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5夺命之恨

林俊义知道母亲是好心,但未免骂得太过,“妈,阿紫醒了就好,这件事就别再提了。”

范云兰无奈,语气稍有缓和,“阿紫,我只是想告诉你,不管家里有多困难,你妈都不会厚此薄彼,而我这个做大伯娘的也不会袖手旁观。你妈掏不出学费,还有我,我也没有的话,我还可以回娘家去要。我们做母亲的只希望你们好好读书,将来不用像我们这样辛苦。”

在死前,林紫经历了人生最大的背叛。

如今,倒让她更懂得现在这份情谊的弥足珍贵,以至于她的眼眶湿润起来,大跨步向前抱住范玉兰:

“大伯娘,你对我们家最好了!”

范玉兰摸摸林紫的头,歉声道:“我刚太激动了,没有责怪你的意思。”

“我知道的。”林紫松开范玉兰,吸了吸鼻子笑道,“我真的没有跳江,我是和舒仙一块去捡河蚬的。”

她去东江的路上遇到孙舒仙,而孙舒仙主动开口要跟她去东江帮忙捡河蚬,联系到前世的死因,林紫清晰地记得是孙舒仙引她往江水深处走,而她跌落时感到背后又一股力量在推,只是她没有在意。

林紫在心里冷笑一声,没想到她那个从小一起长大的好姐妹这个时候就已经想取走自己的性命。

“什么?”范玉兰瞪圆了眼睛,“那你出事的时候怎地不见她?”

林俊义皱眉,“村里的人把阿紫送回来时也没看见她。”

张月华也低声道:“阿紫出事后,舒仙也没来过。”

林紫故作叹息道:“或许她有急事要忙吧!”

“她能有什么急事?你们一起出去的,你出事了,她躲起来了,”范玉兰越说越气愤,“我就瞧着这小妮子不是什么好东西!”

张月华看着自家大嫂,低声道:“舒仙这孩子平时挺乖巧的,应该不至于。”

范玉兰摇摇头,煞有其事地道:“看人不能只看表面,还是多点心眼好。”

一场闹剧后,不知不觉,时间便从白天走入了黑夜。

林紫家的晚饭很简单,稀饭、山芋、炒生菜和蒜蓉辣椒炒萝卜干,没有一点荤腥,而萝卜干是去年冬天张月华亲手晒的。

张月华看着桌上的吃食,再看看女儿和儿子,不由得鼻头一酸,“是妈没用,让你们陪我过这样的苦日子,连顿像样的饭都吃不上。”

“妈,我就最喜欢萝卜干配白粥,能吃好几碗呢!”

林紫拉过母亲的手,手掌传来的感觉像是被针刺一般。此时的张月华已经三十有六,身上穿戴的是有好几个补丁的旧色衣裳,头发用一根黑色的皮筋绑着;那双手苍老的不成模样,不分春夏秋冬的日夜劳作,植物汁液的腐蚀,加之没有条件也没想过保养,又黑又皱的手上满是老茧和裂痕。

林子明嘟着小嘴点点头,“妈,我也喜欢萝卜干和米粥。”

“喜欢就多吃点。”张月华看着懂事的儿女欣慰的笑了。

“好!”林紫说着便把盛着粥的碗送至嘴边,嗦了一大口。

晚饭过后,林紫早早洗了澡躺下,听着屋外的虫鸣,很快便睡着了。

宽阔的海洋里,私家游艇的甲板上。

孙舒仙试探性的问道:“阿紫,你有没有觉得哪里不舒服?”

林紫摇摇头,“没有啊。”

“心跳加速,四肢无力……”

没等孙舒仙说完,林紫便点点头,说:“好像是,我自己都没察觉,你怎么知道的?”

“你刚才喝的水被我们下了点药。”

孙舒仙笑了,笑得有些狰狞,是林紫从未见过的模样。

“你们?”林紫被孙舒仙的笑吓了一跳,不敢相信的看着孙舒仙,又看看坐在自己另一侧的丈夫李其然,“以我们的关系,你们有事直说便是,怎么搞起这种手段?”

孙舒仙冷笑一声,“我们想要你的命。”

林紫吓得抖了个机灵,挣扎着要站起身,无奈使不上劲,只能晃晃悠悠的慢慢站起,“我待你们不薄……”

孙舒仙也站了起来,点点头,嘲讽的道:“可你活着终究碍眼。”

“李其然,你就眼睁睁看着别人害死你的妻子而无动于衷吗?”林紫很恼火,可身体传来的无力感让她站着都觉得费劲。

李其然缓缓起身,冷冷问道:“你可知为什么你无儿无女,我却从不怨言?”

听到李其然这样说,林紫想起孙舒仙的女儿,好像自己的丈夫对她尤其亲近,林紫一直以为是孙舒仙和他们好得像亲兄妹一般,所以丈夫便格外关照她的女儿,难道那竟是李其然的种?

林紫想起,她与李其然之间,她本对李其然没有男女之情,向来是李其然主动,而孙舒仙总是在撮合他们两个,最终因为感动嫁给李其然。如果,从一开始就是陷阱呢?

林紫凄然笑着,“我离婚成全你们。”

“离婚?”孙舒仙大笑,眼里全是得意,“离婚了,你挣下的家产算谁的?只有你死了,其然才能名正言顺的继承你所有财产!”

原来,他们打的是这个主意。

林紫冷笑道:“你们还真是丧心病狂,当真只为了骗走我打下的财产,不对吧?你们从我还在天堂村时便开始算计了,那会儿我们家可穷着呢,有什么值得你们这般谋划?”

“你或许忘了,二十年前我曾从你那里拿走一块玉佩。”孙舒仙笑着,嚣张到极致,凑近林紫,咬着牙道:“这玉佩的事你既然不了解,那便去问阎王吧!”

林紫冷哼一声,“游艇上可不止我们三人。”

孙舒仙哈哈大笑,笑得瘆人,“可惜了,都是我们的人。”

林紫高傲的昂起头,“那我便祝你们日日不得安宁,直至在惶恐中死去!”

“呵呵,放心,我一定活得心安理得!”孙舒仙看了一眼李其然,旋即放开喉咙大声道:“阿紫,你最爱游泳,每次比赛都是你赢,今天我们再来比一场!”

话落,李其然和孙舒仙一人在一边扯着林紫的手臂,从游艇上纵身往下跳。

点击继续免费阅读全本小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