉云清,小姐这也太狠了些。

而厉云清却根本没空管后面的事情,她失血过多,需要找一个殿室暂时休息,强忍着晕眩,转过几个石径小路,突然一道骄纵的怒喝传来。

“季轻尘,你到底有没有心!”

她整个人似乎被雷击中,僵硬在原地,缓慢转过头,朝着树丛隔着的十步远的石亭看去。

那里一个清姿俊挺的男子,正皱眉,侧身一避,躲开与对面女子的接触,淡道:“有心无心,都与郡主无关。”

他正要往石阶下走,芊晴郡主却不依,让几个丫鬟挡在他小厮面前,自己则双手张开,挡着他不让过。

“让开。”他冷声道。

“哼,”芊晴郡主仰起头:“本郡主就是不让!”

“那就得罪了!”他话落,不待芊晴郡主反应,就一把把人推了开。

芊晴郡主跌倒在地,没料到季轻尘竟然会动手,又委屈又气愤,趴在石阶上就去拽他的下摆,没抓住,却一下扯掉了他的佩玉。

季轻尘下了石阶,玉落在石阶上,他抬头,看向趴在地上的芊晴郡主。

芊晴郡主有些怕,气恼叫道:“不怪我,是你先动的手!”

芊晴郡主说着,想把那玉捡起来,自个儿收着。

季轻尘率先弯腰捡起,拿出帕子擦了擦,然后,扔进了石亭边上的湖里。

芊晴郡主看在眼里,脸色发白:“你,季轻尘,你好狠。”

可惜郎心似铁,季轻尘神色都没变一下,高傲如芊晴郡主哪里受得了,抹着眼泪就从地上爬起来跑了。后面的丫鬟也赶忙跟着追过去了。

亭鹤怯怯上前,这些丫鬟缠上来,他又不好下手,摸哪都不对啊:“世子,奴才,”

他摸着脑袋,想要辩解几句,突然,脸色一变,猛地朝旁边绿丛小径看去:“什么人!”

这声息在这里,却并无脚步声,显然不是刚来的,躲躲藏藏不出声,能是什么好人!

亭鹤喝完,季轻尘也朝那边看去,厉云清有些心神恍惚走出来,那头破血流的狼狈模样,亭鹤和季轻尘都变了脸!

季轻尘立刻大步走过去,看着厉云清,想要伸手碰她,又顾忌什么收了手,转头,对紧跟着出来的夏唯,斥道:“怎么回事!”

点击继续免费阅读全本小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