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问责,人品太差

只想把盗玉人找出,狠狠打一番出气,也不至于现在人和玉都没找到,羞于愧对太子爷!

“殿下,我等寻玉时,发现有个北刹人阻拦。”猎鹰队长说道。

南宫长卿目光一凛,“北刹就这么沉不住气,先拿本宫开涮么。”

“殿下,焱水玉失踪很可能和北刹的那个人有关,要不要属下深入调查?”猎鹰队长小心翼翼地问道。

“不必了。”南宫长卿大手一挥,深邃清冷的目光扫过他们,似是叹息,“要真是他,你们去反而会全军覆没,有这功夫多去修炼修炼吧。”

猎鹰队长虎躯一震,顿知殿下所言之人是谁。

那人身份尊贵,行事阴戾手段凶暴,连阎王都不敢轻易惹怒,他们猎鹰站在他面前,简直就是一个笑话。

“下去吧。”

猎鹰退出殿中后,南宫长卿眼光深沉,透着一丝冷意。

他感觉得到,盗玉之人估计和北刹那人没什么关系,否则若真是那人的手下,哪会肯装作小夏子,还给他搓背。

那人行事狠辣,要取焱水玉太简单了,所以可以料想,盗玉之人和北刹没关系。

估摸着猎鹰们是误打误撞碰见北刹那人。

那盗走焱水玉又悄然无踪的人到底是谁?

南宫长卿面无表情,细想那温软小手在他背上滑动时,不像男人那般粗糙。

难道是女人?

“太子爷……”夏子七走进殿中,看到南宫长卿正在发呆,轻声说道,“爷,皇后娘娘她……”

南宫长卿心中一抖,猛地抬头,“母后怎么了?!”

夏子七如实说道:“皇后娘娘心疾又发作了,御医正……”

话还没说完,只见南宫长卿起身,飞一般的速度离开大殿。

出了太子府,夏子七才急忙跟上他,以为太子爷是要去皇宫,却见他往帝家方向奔行去,顿时明了,原来爷早就去帝家炼制丹药了。

“母后,再等等,儿臣马上带着救命丹药回来救你!”南宫长卿咬牙,加快了速度。

只是稍微苦了身后的夏子七,他只是炼气学徒,哪跟得上五阶的太子爷。

帝府。

云氏为了缓解帝耀天的怒气,特地亲自下厨做了一桌子的好菜,温声软语大半天才把守在炼丹房的帝耀天请过来。

看到满桌都是他爱吃的菜肴,一脸怒色的帝耀天脸色才缓和了些,“夫人辛苦了。”

“老爷快尝尝,我的手艺是否还和以前一样可口?”

在云氏充满期翼的目光下,帝耀天拿筷夹起一块肥瘦适宜的肉片,正欲送入口中,谁知道大堂外一阵阴影冲进来,带起的风把肉片都吹掉在地。

“放肆,谁这么没规矩!!”帝耀天拳头紧握,怒火中烧。

云氏瞳孔微缩,眼中映出一高大修长的人影来,一看,正是南宫长卿。

“太、太子殿下?!”帝耀天看清来人,顿时惊慌失措起身迎去。

南宫长卿凤眸冷淡,看到帝耀天在饭桌前悠闲吃饭时的一幕,可见他已出关,紧皱的眉宇稍微舒展了一些。

不愧是百年炼药世家的家主,这么快就把丹药炼好了,他正好可以拿去救母后。

“丹药呢?”

“额?”帝耀天懵了一下,想起太子突然出现肯定只是为了拿回丹药啊,不然是来蹭饭的吗。

但,丹药炼制失败和到手的玄兽丹又飞走,强烈的两种情绪交织在一起。

他老脸尴尬,在南宫长卿严肃威严的表情下,憋了好久才弱弱地说道,“殿下,我刚要去炼制,你就来了。”

掩藏丹药失败之际,他话中含义反倒怪罪南宫长卿来得太快了。

“帝家主真是好兴致,答应本宫的事情尚未完成,竟还有闲情逸致在这吃饭!”南宫长卿脸色刹那威怒,劈头盖脸的问责悉数落下。

帝耀天脸色惶恐,心头闪过一丝怨恨,恨不得一把掐死那小贼!

“帝家主,把东西还来吧!”南宫长卿冰沉着俊脸,母后心疾发作时极其折磨人,若不能及时炼出丹药补救,后果不堪设想。

他一早就给帝耀天阅过丹方,只要不是白痴炼药师,都能知母后此病不能久拖,他居然还有闲情逸致,简直懒散可恶!

帝耀天脸上挤出一丝僵硬笑意,试图补救道:“殿下莫着急,我现在就去炼!”

“太子殿下,此事都怪妇人不好,若不是偏要老爷来用膳,也不会耽搁了殿下大事。”云氏干笑着上前说道,“太子既然信任我帝家,老爷定不负所谓,炼出丹药,还请太子殿下不要生气,再给我家老爷一个机会。”

说着,她赶紧抛给帝耀天眼神示意。

“殿下稍等,我马上去炼丹!”帝耀天顾不得等待南宫长卿的回答,拔腿转身就朝炼丹房跑去。

南宫长卿面色冷峻地站在大堂,身如玉树却散发着清冷傲然,让云氏都不敢正视那浑然天生的冷酷贵气,只敢小心翼翼地斟了杯茶递过去,“殿下稍等,先喝杯茶吧?”

他没理会她,转身就要走。

这时恰好夏子七追了进来,气喘吁吁地说道:“爷,刚得到消息,皇后娘娘现下无碍了!”

南宫长卿紧皱的眉宇微微舒展,算是松了口气。

母后的心疾,发作起来时疼痛难忍,甚至会休克昏厥过去,一直以来都用御医给的药压制着,没想到最近越来越严重。他从高人手中得到一张丹方,可缓解心疾疼痛,必须要用药引子龙灵草炼制,否则他也不会来找帝耀天了。

谁知这帝耀天也太不靠谱了!差点误了大事!

云氏察言观色,见他神色稍有缓和,赶紧抬着茶杯殷切地递过去,“太子殿下消消气,我家老爷的炼丹术在整个南玄是数一数二的强,保证会让殿下满意。”

“强有何用,人品太差!”南宫长卿无视她手中茶,毫不客气地冷嘲道。

云氏顿时语塞。

这也怪不得老爷,都怪那小贼害得老爷炼丹失败。

可她心知,炼丹失败这事绝对不能让太子殿下知晓,否则帝家百年炼丹的金字招牌就会毁于一旦。

聪明的她,选择闭口不答。

大堂中气氛顿时有些尴尬,南宫长卿坐在主位上等待着,夏子七立在一边,眼巴巴地瞅着桌上几乎没怎么动过的菜肴,直吞口水。

云氏悄悄遣人去把帝茯苓唤来,毕竟大好机会不容错过。

没一会儿,大堂来了个人,云氏脸色一喜瞧过去,见来人不是自己女儿而是帝扶摇,顿时恼怒,“你来做什么?”

点击继续免费阅读全本小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