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笑话,成功洗脑

“该死的小贱婢!我就说太子殿下怎么不理会我,原来是被你给蛊惑了!”

太子殿下两次见到她,都视若无睹,偏偏对帝扶摇那个丑八怪另眼相待!气死她了!

帝茯苓怨恨十足,一种前所未有的羞辱感席卷心头!

其实,哪有帝茯苓想象得如此美好,南宫长卿的冷漠可不是一般人能感化的,况且帝扶摇也没那个精神头。

帝扶摇至始至终没理会过他一眼,对她来说,还不如逗逗这俊美漂亮的小正太来的好玩呢!

两人就在跟前,她也不好大摇大摆收杂草进空间,索性坐下,任由小正太勤恳挑拣。

“这么乖,你叫什么名字呀?”帝扶摇笑眯眯道。

他很认真地看着她说道:“我叫夏子七,夏是夏天的夏,子是孙子的子,七是七上八下的七,小姐姐也可以叫我小夏子呢!”

闻言,帝扶摇心头顿时汗颜。

她想象中的小夏子应该是个嘶哑着嗓子,模样娘娘腔的太监啊。

怎么会是个如花似玉的漂亮小少年?而且,声音明明辣么好听!

感觉自己假装的小夏子简直是羞辱了面前漂亮好看的夏子七啊!

帝扶摇心头却止不住的联想,南宫长卿平时沐浴都是小夏子服侍,他是不是有那个倾向啊?

传闻中,南玄太子不喜女色,现在一看,喜什么女色啊,她见过的女子都还没小夏子来得漂亮呢!

“主人,我也很好看啊!”脑海中,帝勾幽不甘落后地争宠,生怕自己在主人心中地位,被小夏子这程咬金给抢走。

帝扶摇用精神力回了他一句,“那你现身我瞅瞅啊!”

“我……我那是灵力不足嘛,等主人你强大了,我就能现身帮助你了!”帝勾幽弱弱地说道。

“帮助我什么?”帝扶摇困惑。

“在灵田里种草啊!”帝勾幽中气十足道。

“……”

她无语了,懒得理他,便和夏子七有句没句地聊起来。

一聊才发现,夏子七年纪虽然小,但见识却十分广,或许是跟对了个好主人,上到天文下至地理,他都能娓娓而谈。

南宫长卿整天板着张扑克脸,也难怪小夏子这么健谈,敢情话都憋一起了,一股脑全部说给她听了。

躲在花坛里的帝茯苓越看越怨怒,十分眼红帝扶摇和夏子七这么俊美的少年聊天,实在忍不住,干脆大步往凉亭来。

香风扑鼻,着实倒胃口。

南宫长卿眉头猛皱,又来了!

“四姐,你们在聊什么呢,这么开心?”帝茯苓淬毒目光紧紧盯着她,还有旁边好看到爆的小夏子。

帝扶摇眼皮也不抬一下,像是没看见她,继续和小夏子愉快聊天中。

夏子七和他主子一样,十分厌恶帝茯苓身上那股浓重香气,也不理会她。

被无视的帝茯苓不甘落寞,转战南宫长卿,话还没开口,只见他面无表情转身迎面向风,压根不搭理她。

“你们!”帝茯苓三番五次受到被无视的羞辱,气得眼圈发红,恨恨指着帝扶摇,不客气地骂了起来,“你算什么东西敢无视我!”

帝扶摇故作惊讶,“五妹,你太放肆无礼了,太子殿下在此,你怎能咒骂太子殿下呢?”

话语意思被她颠鸾倒凤,差点没把帝茯苓气炸。

背对三人的南宫长卿眉宇微微一挑,这丫头白的都能说成黑的,也是能人。

“我说的是你!是你帝扶摇!”帝茯苓这次学聪明了,指名道姓的骂。

谁知帝扶摇却翘起二郎腿,一脸云淡风轻地反击,“五妹,你是大家闺秀,行为举止要淑女优雅点,别让太子殿下看了笑话,说你帝家的女儿没规矩。”

她说话清冷雅致,却字字奚落帝茯苓。

“你好意思说我?不看看你自己,穿的又破又烂,举止更是粗俗不堪!”帝茯苓恼羞成怒。

帝扶摇不但不怒,还笑意盈盈道:“因为我没钱买衣服啊,只要穿的干净,那丢的就不是我的脸,至于破烂,那丢的就是你帝家脸面。我粗俗不堪,但我没像你,说话尖酸刻薄宛如市井泼妇。”

她一口一个你帝家没规矩没脸面,说得振振有词,似乎跟她毫不相干。

夏子七也忍不住帮衬道,“小姐姐说得对,你就是个泼妇,还是个臭烘烘的泼妇!”

说完,他夸张地捏住鼻子叫道,“哎呀呀好臭呀,我快不能呼吸啦!臭到窒息啦!”

“你!”帝茯苓怒不可遏,却敢怒不敢言。

夏子七是太子殿下身边的红人,自然不敢得罪。

至于帝扶摇呢,她没想到,短短两天她变得更加伶牙俐齿。

难道是有太子殿下撑腰的缘故?

帝茯苓眯起眼睛,怨毒的想,肯定就是这样!不然一向胆小怯弱的帝扶摇,怎么会变了个性子,敢打她。现在看,就是有太子殿下当靠山,这小贱婢才敢肆无忌惮的欺负自己!

真是可恶至极!!

其实,她哪会知道,强魂重生的帝扶摇,从来不需要靠谁来撑腰才能不可一世。

前世的帝扶摇,嚣张冷狂,高傲绝世,靠自己站到巅峰!靠自己称霸!

重生一世,哪怕低人一等,她也绝不臣服于谁,抓着谁的龙尾巴上天,要上天,她也会靠自己力量,翱翔天穹!笑傲九州!

“小公子,这女人长的这么丑,你和她待久了小心会同化成那个丑陋样子!”帝茯苓没话说了,只得拿容颜来说事。

说完还一脸得意轻鄙地看着帝扶摇。

就算你有太子殿下撑腰那又如何,还不是丑到爆炸的丑女一个!

岂料,帝扶摇压根没听进耳中,反而意态闲闲地把玩着一根杂草,对于她刻意中伤,充耳不闻。

夏子七哼了哼,“我觉得小姐姐不丑,真正丑的人是那些心思狠毒的人!”

“小公子不知,她才是天底下最歹毒的女人!”帝茯苓急怒,掀开手袖露出触目惊心的鞭伤给他看,眉眼间尽是一片晦暗,“这些伤都是拜你口中的小姐姐所赐!”

夏子七着实怔了一下,鞭伤皮开肉绽,虽早已敷了药膏,但伤痕还是无比骇人,可想抽打的那人丝毫没留情面。

他眼神小心翼翼地看向帝扶摇,小脸因为纠结扭成一团。

这些伤,真是小姐姐打的吗?可小姐姐看着这么善良,怎么会打人呢?

看到漂亮的小公子被她成功洗脑,帝茯苓心头大为爽快。

点击继续免费阅读全本小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