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2抢钱

林紫觉得很欣慰,母亲如今的样子倒不似从前那般软弱了,她原本不想撕破脸的,但为了母亲看清大姨的真面目,只好行此下策。

上一世,大姨也是这般来闹,母亲性子唯唯诺诺,而林紫那时也闷声不吭,导致张月红最后逼着母亲把大路边的好田地低价卖掉。村里有点余钱的人家又每家凑了点,林紫家才把欠张月红的二百元还上。

脸上传来的痛觉清楚地告诉林紫,她万不能让母亲和家里再陷入那般的境地。

“你把钱还了,求我我都不管!”张月红依然盛气凌人。

“你也别逼了,他们是实在拿不出钱来了!”

“你就再宽限些日子吧!”

“是啊,怎么说都是你妹妹。”

围观热闹的人忍不住帮林紫家说起话,可她张月红是什么人,妹妹的情面尚且不顾,几个围观群众的话又算什么东西。

“都瞎嚷嚷什么?有本事你们替他们还啊!”张月红左看看右看看群众,嗤之以鼻,“有吗?你们有人能帮他们还钱吗?”

“这里!”

一个年轻男子的声音适时响起,围观的村民纷纷让出一条道。

张月红吓了一跳,转头望去,不认得说话的人,便大声道:“你是谁?欠债还钱,天经地义,轮不到你一个外人插嘴!”

男子穿着整洁的白衬衫,从人群中走出。

“大婶,路见不平是每个人的权力。再说,是林天峰先生托我来的,你要你的债,我送我的信。”

李鹏说着,便从公文包里掏出一封信递给林紫。

林天峰是林紫的父亲,曾是名建筑工人,几年前做工时从上面掉下来摔伤双腿,手术后休养了一段时间,勉强能依靠双拐走路。

三年前,林天峰拄着自家大哥自制的拐杖独自去城里复诊,再也没有回来。

自那以后,林紫的大姨每个月都回来一回,都是来催还债的。

张月红被噎了一句,气势不如刚才,“先来后到,你送信应该等我先要到债!”

李鹏瞥了一眼张月红,无奈的摇摇头,转而对林紫笑着道:“先打开信封看看。”

林紫接过信时便觉得不对,信封很厚实,拆开后证实了她的想法,里面果真是放着钱,也只有钱,没有所谓的信,数了数,足有350元。

张月红见到林紫从信封里拿出来的是钱,眼睛顿时发亮,钱就在外甥女手上,今日无论如何也要拿到。

“哟!有钱了!该还钱了吧?现在就还!立刻还!”

林紫听闻此言,气不打一处来,对着大姨大喝道:“我们家欠的钱一定还!我本想商量一下怎么给利息,这么一会儿功夫您都等不急?亏您还是我妈嫡亲的姐姐!”

张月红来闹不是一次两次的事情了,天堂村的村民早有所耳闻,茶余饭后暗戳戳的不知道帮着林家骂过多少回了。

村里人对张月华的印象很好,自从她嫁到天堂村一直本本分分待人和善,加上林天峰的事情,丈夫一去不返,而她一个人毫不埋怨的供养三个孩子,他们对她都很敬佩,纷纷骂张月红做姐姐的实在太过分。

“孤儿寡母的你都这样,算什么本家人?”

“就这样的人配做姐姐?林家这些年过得够穷苦的了,还要被亲人逼迫,真真是不让人活了?!”

“真的忒过分!”

张月红好面子,不过在天堂村的村民面前,左右都是跟自己没关系的人,又是些穷困人家,所以虽有几分窘迫但脖子仰的高高的,吼道:“他家林天峰做手术时来借钱,我足足借了两百都不带犹豫一下!两百块,如果是你们,你们拿得出来吗?骂人倒是挺痛快,有本事你们把家里的钱都白白送给他们啊!”

村民你看我我看你,欲言又止,想帮林家说话,可他们确确实实被张月红唬住了。

眼看着众人低头不语,张月红趁林紫不备,伸手就要去抢林紫手里的钱。

好在林紫的目光一直顶着张月红,见她这般动作,下意识的后退两步,这才堪堪避开了张月红来势汹汹的手。

围观的看客被张月红的这波操作整懵了,林紫都说要还钱了,还要给她算利息,恁是想不到林紫嫡亲的大姨一刻也等不得,竟像个强盗一般要直接抢走林紫手里的钱。

林紫倒是淡定,左右她这个大姨做出什么奇葩的举动都是意料之中的事,只是苦了母亲一直敬重这位姐姐,她数好250元递给张月红,“这是二百五十元……”

张月红连忙一把夺过,有钱不拿不是她的风格,又仔细瞧着手里的钱,终于把钱拿到手了,竟恍惚间觉着有些不真实,把手里的钱数了又数。

林紫看着她无奈的摇摇头,大声道:“当初我们家从你那里借走二百元,如今连本带利还你二百五十元,我们家对你是没有拖欠了。至于从前你从我妈那里五元、十元拿走的钱,就当没有发生过。但从今往后,我们家与你再无瓜葛!”

林天峰健全时,林家的日子还算滋润,张月红时不时会来林家,每回都慈眉善目的,总跟张月华哭诉家里日子不好过。张月华心软,而对方又是自家姐姐,便常常借些钱给她,前前后后算起来也有两三百了。

张月红起先也曾几块十块的还了点,后来再借就没有还过,可林天峰夫妇不曾计较,也没有催过她。反倒是家里有什么好东西,张月华总会念着姐姐,给姐姐送去一份。

“说得好,这样的亲戚还是不要来往的好!”

“钱拿了还不走!”

“就是,我们村不欢迎这样的人。”

“希望她以后都别来了。”

村民七嘴八舌的要赶张月红离开,他们早看她不顺眼了,竟敢欺负他们村的人,原是林家欠钱占下风不好说什么,这下还清了,他们便管不了那么多了。

“放心,请我我还不来呢!”张月红甩手便要走。

林紫对着她的背影大声道:“等等,借条呢?”

父亲出事,母亲哀求良久,又在外婆的劝说下,张月红方肯借钱,而且要母亲白纸黑字立下借条。

大姨总来闹来催债,母亲不觉得姐姐做错,反倒是心生愧疚,认为是自己没无能,没钱还给姐姐。

张月红从兜里掏出借条,一把扔在地上,头也不回的走了。

无戏可看,围观者便散去了。

“这位小哥,真是我家天峰让你来的?”张月华眼眶有些湿润,听闻林天峰的名字,心里泛起涟漪,声音都激动起来。

林家已经整整三年没有林天峰的消息了。

点击继续免费阅读全本小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