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开堂口

有警察抬着店主的尸体出来。

一个担架盖着白布,经过我身前时,白布突然被风吹起。

担架上的尸体,正是昨天给我纹身的男人!

他很瘦,脸上泛着死气的青色,与昨天我见到的样子一模一样。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不是说都死一个星期了吗?昨天是一个死人给我纹身?

“林夕?林夕!”尹美兰叫我,“你的脸色很难看,没事吧?”

我想把昨天的经历都告诉尹美兰,但转念一想,正常人谁会相信这种事。

我深吸口气,强迫自己冷静,“美兰,我好像是搞错了,我不是在这家店纹的身。我们不找了。你爸什么时候回来,让你爸帮我把纹身洗了就行。”

“今晚的火车,明天下午到。”

还要等到明天!

万一今晚那个男人又来找我怎么办……

“林夕,你哭什么?你怎么了?”

看到尹美兰一脸慌张,我才意识到自己早已泪流满面。

“我……我害怕……”我是真怕。

“虽然我告诉你,你纹的是只妖,但你也不用吓成这样吧?只是一个纹身而已,”见我还是怕,尹美兰道,“你要实在不放心,我带你去求个平安符。慈善堂店主是我爸的老朋友,听我爸说,他身上有仙。所以他画的平安符都沾了仙气,能保人平安。”

我忙点头,“我们现在就去。”

慈善堂位于海城市中心,一栋老旧的小区里面。

店面就是居民楼改建的一个小门脸,外间开店,里间睡人。慈善堂三字坏了俩,招牌破破烂烂,门口摆着丧葬用的花圈,菊花,供香等东西。

店里,两旁挂着寿衣,最里面摆着一个玻璃展柜,里面摆着各种各样的骨灰盒。

尹美兰带着我走进店里,高声喊,“林叔,来客人了。”

“来了。”柜台后面的门帘掀开,走出来一个胖老头。

胖老头七十多岁,穿着大背心大裤衩,脚下一双拖鞋,手里拿着一把扇子,光头,满脸褶子,跟普通的老头没什么区别。

他上下打量我一眼,然后神情突然变得恭敬起来,“请您跟我来。”

您?

我心说这老头还挺客气。刚往前走一步,胖老头就瞪我一眼,“你俩原地等着。”

店里就我跟尹美兰,不是叫我,也不是叫尹美兰,那是叫谁?

这时,一股冷风突然吹过,就像有一个看不见的人从我身后走过去了一样。

我脑子嗡的一声,险些当场跪下。

那个东西,不会一直跟在我身后吧?

胖老头很快印证了我的猜测。大概过了两分钟,胖老头又从里间出来,对着我道,“你被保家仙看上了,他现在跟着你,是想让你立堂口,供奉他。”

立堂口就代表我成了出马弟子,要供奉保家仙,还要帮人解决各种事,积德行善,助保家仙早日功德圆满。

我老家在东北辽城,我奶奶信这个,所以小时候我跟着奶奶见过跳大神请仙的神婆。不夸张的说,戴着面具,又蹦又跳,唱的词全是听不懂的,跟个疯子一样。

我道,“老先生,求您帮帮我,我不想当出马弟子……”

不等我说完,一股冷风突然迎面而来,吹在我脖子上。我呼吸一紧,感觉就像是有一双看不见的大手掐住了我的脖子。

想到昨晚的男人此时就站在我面前,掐着我的脖子。

我头皮发麻,吓得眼泪不停往下滚。

胖老头忙道,“仙家爷爷不会无缘无故找上你,是你家先做了对不住仙家爷爷的事,仙家爷爷没有报复你家,只是让你当他的出马弟子,供奉他,这已经是对你家的仁慈了。你要是还想活命,想你一家子平安,就立马答应仙家爷爷。”

掐着我脖子的手微微用力,不会伤到我,但又让我真实的感觉到他是存在的。

我吓得双腿发软,哆哆嗦嗦哪还敢说不愿意。

“我答应,只要仙家爷爷放过我,放过我家,让我做什么,我都答应。”

话落,缠绕在我脖子上的那股冷风,在我脸颊轻轻绕过,就像是拍了拍我的脸,然后消失不见。

开堂口,是要由已经有堂口的老辈出马弟子领着新人进门,这叫领路人。

胖老头自然就是我的领路人。

我住学校宿舍,宿舍不能摆香堂,胖老头就说,让我先把香堂设在他这里。

他收拾出一间屋子,取来红纸和毛笔,在红纸上写上柳三太爷,四个大字。然后他把红纸贴到一个木牌上,递给我,“你把牌位摆到屋里,上三炷香,磕三个响头。你的仙家姓柳,是柳家总堂口堂主的亲弟,在保家仙中辈分极高,你以后孝顺着点,多做善事,别惹仙家爷爷不高兴。”

我点头,拿着牌位和贡品进了屋。

摆好牌位和贡品,我点了三炷香,跪下磕头,然后把供香插进香炉。做完这些,我转身就跑。

屋里就我一个人,别提多瘆得慌了。

还没跑到门边,我的手腕就被一双冰冷的大手抓住。

“跑什么?怕我?!”

声音低沉冷厉。

点击继续免费阅读全本小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