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受伤,喊表哥,讨银针办事

这怒斥吓得夏唯扑通跪地,忙道:“回世子,是芊晴郡主,她不分青红皂白就把小姐推到假山上去了!”

“芊晴郡主?”季轻尘眼中闪过厉色,忙又看向厉云清,柔色哄道:“云清,先去让御医看看,表,”

他僵了一下,及时改口道:“我与陈御医素来有交,他擅长外伤,我先带你去看看好不好。”

他眼中十分焦急,见厉云清只目光哀伤,看着他不说话,正要再劝几句,谁知他半点不敢碰的人,一下就扑进了他的怀里。

眼泪扑刷刷流了下来。

季轻尘整个人怔住了,莫名看向怀中人。

她埋首,闭眸:“表哥,对不起。”

这一举动,让在场几人全吓住了!

全盛京谁不知道厉家四小姐和季国公府不合,厉家四小姐也从没对季国公府的人好过脸色!

此刻,厉云清对着季轻尘,竟然连表哥两个字都喊出来了。

季轻尘不明白她怎么了,不过看着她满面泪水,担心她疼坏了才如此失态。

眉蹙得紧,再顾不得别的,一把把人抱了起来,边大步而去,边道:“亭鹤,去请陈御医。”

“是!”亭鹤纵然不喜欢厉云清,也忙着去了御医院。

皇宫西南角的僻静殿室里,厉云清被季轻尘放在一张软塌上,陈御医坐在边上,给她看着额头的伤。

看了半晌,摸了把半白的胡须,十分有御医的做派,道:“四小姐这伤,被石头划破了额角,这伤口倒是挺深,好在没伤在额头,头发遮得住,留疤也行。”

季轻尘站在边上,听这话,脸色一沉:“我让你来,不是让你来说留疤也行的!”

陈御医嘴角一抽,抬头,见他脸色发寒,无奈道:“我就开个玩笑。”

季轻尘脸色一点也没缓,目光灼灼看他:“这种事情,一点也开不起玩笑。”

陈御医一噎,看看季轻尘,又看看榻上的厉云清,摇头,叹一口气,这冷脸为个没良心的白眼狼,这小子傻不傻!

他摆摆手:“放心,肯定不会留疤,这种伤都留疤,我这御医的位置早被人拉下去了。”

他从边上药箱里拿了一瓶药出来,打开瓶盖,有些刺鼻之味传来,他看向厉云清,顿了下,道:“只是,四小姐,这药有些疼,你得忍着点。”

厉云清点点头,季轻尘听得蹙眉:“你就不能用个不疼的。”

上个药,还要管不疼,你怎么不说受伤,也伤个不疼的!

陈御医这是真窝火了,瞪他一眼:“世子,您能不能先闭嘴!”

“你,”季轻尘眼中有怒,正要说什么,这时外面传来脚步声,是亭鹤走了进来。

看了眼殿内的情况,低声对季轻尘耳语了一番,季轻尘神色微寒,道:“我知道了。”

他站起身,看着让陈御医上药的厉云清,声色放柔,道:“云清,我有事,先离开一下,你上完药,好好休息,我等会儿来找你。”

“好,谢谢表哥。”厉云清仰头,扯唇道。

这声表哥让季轻尘脸色顿了下,神色有些怪,又看了眼她,点头有些莫名道:“没事。”然后,带着亭鹤离开了。

头上一阵剧痛,厉云清蹙着眉,一声不吭,额头汗水顺着苍白的面颊滑下来。

陈御医上着药,旁边那小丫鬟都看得低低抽气。

但是手下太安静了,他不由抽空看了她一眼:“痛,你可以喊出来。”

厉云清虚弱一笑:“没事,叫也痛,何必浪费力气。”

陈御医听这话,手顿了下,从旁边药箱换了一个药继续上,这药上上去显然温和的多。

他舀了一勺,正要再弄上去时,厉云清移略移开身,摇头道:“请御医用先前的华烈脂。”

陈御医神色陡然一惊,看她:“你认识?”

厉云清道:“华烈脂虽然敷在伤口处,疼痛难忍,但是药效极好极快,

您手上现在的凝脂膏,虽然药效也好,却太温和,

我若是真用了这个,一两个月都未必能好。”

陈御医听得难免讥讽:“怎么,四小姐这是爱美之心?

老夫可是听闻四小姐不常出门,而且似乎丞相夫人没有急着给你定亲的念头,晚一两个月好也没事。”

厉云清摇头:“一张脸而已,毁了便毁了,只是明明痛一下,就可以好的快些,却用凝脂膏,太不划算了。”

陈御医瞧她一本正经,嘴角微抽抽,

他怎么不知道厉云清还是这么个妙人。

这样想着,他难得好言劝一句:“这华烈脂上在伤口上,确实疼,男儿尚且受不了,四小姐确定受得住?”

这华烈脂药效极好极快,但是说真的,放在御医院落灰了都没人用,因为真的太疼了!

敷在伤口上,不是伤口撒盐,是插针刮刀,

蔓延过伤口的剧痛,甚至让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哇哇大叫的也有。

“又痛不死,怕什么?”她不在乎轻笑:“再说,陈御医不是也很想我用华烈脂的吗?”

她看着他,目光似乎已经将他看了个穿。

陈御医老皮难得有些觉得薄,

人心都是偏的,他和季国公世子交好,就见不得厉云清从来傲气,对季国公世子的低三下四冷面以对!

所以,听到厉云清受伤,就果断拿了这华烈脂,让她先吃吃苦头,再用回凝脂膏,

却没想到这丫头竟然认识华烈脂,还把自己识破了。

“季国公世子,他,”他有心为季轻尘说些好话。

厉云清知道他要说什么,接话道:“我知道,他很好。”

陈御医话说到一半,被卡住,恼火瞪一眼厉云清,

很好?知道很好,你俩十五年都整得跟仇人似的!

现在的年轻人真是看不懂。

他心里叹息又骂骂咧咧,给厉云清上完药,厉云清向他道了谢,见他把华烈脂留下后,收拾药箱,开口找他讨了几根银针。

陈御医见过不少宫妃贵妇找他要美容脂药的,就没见过讨要他吃饭家伙的,被讨得怪异看她一眼。

不过想起她认得华烈脂和凝脂膏,显然有些医术,便给了去,然后拎着药箱离开了。

厉云清闭眸,有些晕眩的躺在榻上,片刻,睁开眼睛,眸光恢复清晰透彻,唤夏唯去找了件宫女的衣服,把身上血衣换了下来。

夏唯见厉云清打开了殿门,有阳光照进来,也有扑面的春寒之气:“小姐,您要出去?”

“嗯。”她正对着门外,微侧头,阳光染她明眸净面:“你留下,我出去一会儿。”

点击继续免费阅读全本小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