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阴谋,恶毒母女

一条黑线落下他的额头。

小丫头,你撩拨起的火,怎么说也得灭干净才能离开吧?

“一个时辰,我要看到这丫头的全部底细。”夜重渊饶有兴味地勾了勾唇角下令

傅九恭敬道:“是,主子!”

这是他有生以来第一次看到,洁癖很深的主子对女人有兴趣的,而且还是一个丑丑的女人。

好吧,主子的口味他实在不敢揣测。

傅九只是依稀感觉到,这个杀伐天下,对女人厌恶至极,近者剁手剁脚的主子,已经变了。

夜凉如水。

帝扶摇悠闲地往偏僻落魄的西苑走去。

在西苑,本留有她一间容身的破旧小耳房,后来被帝茯苓抢去当养殖魔兽仓鼠的窝了,原主则被赶去猪圈,与猪同吃同睡,过了长达三年忍辱负重的生活。

这口恶气,她从现在开始,代替原主,一点一滴加倍还给帝茯苓!

来到西苑,破旧的程度远比她想象得还要惊人,整一个贫民窑的标准制度。

西苑原是帝家下人堆放杂物的地方,平时鲜少有人涉足,院落里的杂草都长得快有半人之高了,蛇鼠为窝,毒蜘横行,木头房梁更是毒虫蚁的天下。

帝扶摇推开门,刹那尘土飞扬,一只硕大的老鼠还掉在头上,她面不改色地直接掐死扔身后,大步跨入房中。

漆黑的房里简直家徒四壁,一览无遗。

一张简易木板床,床上放着脏污到看不出原来颜色的棉被,还有两个手工编织的草凳子,然后没了……

哦,当然那满地魔兽仓鼠的便便是不能省略的,也许连帝茯苓都嫌弃这里,带着她心爱的小宠物离开了。

“雾艹,贫民窑都要比这里富裕吧?根本不符合老子的身份!”

原主昔日被欺辱,过着连老鼠都不如低贱生活的片段从帝扶摇脑海中闪过,她顿时怒了,后果很严重!

砰……

可怜的木板床被她踹成两半,扫了眼破败不堪的西苑,帝扶摇头也不回的走出来。

本以为西苑比起猪圈来说,能让她将就着休息一晚,谁知道两个地方都不相上下,看来,她只能换个地方休息了。

帝扶摇灵动敏锐的眼睛犀利一转,忽然想到一个不错的地方,能让她将就养精蓄锐一晚。

百祥园。

明亮堂皇的厅里,帝茯苓看着背对她,坐在蒲团上念经诵佛的妇人,愤愤地控诉道,“娘,今日那小贱婢吃了雄心豹子胆了,竟敢打女儿了!”

此妇人正是帝耀天明媒正娶的大夫人,云氏,又叫帝云氏。

“茯苓,你爹明日回家,便要检查你的修炼进展,你不专心修炼,还去招惹那丫头作甚,想被你爹爹骂啊?”云氏无奈放下经书,转身一看,只见一身是血的帝茯苓,当即惊得说不出话来。

显然她只以为是小闹小打,岂料竟严重到浑身都是伤,有些地方还皮开肉绽,别提多可怕了。

云氏生得一脸慈相,此时看着女儿一身血淋淋到处是伤,那慈相也变得极为阴沉起来。

“娘,您得替女儿做主啊,把帝扶摇那个小贱婢赶出帝家!”帝茯苓小嘴一瘪,咬牙怒道。

“茯苓,你听娘说,现在回房好好休息一晚,明日娘定会为你讨回公道!”

好好的女儿被打的浑身破相,云氏心疼不已,眼底一缕阴沉闪过。

夜色下,一抹纤细娇小的身影灵巧的穿梭着,谁也没发现她那诡异瞬移的速度,若有高人在,或许能看到此人正是帝扶摇。

听说住在百祥园里的大夫人常年吃斋念佛,那里静的很,正好可以让她将就一晚休息。

“娘,那小贱婢好像换了个人似得,出手别提有多狠毒了,您要怎么对付她?”帝茯苓疑惑问道。

云氏冷笑一声,眼底染了些许不屑:“下贱胚子生的小贱婢,何须浪费娘的高明手段,只需要茯苓你明日在你爹爹面前一站,就不信那臭丫头还有好果子吃!”

“对!爹爹那么宠我,要是看见我一身伤,断然不会放过帝扶摇那个贱婢!”帝茯苓眼前一亮,顿时笑容满面,仿佛看到了爹爹狠狠收拾帝扶摇一顿,又将她赶出帝家的美好画面了。

“呵呵。”

厅外银桂树上的帝扶摇,一字不漏的听到这俩恶毒母女的阴谋。

琥珀般剔透明亮的眸子精光一闪,唇瓣勾起一抹浅淡却极为嗜血的弧度。

好个小婊砸,自己都还没找上她,她又忍不住作天作地了是吧?

点击继续免费阅读全本小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