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岳父大人

墨肆年无法形容他看到房间里那一幕时的心情。

如果他晚来一步,白锦瑟可能就被这个男人糟蹋了。

她安静的睡在床上,像个孩子一般,仿佛对周遭的一切,一无所知一般。

他真的无法想象,一个人在自己家里,也会遭受到这样的暗算。

不知道怎么的,墨肆年就想到中午她跟自己吵架时,那灵动的眸子和不服输的模样。

她要是知道自己的遭遇,那双眸子肯定会暗淡吧!

他直接走上去,一把将靳辰轩从床上拽下来,像垃圾一样,扔在在一边,快速的将白锦瑟的裙子放好。

靳辰轩都懵了:“你……你谁啊,你想干嘛?干嘛打搅我的好事儿!”

墨肆年活了二十几年,他自认为,什么腥风血雨没见过,多么肮脏的事情,他都能面不改色。

可他怎么也没想到,白锦瑟在自己家里,居然都能发生这样的事情,简直可怕到了极点!

他沉着脸转身,整个人宛如修罗。

他一手抽过靳辰轩扔在床上的皮带,直接对着靳辰轩抽过去。

靳辰轩惊的大喊:“你不能打我啊,我可是靳家二少!”

只不过,他的话丝毫没能阻止墨肆年的动作。

靳辰轩身上立刻就出现了红印,空气中只有皮带凛冽的声音。

靳辰轩疼鬼哭狼嚎,嘴里还在不干不净的骂着:“你干嘛打我,你他妈什么东西啊,你……啊!”

靳辰轩一开始还能骂两句,后面一句话都骂不出来了,疼的只剩下了哭声。

墨肆年整个人犹如罗刹,恐怖的让人发寒。

他抽的靳辰轩一动不动,一根皮带都被他抽坏了,他才将皮带直接扔在地上。

看着一滩烂泥一样的靳辰轩,他从容的从西装口袋里拿出手帕,仔细的擦了擦手,然后,一脸厌恶的扔在靳辰轩脸上。

门外,白正明和路云荷,还有白琳琳被赵炎堵在房间门口。

听着里面凄厉的声音,白正明心都跌到了谷底。

他怎么都没想到,墨肆年会突然出现。

白正明手心里全都是汗,靳辰轩在他们家被打成这样,靳家肯定不会轻易善罢甘休。

而且,现在这情况,他是直接得罪了墨肆年呐!

白正明吓得后背直发凉。

就在这时,墨肆年大步从房间走出来,白锦瑟被他安稳的抱在怀里,身上还盖着他的西装外套。

白正明赶紧开口:“墨……墨总,你听我解释!我……”

墨肆年直接无视他,对赵炎说:“去查房间里有没有什么录像设备,全都带走!”

说罢,他直接越过白家三人,抱着白锦瑟就要下楼。

白正明慌了,他直接转身,一巴掌打在路云荷的脸上:“贱人,这是不是你干得好事儿,锦瑟瞌睡了,我才让她去睡觉,靳辰轩怎么会出现在她房间?”

路云荷立马就明白过来,白正明这是打算把责任推到她这个无知妇人身上,好让墨肆年消气。

毕竟,墨肆年总不可能因为这事儿杀了她,但是,白正明这样说,却可以避免与墨肆年交恶!

她捂着脸,红着眼睛不敢说话。

白正明见墨肆年的脚步缓下来,他赶紧继续再接再厉:“我知道琳琳今天出了事,你心里不好受,可是你也不能这样啊,锦瑟怎么说也是我的女儿,你怎么敢这么对她,现在闹成这个样子,你让我怎么跟墨总和靳家交代啊?”

路云荷低声啜泣起来,依旧一言不发,好像是认罪了一般。

墨肆年听到这话,眼里闪过一抹讽刺,如果没有白正明的允许,在他的眼皮子底下,怎么可能发生这种事儿。

他缓缓转身,面无表情的看着白正明:“楼上那个,死了残了,尽管让靳家来找我!”

白正明赶紧点头:“谢谢墨总体谅,只不过,锦瑟是我女儿,您……就这样把她带走,也不大好吧,虽然我今天一时失察,差点让她出事儿,但是,她怎么也是我们白家的女儿不是……”

他的话刚说完,赵炎就拿着三个摄像头出来:“墨总,这是房间里能找到的所有录像设备!”

墨肆年抱紧白锦瑟,冷笑了一声:“把她继续留在这里,让你们继续拍摄吗?”

白正明脸色微变:“我……”

墨肆年无比讽刺的看向白正明,声音冷的渗人:“你也不用在我这里跟我做戏,我墨肆年没那么好糊弄,只不过,第一次见岳父大人,你就把我老婆往别的男人床上送,还真是令我大开眼界啊!你放心,这笔账,我记着了!”

点击继续免费阅读全本小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