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所谓国公夫人

守在书房门前的两名侍卫像是没看到国公夫人的不悦似的,仍旧面无表情地笔挺地站着,神色间连一丝波动都没有:“国公爷近来公务繁忙,夫人若无要事便请回吧。”

要事?国公夫人气得两手发抖。

那妖女今日来见国公爷算是要事?白茗来送晚膳算是要事?那些卑贱的人想要见国公爷只需守卫通报一声,偏她来时守卫连通报都免去了,每次开口都是“若无要事便请回吧”,她是国公爷的妻子,要见国公爷还得有要事?天底下哪有这么不讲道理的事情!

国公夫人瞪着根本不把她当回事儿的两名守卫,咬牙切齿道:“大小姐的手断了算不算要事?若耽误了大小姐的医治,看本夫人不治你个怠忽职守之罪!”

“大小姐?”两名守卫狐疑地面面相觑,而后齐齐望向还没走的白茗。

现在国公府里的大小姐可是青竹居的南歌小姐。南歌小姐手断了?那这绝对是要事,天大的要事!要知道现在国公爷可是十分关心南歌小姐,别说是断了手,就算是断了根头发都会引起国公爷的关注。

白茗虽然只有十八,却已经在段弘的书房里侍奉了五年,跟书房里外的人都熟得很,此时见两名守卫看过来,白茗就轻轻摇了摇头,给两人打了个眼色之后就快步离开。

见白茗摇头,两名守卫顿时松了口气。

原来不是南歌小姐的手断了啊,那他们就放心了。不过子萱小姐也是国公爷的女儿,她的手断了倒也算是要事一件。

“请夫人在这里稍等片刻,容卑职向国公爷通报一声。”

这话说完,守卫也不去看国公夫人的脸色,转身就推门进了书房,进去后还记得顺手将门带上。

眼看着那扇门在自己眼前打开又关上,国公夫人气得咬紧了牙关。

进去通报的守卫不一会儿就出来了,一起出来的还有神色疲惫的段弘。

站在门内看着笑容娇美的国公夫人,段弘的声音里没有一丝柔情蜜意:“萱儿的手断了?怎么断的?”

站在门外,国公夫人看着眼前这个面容冷峻的男人,心尖一疼就红了眼。

他竟是连书房的门都不让她进?

其实国公夫人很少来段弘的书房,因为打从一开始段弘就说过这书房是他办公的地方,里面放了很多重要的东西,包括国公夫人在内的任何人都不能随意出入。国公夫人知道男人有男人的忌讳,尤其她的男人是当朝权臣、重臣,在府里立下这样的规矩也是合情合理的。

若是以往,国公夫人即便有事也是让春静来走一趟,她自己绝不会来自讨没趣,可今日国公夫人却被段南歌刺激到了,头脑一热就跑了过来,但此时此刻国公夫人却是连门都没进去。

这个书房管家能进,护卫统领能进,段南歌能进,甚至连一个丫鬟都能进,偏生她不能进……

见国公夫人只是红了眼却没有哭,段弘的心一软,放软了声音问道:“怎么了?萱儿的伤势很重?”

理智回笼,国公夫人将眼泪憋了回去,只是忧心忡忡地说道:“萱儿的手腕被南歌折断了,妾身已经找大夫来看过,只是还有些不放心,想请国公爷请一位御医来给萱儿看看。”

她不能在国公爷面前哭闹,那样只会惹国公爷厌烦。

“被南歌折断了?”这事儿段弘还没听说,眼神一闪,段弘怒道,“南歌这丫头太没规矩了!你且回去好生陪着萱儿,我这就让韩光去请御医来给萱儿看看。”

“多谢国公爷,”国公夫人冲段弘福了福身,“另外楚王即将回京,宫里必定会办一场接风洗尘的宴席,妾身想向国公爷请示一下,看是不是要找绣坊给南歌赶制两套衣裳?”

“衣裳?”段弘沉吟片刻,“你有心了,但你顾好恒儿、毅儿和萱儿的就好,南歌的衣食自有白茗替她操持,府里的事情已经够你忙的了,就不必为南歌费心了。”

国公夫人的心头一梗,却也只能应下:“多谢国公爷体谅,妾身明白了。”

她是国公爷的正妻,是这国公府的当家主母,但凡是后院的事情她都该管束着,但凡是国公爷的子女她都该照顾着。

毅儿和萱儿是她亲生的,凡事由她操持是理所当然的事情,段子恒虽是她小叔的养子,却因为一直替国公爷办事所以吃住都在国公府里,搬来时国公爷就吩咐她照拂一二,要将段子恒视如己出,就连府里妾室所出都要她多加关注,怎的到了段南歌这里就不必她这个当家主母费心了?

段南歌她不是国公爷的子女吗?段南歌不住在国公府的后院吗?明明就是该她管的事情,却要她不必费心?

若换做是别人,国公夫人乐得清闲,可当这个人是段南歌时,国公夫人宁愿自己受气受累也不愿看到段南歌受国公爷特殊照顾。

段弘以往跟国公夫人说完话后都不会太关注国公夫人的表情,虽然他们最初的结合并不是什么美好的回忆,可这么多年的相处下来,段弘觉得他的这位国公夫人是个聪明的女人,知道自己能得到什么,知道自己不能奢望什么,为人处世也是进退有度,分寸把握得很好。

可今日段弘站在那里仔细打量着国公夫人的神色,就发现国公夫人的分寸把握得真的是很好,只不过不是处事的分寸,而是在他面前说话的分寸。这个女人很清楚在他面前什么能说什么不能说,这么些年,她从没在他面前暴露过她的那些阴险和狠毒,但这不代表她没有做过,就比如苛待段南歌的事情……

想起刚刚从霜月口中问出的这十年来段南歌在国公府里的遭遇,段弘懊悔不已,心痛不已,对他的这位夫人也另眼相看了。

“天色已晚,你回去歇着吧。”段弘的声音不由地冷下两分,话说完后就转身进了书房,没有半分顾忌地关上了书房的门。

“国公……”

错愕,不甘,嫉恨,国公夫人盯着面前这扇紧闭的房门看了许久,终是拂袖离去。

点击继续免费阅读全本小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