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不足为过

傅修臣的话仿佛一句魔咒,不停的回荡在江迟婠的耳边,她脸上毫无血色,白的像一张纸。

她明明没有害人性命,可为什么就要承受这样的痛苦和折磨?

“傅修臣,你看着我的眼睛,我再说最后一遍。”江迟婠下意识地攥紧了拳头,倔强的对上傅修臣的目光,“沈思瑶不是我害死的,我没有杀人,更没有对不起任何人……”

有那么一瞬,傅修臣的心跳骤停,情不自禁屏住了呼吸,思绪愈发混乱,可五年前的事至今历历在目,倘若不是江迟婠所为,那又能是谁?

倏然间,傅修臣心底的烦躁上升到了极点,连他自己也开始犹豫不决,分辨不清此刻的愤怒是因为什么。

倘若沈思瑶的死真的与江迟婠无关,那自己曾经犯下的错误,又应该如何面对呢……

或许,连傅修臣都没有意识到,他本就是相信江迟婠的,可却在心底接受不了自己曾伤害江迟婠的事实。

正当两人僵持不下的时候,始终放心不下江迟婠的江豆豆,趁罗森不注意,一溜烟儿的从隔壁跑了过来。

看到傅修臣的手紧紧的捏着江迟婠的下巴,江豆豆稚嫩的脸庞上突然多了一丝愤怒,直接冲了上来。

“不许你欺负我妈妈,你这个坏人!”江豆豆使劲拍打着傅修臣的大腿。

见女儿这样维护自己,江迟婠心中一阵感动,鼻子有些泛酸,却又不禁感到愧疚。

傅修臣心里的怪异愈发强烈,缓缓松开了手,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西服。

脱离傅修臣的禁锢,江迟婠也顾不上下巴传来的疼痛感,一把抱起江豆豆,便飞快地离开了办公室,仓皇逃窜。

罗森赶过来的时候,迎面撞上江迟婠抱着女儿从傅修臣的办公室里逃出。

“总裁,我去把他们追回来。”话音落下,罗森便要追出去。

刚刚迈出一步,便听见傅修臣道:“不用了。”

罗森脸上掠过一丝意外,也搞不懂傅修臣此刻的想法。

他不动声色的打量着自家总裁,小心翼翼地提醒:“傅总,刚才夫人跑出去的时候,我看见她下巴好像带着淤青,似乎受伤了……”

听到这话,傅修臣情不自禁地皱起了眉头,心底染上一丝愧疚,不免有些后悔刚才对江迟婠下手那么重。

但这愧疚只维持了几秒,便烟消云散。

想到江迟婠害死了沈思瑶,毁掉了自己的人生,又用诈死蒙骗自己堂而皇之地跟别的男人在一起,甚至还有了孩子,心安理得的生活了整整五年!

傅修臣心底的愤怒又瞬间燃起,觉得自己怎么对待江迟婠都不足为过。

做错了事,总是要接受惩罚的,谁让江迟婠动了不该动的人,一些都是她自己咎由自取罢了!

从傅氏集团大厦离开之后,江迟婠刻不容缓的拦下一辆出租车抱着女儿钻进去,动作一气呵成,直到车子缓缓行驶扬长而去,她才松了口气。

“妈妈,你的下巴是不是很痛……”

出租车里,江豆豆指着江迟婠受伤的下巴不免有些心疼,大大的眼睛里晶莹剔透,微微拢了拢眉,还抬手轻轻的碰了碰。

江迟婠心中十分复杂,轻轻的揉了揉自己受伤的地方,来缓解疼痛,而后又把手放在江豆豆的脑袋上温柔地抚摸。

“放心吧,妈妈没事,你别担心。”江迟婠心中清楚,江豆豆人小鬼大,什么都很清楚,但还是不想让女儿为自己担忧。

作为江迟婠的贴心小棉袄,江豆豆一眼便看穿了她内心的想法,于是举起了自己的拳头,在空中不断挥舞。

“等我再见到那个叔叔,我一定要给妈妈报仇,让他知道不是什么人都能够随便欺负的!”

听着女儿的话,江迟婠觉得温暖之余,更多的是胆战心惊,刚才在办公室里,傅修臣对她的威胁至今还在耳边回响。

她可不想再跟傅修臣有任何瓜葛,甚至希望余生都不要再见面。

在江迟婠眼中,没有什么是比女儿健康成长更重要的了,看傅修臣今天的反应,倘若知道江豆豆是他亲生的,肯定免不了要跟自己争夺女儿的抚养权。

江迟婠绝不会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豆豆,妈妈不需要你报仇,但你必须答应妈妈,今后不要再跟那个叔叔打交道了,以后就算看到了也要绕着走……”车内的气氛瞬间变得诡异,江迟婠脸上写满了严肃,一本正经的看着江豆豆。

江豆豆实在不理解,江迟婠为什么对傅修臣的态度那么糟糕。

虽然刚才目睹了傅修臣欺负自己的妈妈,可想到今天早上被带到这里,饥肠辘辘的时候,傅修臣还让人给她买了豆浆,又觉得傅修臣本性应该没有那么坏。

但江迟婠和傅修臣每每见面的时候,总是针锋相对,江豆豆也不免好奇两个人之间的恩怨。

“妈妈,你跟那个叔叔到底是什么关系?你们两个明明就是旧相识,为什么不让我跟他有任何接触?”

江豆豆可爱的面庞上带着疑问,一双大眼忽闪忽闪地盯着江迟婠,想要从她身上获得答案。

在女儿问出这个问题的时候,江迟婠却迟疑了,随后便陷入了沉默之中,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她只想尽快带着江豆豆离开海城,以免再发生别的变故。

“豆豆,我们大人之间的恩怨很难说清,这不是你该过问的事情,但妈妈是不会害你的,你只要乖乖的听妈妈的话就好……”

许久之后,江迟婠把女儿揽到自己的怀中,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给出了这样一番回答。

江豆豆叹了口气,也知道江迟婠不会告诉自己,乖巧地点了点头。

点击继续免费阅读全本小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