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贼不走空

云飞的厉喝突然从屋外传来,吓得在屋内打得正欢的两个人齐齐停下来不敢再动,侧耳细听便听得屋外一片混乱,似是护院们正在围捕什么人。

段南歌回过神来,狐疑地看着面前的男人:“你不是她派来的?”

又或者是国公夫人今夜请了两个人来青竹居偷东西?

垂眼看着在自己身前有些娇小的段南歌,见段南歌是一副迷糊的样子,男人低笑一声,俯下头凑到段南歌耳边。

“下次再来陪你玩。”

话音落,男人轻而易举地挣脱了段南歌的钳制,身形一闪就错身从段南歌身侧掠过,疾奔向房间的另一侧,推窗跃出,临走之前还颇为得意地挥了挥手里一支从梳妆台上顺走的木簪,待段南歌追到窗边时,窗外已经没有了男人的影子。

段南歌秀眉微蹙,抬起手来看着掌心里的墨玉环佩,这是她在刚刚那个错身而过的瞬间从男人腰上拽下来的。

玉是好玉,正因为是好玉,所以不像是一个贼会随身佩戴的东西,而且那个男人身上有熏香的味道,她不认为一个普通的贼会这么讲究。可那男人若不是国公夫人请来的贼,还会是谁?京城之内还有人不希望她嫁给楚王?若真有,那他们倒是可以合作一下。

“大小姐!”

那男人离开时闹出了点儿动静,云飞听到声音后就赶了过来,此时正担忧不已地站在段南歌的闺房门外。

“我没事,”段南歌回神,关上窗户去到门口,给云飞开了门,“你进来看看白茗是不是中了迷药。”

“白茗?”云飞抻着脖子往屋里看了一眼,果然就看到白茗直挺挺地躺在地上的铺盖里,安稳极了。

云飞心里一紧,抬脚就要往屋里进,可余光瞥见段南歌时,云飞的动作却硬生生地停了下来。

这里可是大小姐的闺房,大小姐随和,他可不能随便。

云飞有些不好意思地憨笑两声:“卑职还是不进去了,卑职这就去禀报国公爷,请国公爷派个人来给白茗看看。”

段南歌挑眉。

禀报国公爷?那这一来一去的得浪费多少时间?深更半夜的,她还想早点儿睡呢。

“让你进你就进。”

说着,段南歌就拉着云飞的胳膊将云飞拽进了房里,而她自己反倒是跨出房门,去外间坐着。

挠挠头,云飞赶忙去查看白茗的状况,看完就跟被鬼追了似的跑出了段南歌的闺房。

“启禀大小姐,白茗确实只是中了些迷香,倒是不碍事,要将她弄醒吗?”

“不必了。”又没什么事,弄醒她做什么?

不过这就奇怪了,先前见白茗睡得太过踏实,她就猜是那个贼在进入房间之前往房里吹了迷香一类的东西,可既然有迷香,为什么她却没事?

思索半晌,段南歌问云飞道:“那迷香是对任何人都起作用吗?”

云飞摇摇头:“倒也不是,得看迷香的药效,也得看个人体质,身体强壮一些的人可能需要的迷香剂量大一些,又或者已经习惯了迷香的药效,寻常的迷香就起不了什么作用了。”

这话说完云飞才反应过来,既然白茗都中了迷香睡得跟死人一样,段南歌怎么会一点儿事都没有?

体质?段南歌可不觉得她这副营养不良的身体能跟强壮一词扯上关系,那么就是习惯了?

习惯……这个词可真叫人高兴不起来。

次日,难得是一个风轻日朗的暖和日子,难得曾经的书房大丫鬟白茗睁开眼时已是日上三竿,望着从窗户透进来的明媚阳光,白茗迷茫地眨眨眼,突然腾地弹身而起。

糟了糟了糟了糟了,她起晚了!

惊慌失措地扭头,白茗就见段南歌没骨头似的地靠在床头,已是打扮妥当的样子,手上把玩着一个白茗从没见过的墨玉环佩,见白茗扭头,段南歌就懒懒地掀起眼皮看着白茗,眉眼带笑。

“你醒了?”

白茗的心里一咯噔,赶忙跪在段南歌面前,重重地磕了个头:“请大小姐责罚!”

段南歌失笑:“你们一个两个的动不动就要我罚你们,可我到底是要为了什么而责罚你们啊?收拾一下便去让云飞给你看看吧。”

这话说完,段南歌也不管白茗有没有听懂,起身就一步三晃地走了出去,那懒散的样子仿佛随时都会软趴趴地倒下去一样。

一出门,段南歌就看到了院子里似乎正在训斥云飞的萧青。

见云飞一个大男人垂着头听训,再想想最近几日云飞为了防贼可谓是夜夜不得安眠,段南歌就觉得他有些可怜,于是就迈步走了过去:“萧统领怎么这么早就来青竹居了?”

听到段南歌的声音,萧青立刻转身向段南歌作了个揖:“见过大小姐,听闻昨夜有贼人闯入大小姐闺房,国公爷特命卑职前来查看。”

段南歌嗤笑一声:“那贼人是昨个儿前半夜溜进我闺房的,你这一大早的才来,是准备查看些什么?看我死了没有吗?”

萧青大惊,咚的一声就直挺挺地跪了下去:“卑职不敢!”

段南歌瞥了萧青一眼,也没叫萧青起来,迈开脚步就绕过萧青向院子里走去:“人是谁派来的,我们都知道,国公爷若真的有心,这青竹居又怎么会夜夜不得安生?他又有什么资格责怪青竹居里的人?劳烦萧统领回去给国公爷带个话,他若再不出手,我可就忍不住了。”

“……卑职遵命。”转了转眼珠子,萧青又道,“国公爷想跟大小姐借白茗一用。”

“不借,”段南歌不假思索地拒绝,“白茗忙着呢,没空去陪他闲聊,他若有什么想问的,来找我。”

萧青的眼角猛地一跳,沉声应下:“卑职定会将大小姐的话带到。”

“嗯,”段南歌点了点头,“萧统领负责整个国公府的安危,事务繁忙,也不必总牵挂着青竹居的事情,忙去吧。”

“是,卑职告退。”萧青站起来,给云飞使了个眼色后就干脆地离开了青竹居。

“大小姐,”白茗这才从主屋出来,歉疚地看着段南歌,“多谢大小姐对奴婢等的维护,但奴婢等失职,本就该去国公爷那里领罚。”

段南歌转身,笑盈盈地看着白茗:“你们的确失职,但你们现在是青竹居的人,罚也轮不到他来罚。白茗,给你十日的时间,弄清所有种类迷药的成分和效用,若做不到,我就将你送回书房。”

“奴婢领命。”

点击继续免费阅读全本小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