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姐妹情深

段南歌的睫毛轻颤,垂下眼睑遮住眼底的精光:“可不是嘛,我跟楚王本就有十来年没见过了,好不容易盼到他回来,我却病成这副模样,唉……”

从段南歌的语气里听出几分淡淡的哀怨和落寞,段子萱得意极了。

段南歌折断她的手腕不就是不想她去参加这一场接风宴吗?幸好老天有眼,她手腕上的伤只要固定好了自己再当心着些就不碍事,可段南歌却病得连玲珑阁都出不去,当真是叫人心头快意!

今夜段南歌见不成楚王,日后她也别想见到楚王了!

不动声色地偷瞄了段子萱一眼,段南歌话锋一转,语气轻快道:“不过这也不是什么大事,十来年都等了,我再多等几日又何妨?反正贤妃认准了这门亲事,我也不怕楚王被那些不知天高地厚的女人给抢了去,妹妹说对吗?”

一听这话,段子萱恨得咬牙切齿:“姐姐还真是自信啊,不过依我看,贤妃虽重情重义,但楚王是贤妃唯一的骨肉,贤妃对楚王十分宠溺,姐姐说若楚王已心有所属,那贤妃会不会为了楚王而改变心意?”

“妹妹说得极是,”段南歌点点头,明明是在附和段子萱的话,可面上却是一副不慌不忙、毫不在意的浅淡笑容,“可楚王是何等神勇威武的英雄人物?楚王的心中又怀着何种步月登云之志?妹妹觉得京城里这些娇娇柔柔的千金小姐们可能入得了楚王的眼?”

她都提点到这个份儿上了,段子萱可千万别让她失望啊。

段子萱的眼神一闪,怔了怔之后才问段南歌道:“姐姐可别忘了,你也是这娇娇柔柔的千金小姐之一。”

“的确如此,”段南歌扬了扬嘴角,“可我跟其他人不同的是我跟楚王早有婚约,救命之恩大过天,不管我有多娇弱,这楚王妃我都当定了!对了,有一件东西我希望妹妹能替我转交给楚王。”

看到段南歌那胸有成竹的样子段子萱就生气。

凭什么?凭什么段南歌这个妖女命就这么好,什么都不会、什么都不需要学就能凭着一份救命之恩被认定为楚王妃,可她呢?她为了学习六艺吃了多少苦头,京城上下都将她奉为第一才女,到头来她却连一个什么都不会的废物妖女都比不过?凭什么!

但听段南歌说有事相求,段子萱狐疑地看着段南歌:“什么东西?”

段南歌是病傻了吗?怎么敢让她帮忙给楚王转交礼物?就不怕她把这礼物给扔了?

段南歌给白茗使了个眼色,见白茗不情不愿地往青竹居走去,段南歌才继续对段子萱说道:“听闻楚王剑术精绝,我便特地让云飞寻了一把上好的宝剑,本是想亲自送给楚王,谁成想……幸好妹妹今夜能够入宫,不然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才能将这礼物送到楚王手上,到那时候楚王可就真的要将我给忘光了,就只能劳烦妹妹帮我这个忙了。”

“剑?”段子萱挑眉,“姐姐是糊涂了吧?天宋谁人不知楚王是用刀的,姐姐送把剑去做什么?”

这话说完段子萱就后悔了。

她多嘴提醒段南歌做什么?

所幸段南歌并没有将段子萱的提醒当回事儿:“是吗?管他呢,反正都是兵器,一样的。”

说话间,白茗就已经将段南歌所说的那把剑取了过来,双手捧到段南歌面前:“大小姐,您当心。”

然而段南歌却没有一点小心谨慎的样子,随手一抓就将剑从白茗手中抓起来扔给了段子萱。

段子萱吓得惊叫一声,慌忙后退,那剑自然就咚的一声掉在了地上。

段南歌故作惊讶地看着段子萱:“妹妹怎么吓成这样?难不成是没用过剑?真是对不住了,我以为国公爷既然亲自教了我,也该教过你才是。”

段子萱闻言脖子一梗,不肯服输地说道:“谁说爹没教过我?我可是段国公的女儿,怎么可能连剑都没用过?我只是……我只是怕你在剑上动了手脚!”

说着,段子萱就让身旁的月娇去捡剑,月娇虽有些不愿,但碍于段子萱说一不二的霸道,还是小心翼翼地将剑捡了起来。

“妹妹多虑了,”段南歌端起茶盏,轻轻吹开水面上漂浮的碎叶,“那可是要送给楚王的东西,当世无双,我一直谨慎保存着,怎么可能用它来捉弄你?那也太不值当了。对了,这把剑可千万别让国公爷看见,武将都爱这些东西,若叫他抢了去,我可寻不到第二把了。”

转了转眼珠子,段子萱一脸高傲地说道:“放心吧,这剑我一定送到楚王手上。”

但未必是以段南歌的名义。

虽然没能依计划看到段南歌的嫉妒和不甘,但段子萱觉得此行另有收获,便带着月娇和那把剑心满意足地离开。

段子萱一走,白茗就忍不住问段南歌道:“大小姐您怎么能把那把剑给二小姐?那可是国公爷送给您防身用的,而且二小姐是绝对不会把那把剑交给楚王的!”

大小姐怎么这么糊涂呢!

段南歌身子一歪就靠在了一旁松软的靠枕上,懒洋洋地说道:“她一定会将那把剑送给楚王的。”

只不过不会真的以她的名义送出去罢了。

白茗还是有些不满:“就算是真的能送给楚王,您也不该把那把剑送去啊。”

那把剑可是国公爷的藏品,剑身薄如蝉翼,柔韧无比,当真是举世无双的宝剑。

段南歌不以为意地笑笑。

不巧,比起剑,她更喜欢用刀或者匕首。

“白茗,让云飞安排一个人暗中尾随段子萱入宫,只需监视她的一举一动,千万不要阻拦她的任何行动。”

“是,奴婢这就是去跟云飞说。”

另一边,抱着剑离开玲珑阁的月娇心中惶惶,总觉得怀里的长剑会突然脱鞘,割伤她娇嫩的肌肤。

“小姐,您为什么要答应给那个妖女帮忙?”

“帮忙?”段子萱不屑地嗤笑一声,“本小姐帮谁也不会帮那个妖女!”

“那小姐您为什么……”月娇瞥了眼怀里的长剑,恨不能立刻将这冰冷的玩意给扔得远远的。

“你懂什么?”段子萱鄙夷地斜了月娇一眼,“今日殿前送礼时,你就跟着国公府的人一起,把这剑送给楚王,若楚王当真喜欢,就说这剑是本小姐送的,若楚王不喜欢,就说是那个妖女送的。”

月娇的眼神一亮,谄笑着赞美段子萱道:“小姐果然聪慧过人!”

闻言,段子萱一脸得意。

摸了摸自己被固定住的左手手腕,段子萱又道:“月娇,回去之后把本小姐身上的这件衣裳改一改。”

“改?”月娇不解,“怎么改?这衣裳不是为了今夜的宫宴特地去订制的吗?奴婢瞧小姐穿起来好看极了,为什么要改?”

段子萱斩钉截铁道:“改,改成骑装。”

段南歌说得对,楚王胸怀大志,又是神勇的武将,怎么会喜欢娇弱如花瓶一样的千金小姐?既然都是自家姐妹,那段南歌的这个建议她就勉为其难地采用了。

点击继续免费阅读全本小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